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六十九章:队伍
    水潭就在住处后坡的山湾下,步行走过去十几分钟时间就到了,由水流从山石高处落下冲击而成,水潭整体成直径二三十米的圆形,深处约有两三米深,潭水清澈可见底,整体看上去绿茵茵的,潭中鱼多而肥,大的一条足有好几斤,用自制的鱼网来抓,一网就是好几条,十分好抓。
  
      花了小半个小时,三人抓了几条最少都是三四斤以上的大鱼之后,又开始返回,实际上对于三人而言,如果真的要赶时间的话,几分钟就完全可以搞定,不过对三人而言,抓鱼来吃只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其中的乐趣,否则若真是吃,对于一行人而言,鱼肉还真就那样,虽然野生。
  
      回到家,一行人正式开始做饭,家乐又杀了几只鸡和几只鸭,趁着时间,林天齐又到周围山中打了一些山鸡、野兔等野味回来,还打了一头一百多斤的大野猪,主要是看着自己师叔家里的那些鸡鸭,林天齐担心以自己这个胃口被自己吃了一两餐之后就给吃断粮,所以决定打点野味。
  
      以林天齐如今的食量,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家就能够承受的起的,若是普通人家,恐怕要不了一两天就要被林天齐把整个家都给吃垮。
  
      “哇,大师兄你打了这么多野味啊,那今天有口福了。”看到林天齐打了这么多野味回来,家乐顿时眼睛发亮道,随即又烧水忙活起来。
  
      扒皮的扒皮,去毛的去毛,屋子里的九叔、四目和一休三人也走了出来,看到林天齐打回来的野味,九叔和四目神色如常,一休则是不由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佛门戒杀生,一休身为佛门众人,无疑也是秉承着这条戒律,所以看到林天齐带回来的这些野味不由念了句阿弥陀佛。
  
      “和尚,你又阿弥陀佛了,我说你们佛门那套烦不烦,整天敲经念佛阿弥陀佛的,口口声声不杀生不吃肉,那你们平时吃的那些都是什么?”
  
      四目顿时又抓到机会怼道,他和一休邻居了几十年,也吵了几十年,只要有机会绝不会放过怼对方的机会,同时对佛门那套确实也不爽。
  
      “你们口口声声众生平等,不能杀生不吃肉,那你们平时吃的米饭蔬菜这些又是什么,难道这些就不是生命变来的,切,当**子立牌坊。”
  
      一休闻言也是看了四目一眼,不过却是没有和四目争论:“阿弥陀佛。”而是嘴上又念了一句,就转身回了屋子,没有和四目多言。
  
      “切,无从反驳了吧。”看到一休走进屋子的背影,四目则像是打了胜仗一样,得意一声,然后又看向林天齐三个道:“好了,你们继续。”
  
      说罢,又和九叔一起回到偏屋,林天齐、家乐、青青三个小辈则是继续在厨房忙碌,饭已经煮好,不过接下来要弄的菜却是个不小的工程。
  
      “对了,师兄,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重新坐会偏屋,坐下来之后,四目又开口道,看向九叔,对于自己这个师兄的性格他可是最了解不过,绝对是那种无事不主动上门的人,这些年来虽然从北方搬到沣水镇之后,但是也没有一次主动来过这里,基本都是他去沣水镇,自己这个师兄完全就是那种不会主动上门做客的人。
  
      所以这次对于九叔和林天齐过来,四目虽然也心里开心,但同时也心知,自己这个师兄肯定也是有其他事情和目的,否则绝不会主动来。
  
      “我这次和天齐过来,确实也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本来是打算等下再和你说的,既然你主动问起,那就索性现在和你说了吧。”
  
      九叔闻言想了想道。
  
      “可是什么重大事情,不知我是否需要回避一下?”
  
      一休闻言则是看向九叔道。
  
      “不用,也不是什么隐秘见不得人的事情,道友一起坐下即可。”
  
      九叔闻言则是看向一休道,对于此次的事情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倒也不需要回避什么。
  
      “不知是什么事情?”
  
      四目继续问道,看向九叔。
  
      “是这样的,如今国内局势越来越混乱,战争已经爆发,天齐打算接我们去新嘉坡那边,我已经同意了下来,同时想将我茅山也迁移到那边去,这次本意就是和天齐一起去师门和师父他老人家商量一下,正好顺道经过你这里和你提前说一下,看看你的意思,后面再联系其他人。”
  
      当即,九叔也不再多隐瞒,将整个事情打算和四目全盘托出。
  
      “新嘉坡,那是什么地方?”
  
      四目闻言后则是一愣,直接脱口而出道,别说对于新嘉坡的地址,就是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旁边的一休同样也是有些懵,他们这些修道中人,其实一般都很少会去关注外面的那些时局政事,所以对于新嘉坡,两人也都是一个样,完全都是一无所知。
  
      “新嘉坡在南洋,是天齐建立起来的一个国家,天齐如今是新嘉坡的总统,国家元首,那里如今生活的大部分人也都是我们中国人......”
  
      九叔又开口道,耐心的给两人解释情况。
  
      “如今国内战事越来越吃紧,就算是这等山野之地,恐怕也迟早被战火蔓延,我们这些修行中人也插手不到这些国家大事之中,与其如此,还不如离开这样的是非之地,找一个跟稳定的地方安稳下来,所以我此次准备带天齐去师门和师父说说此事,也顺带提前和你说一声。”
  
      四目闻言微微有些沉思下来。
  
      搬家,这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不是一件随意的事,尤其是对于中国人而言,中国人念乡情重,如非必要,真的不会有几个人愿意搬家,熟悉了一个地方的生活,真的不会轻易愿意挪动。
  
      不过诚如九叔所言,如今国内战事越来越吃紧,虽然四目和一休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但是这些年在外面跑,却也知道一些外面的情况,知道九叔所言不差,如今外卖呢战事越来越紧张,持续下去,哪怕是他们住在这些山野之中,也未必能躲过置身事外。
  
      “一休道友意下如何,若是道友有意,不如我等同去。”
  
      说完之后,九叔又看向一休道。
  
      “阿弥陀佛,林道兄好意我先谢过,不过此时,我还有些难以做出决定。”
  
      九叔闻言点点头,这确实不是小事,知道一时做不出决定也正常,又看向四目。
  
      “师弟意下如何?”
  
      四目闻言想了想道。
  
      “此事事关重大,我看师兄先和师叔商量一下,看看师父的意思,然后再把其他师兄弟召来我们再一起商量一下吧。”
  
      九叔点了点头。
  
      “也好,那等我先和天齐去见了师父看看师父的意思之后,我们再商量。”
  
      九叔也不急,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决定的事情。
  
      厨房中,林天齐、家乐、青青三人则是忙碌个不停。
  
      一直到两个多小时候,近上午十一点左右,一行人都饿的肚子有些咕咕叫之后,饭菜终于弄好,端上桌子,足足三大桌,拼凑在一起。
  
      等饭吃完再收拾好,时间也是直接到了十二点中午十分。
  
      “咚——”“咚——”
  
      正在这时,一阵巨大的钟鼓声从外面传来。
  
      只见屋外百米外的山道上,一支长长的队伍出现,为首一个身穿道袍带着道帽的黄衣道士,身后跟着一二十人的队伍,用马车轮拖着一口金黄色用墨斗网包裹着的棺材,几个人在前面拉,后面也有几个人推。
  
      再后面,还有一个抬椅,上面坐着一个前清官服打扮的小孩,前后几个人抬着。
  
      “咚——”
  
      长长的队伍驶来,敲着钟鼓,一路惊飞无数飞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