笔趣阁 > 大晋太宰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围攻王宫
    “其他人,随我直奔新罗王宫,挡我者死!”张达回头对着身后骑兵呼喝,一马当先朝着城中最为伟岸的王宫奔去,灭掉新罗王族就是大功一件。
  
      新罗和中央王朝不同,新罗的王族一共有三个,这三个王族互相通婚,在老王死后如果出现幼子年幼的情况,就会推举其他家族继承王位,很多时候都是老王的女婿做新王。所以不要说是新罗世子,就连其他两个家族都不能放过。
  
      此时的金山城内早已经乱成一团,晋军冲入城内,对新罗百姓就如同晴天霹雳。乱兵在城中攻杀,兵器相击、喊杀声不绝于耳。不少倒霉蛋运气不好,都死在街道上,更多的人则选择房门紧闭,躲在家中希望自己不要被波及进去。
  
      张达李山分工明确,一人带兵进攻王宫的王族和贵族的住所,另外一人则是瓦解城中新罗士卒的抵抗,金山城已经彻底乱了起来,一队队手持长矛的士卒如强盗一般,挨家挨户的踹开院门冲了进去。
  
      虽说司马季并不怎么对军纪进行约束,非常尊重古代的规则,只是提及了不能伤害妇孺,可传到他们耳中时已经变了味道,既然妇孺不要伤害,说明其他方面都是可以的:抢光金山城!
  
      所以这些士卒一进去就开始疯抢,看到什么贵重物品都往外搬,就连有些院子里圈养的鸡鸭也不放过,主人一旦阻拦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拿着抢来的东西,留下躺在地上满身血污挣扎的男主人,还有卷缩在墙角眼泪直流的女人孩子扬长而去。这般作为,使得这些士卒所过之处哭声震天。
  
      乱子越来越大,城内喊杀声震天,面对侵略者,新罗人当然有反抗的权力,如果司马季不是在路上的话,说不定还要点个赞。不过话说回来,新罗人有反抗的权力,晋军当然也有镇压的权力,而且应用起来颇为熟练。
  
      打到最后受难最多的却是普通百姓。历经这么多事情,民风虽然依旧不失淳朴,可一旦受到威胁彪悍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司马季早就断定出来古代社会的百姓淳朴是怎么回事了,淳朴和好勇斗狠一点都不矛盾,只不过是官员在尽力制造出来百姓淳朴的环境而已。
  
      如今冲进城的晋军要把城内百姓逼上绝路,当然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了,城内受到殃及的百姓奋起反抗,普通百姓面对晋军骑兵,不管是正面进攻,还是下马抢劫,都等于是螳臂当车,反抗起来无非是招致更大程度上的杀戮,以暴易暴,对晋军而言不过是送经验的。
  
      真正的战场在王宫外面,新罗城墙虽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但也给王宫那边争取到了一点时间,张达第一次的进攻颇为不顺利,骑兵在城中这种环境下毕竟被削弱了优势,对付百姓和普通士卒还可以,但金山城的街道狭小,犄角旮旯众多。
  
      新罗士卒熟悉这里的一切,刚进城的时候晋军骑兵摧枯拉朽,横扫一切,可这种锐气,很快就被层层叠叠的街道所抵消,很快晋军骑兵也冲不起来了,和步卒一点区别都没有。
  
      不得不说遇到惊变,往往反应最快的往往是贵族阶级的成员,这些贵族在平时未免心中没有自己的小九九,比如和禁军谈谈条件换取撤军什么的。可在城中混乱的情况下,他们首先要自保,何况司马季玩了这么一手,新罗王有去无回,他们更是不需要多考虑就能做出选择,众多贵族迅速直奔王宫,抱团取暖,这当然不是目的,因为王宫也不是安全之地,下一步自然是要伺机突围。
  
      进展不顺,张达气的破口大骂,但也没有坚持,心一横道,“把王宫给我团团围住,欺负我们冲不起来是吧,等到殿下到了,这帮人一样不得好死。堵住他们,别让他们出来,先把城内的乱兵都给我杀了!”
  
      两个时辰之后,司马季进城的时候,正好看见大军士卒收尸的一幕,偏过头当做没看见,但又迅速的摆正,命令都是自己下达的,后果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找了一处宅院歇息,坐在这里等候张达和李山过来禀报现在的情况,时不时的点头然后道,“先不要说别的,先把所有抓到的骨品贵族拉出城全部斩首,我们需要的是懵懵懂懂,不在内心敌视我大晋的百姓,这些贵族都不在其中。至于王宫方向,区区一个王宫还能翻盘不成?步卒已经到达这里,先歇一会儿恢复体力,把王宫给我攻下来。”
  
      “臣下马上去办!”张达和李山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同时开口道。
  
      这些运气不好被抓到的新罗贵族人数并不多,只有百余人,大多数的贵族和三大王族都已经躲入王宫,司马季认为这样更好,还省的株连无辜,他们自己集中在一起,杀起来更加省事。
  
      “王宫的防御情况如何?”歇了一会的司马季算是回过神来,能用骑兵突袭成功,他已经算是很满意了,也不能指望部下做到更多,部下太能干担心的就是他了。
  
      “王宫的卫队有两千人左右,加上这些贵族带着自己的家丁,也就三千人能战。而且根据王宫的大小,里面的存粮应该不多,大将军是准备困死里面的人么?”何龙又不是燕王府的护卫出身,在这种正经的时候都称呼司马季为大将军,不慌不忙的分析着里面的局势。
  
      “这不行,城中不稳,谁知道这些新罗百姓是怎么想的,困死对方需要时间变数太多,今天晚上就进攻,先试一试,要是不行的话,明天也行。”司马季真想一把火烧了新罗王宫,可远远一看就觉得这事不简单。
  
      关键时刻还是靠军队解决问题最为保险,然而,司马季又临时变卦了,并没有等夜半更深时才来攻打王宫,而是在天刚黑下来不久就开始对王宫进行围攻。不同的是,这次,司马季是从王宫前后两面同时发起攻击。动用了上万人士卒,对比里面充其量三千的守军,明显是要一次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