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六十六章:准备

  翌日,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但是却也晒人,吃过早饭后,许东升和田蓉两口子就出发了,再此动身前往田家村。
  
  许父和许母也没有再如往常那般去米铺开店,而是开始着手变卖,尽可能将一切能变成钱的东西都变成钱,便于携带。
  
  “林大哥,林师傅,许姐姐。”
  
  中午时分,任婷婷过来,一身白色居家打扮,看向屋子里的林天齐、许洁和九叔叫道。
  
  “是婷婷啊,太阳大,快进来坐。”看到任婷婷,九叔脸上也是露出一个微笑,开口招呼道。
  
  林天齐也是笑着对任婷婷点了点头,对于任婷婷,他的感观也是很不错的,性格很乖巧,讨人喜欢。
  
  许洁则是直接对着任婷婷笑着招了招手,拉着任婷婷在自己旁边坐下,这几日时间,她和任婷婷的关系倒是越来越好。
  
  “家里的事情都处理的怎么样了?”
  
  待任婷婷坐下,林天齐开口问道。
  
  任婷婷闻言也是看向林天齐,她此时过来也正是为了此事,当即开口道。
  
  “家里的大部分能够变卖的商铺地产这些我都变卖了,按照林大哥的意思,全部换成了金银珠宝,不过目前变卖掉的并不多,而且变卖后的钱财也有点多,到时候直接一起带过去的恐怕不好带,而且这么多钱财带在身上,恐怕也不会太方便。”
  
  虽然这些年来任家生意衰落,但是也是传承了上百年的地主乡绅,家中财产也不是小数目,这几日时间任婷婷一直在变卖这些,但是诺大的家业,没有大买主的情况下,要想一下子全脱手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为止也只不过才脱手一小部分。
  
  而且即使是一小部分,换算成的金银珠宝也已经不是小数目,再加上原本任家的库存,导致现在任婷婷看着家里的钱财都有些发慌,生怕被人知道有人来抢劫什么的。
  
  “这样吧,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到时候到了广州,你跟着我一起去将这些金银珠宝换算成新币存入新嘉坡镇府银行吧,到了那边,你需要钱的话直接到银行娶就行了,至于产业问题,这段时间,你看情况尽量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吧,便宜一点也无所谓。”
  
  林天齐开口道,自新嘉坡成立后,新嘉坡政府银行在同年就已经成立,而且这些年随着新嘉坡的飞速崛起,更是已经隐隐有了国际知名银行的势头,因为有着新嘉坡政府的后盾,很多国际商人富豪都愿意将钱存入新嘉坡政府银行,而在中国这边,广州也早已经有了新嘉坡银行分行。
  
  任婷婷也并非是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好歹在外面也是读书过几年,对于外界之事也了解一二,尤其是新嘉坡,毕竟这些年来新嘉坡太出名了,尤其是对于她们中国人而言,而对于新嘉坡银行,她虽然不是太了解,但也有耳闻,知道是新嘉坡政府设立的银行。
  
  一个国家政府背景的银行,还是这些年来飞速崛起的国家,信誉肯定还是值得肯定的,而且又是林天齐提出,任婷婷就跟不会怀疑,闻言当即也就点头同意了下来,开口道:“我听林大哥的。”
  
  “好,那这段时日你就安心处理家中家产的事吧,若是不放心钱财的话,可以先放到这边来,需要的话等下我找秋生和文才一起过去帮你。”
  
  “嗯,那麻烦林大哥了。”
  
  任婷婷也不拒绝,再次点头,这几日一个人在家里看着满屋子的金银珠宝,她却是也心里慌,晚上睡觉都不踏实,生怕有人晚上进来偷盗扒窃什么的,很没有安全感。
  
  许洁看到任婷婷的样子也是心中有些同情任婷婷,加上八年前就认识把任婷婷当小妹妹一样,这几日的相处下来看到任婷婷性子乖巧也就更喜欢任婷婷,当即又拉着任婷婷在院子里说话安慰起来,两人的感情这几日急速升温,如今已经像是好姐妹一样。
  
  人的感情其实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无论男人和女人都一样,只要看对眼了,性子相合的话,感情建立也只是瞬间的功夫,反之,如果是看某人不顺眼的话,那仇恨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下午是,林天齐就带着秋生和文才两个帮任婷婷把任家的钱财给搬了过来,同时还把任婷婷也带了过来,理由是如今任家只剩下任婷婷一个人,任婷婷一个人也有些害怕,所以在许洁的提议下就搬了过来,暂时一起住下,反正已经决定跟着一起去新嘉坡,所以也不用担心说闲话。
  
  下午时分,去了田家村的许东升和田蓉也再次回来。
  
  田家一家人也同意了去新嘉坡的事情,不过除此之外,田父想将田母的尸体再挖出来火化了,然后骨灰带过去,本来这种事情如果是在普通人家尸体埋了再挖肯定是不吉利的事情,不过有林天齐和九叔在,而许东升如今也已经是一个实力不错的术士,这些自然不是问题。
  
  而林天齐一行人的动作也是引起了整个沣水镇人的注意,毕竟这个动静不小,先是任婷婷又是卖家产又是搬进林家的,紧接着许父许母和田蓉也是将这些年来经营了七八年的米铺与胭脂水粉店卖掉,这些举动,怎么看都像是要搬家的情况。
  
  所以很快,李钰等一种镇子里的地主老爷们就再次相继登门了。
  
  田彪的事情虽然过去,但是终究给镇子里的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唤起了这些人的忧患意识。
  
  这次或许只是田彪来复仇,那么下一次呢,其他军队来到这里了,会是什么情况,这次有林天齐出手相救,那如果林天齐师徒一行人走了会是什么情况,一群人心有忧虑,所以心里也想要劝留下林天齐一行人。
  
  这些年来,林天齐师徒一行人在镇子里树立了强大威信,尤其是这次田彪的事情,更是让镇子里的人几乎将林天齐当成了守护神一般的存在,有林天齐师徒在在,他们就不用担心外界到来的威胁,但是林天齐师徒如果走了,可就再没人能保护他们了。
  
  林天齐也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不过心中的决定却不会改变,他不会为了这些人而改变自己的计划,这些人还不值得他这么做。
  
  虽然这些年来林家定居沣水镇和这些人也算相处融洽,但是也仅仅都只是普通邻里关系,真正论情分,论不到哪里去,而且真要说,这些年来他们林家定居在沣水镇,相对于整个沣水镇的人而言,绝对要恩大于情。
  
  什么人可以帮,什么人没必要帮,林天齐向来心里有一杆称,如果只要是一些熟悉认识的人都要帮,那他林天齐需要帮的人海了去了,当初在北方整个蓝田镇的人也绝对要帮,如果这样算下去,他林天齐还不得这一辈子都要帮人渡过。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林天齐又不是圣人。
  
  甚至对于李钰和这些个上门而来的地主老爷以及其他沣水镇的人,林天齐心里还有一丝反感。
  
  因为换个角度而言,这些人其实也是自私的,他们考虑的也只是自己的安全,为了自己的安全就像让他们留下来,却从未想过,别人凭什么要为了你们留下来,而且留下来若是把自己也陷入险地了该怎么办,这些他们从未考虑过,他们考虑的只是自己的安全。
  
  所以说,人,大多其实都是自私的。
  
  林天齐最认同上一世说的那句话。
  
  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人家不欠你。
  
  但是事实却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这是大多数人的行事准则从。
  
  九叔和许父、许母等人心软,有些架不住李钰等人的软磨硬泡功夫,被说的有些动容,林天齐见此当即下了逐客令,并且让文才和秋生两个人守着再有人上门说这些全部赶走。
  
  好在这两个小子够没心没肺,对林天齐的话言听计从,当即就当起了守门人,顿时,整个屋子也清净了下来。
  
  而待李钰等人被赶走,九叔和许父许母也是慢慢冷静了下来,其实很多时候人并非是心里不清楚,只不过是因为受到情绪影响,人大多都是感性的动物,很多时候在外人看来不理智的事情,其实并非当事人心中不清楚,只不过很多时候都是被情绪影响罢了。
  
  就像很多人意志不坚定,容易被人说动一样。
  
  又过了一天,林天齐和九叔师徒两人也离开的镇子,动身前往茅山,同时正好也顺道先去四目那里坐一下提前和四目说一下事情。
  
  .........................
  
  “臭小子,给我打扫干净点,明天你师伯和你师兄就要来了,别到时候屋里屋外都是脏兮兮的。”
  
  一处山野清幽之地,坐落着两户人家,一大早,四目就指挥着徒弟家乐道。
  
  “哦!”
  
  阿乐闻言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心里不仅没有丝毫怨言,反而干的起劲,想到自己师伯和师兄过来,心里就是一阵高兴,平日里居住在这山野中,基本都没什么机会和外人接触,此刻有客人来,还是自己师兄和师伯,自然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