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七十四章:僵尸 终
在场所有人都是只觉视线一花,因为雷霆炸开的光芒太过耀阳,不得不闭上眼睛,同时耳中也是轰鸣一片,整个大脑都是嗡嗡声不断。
  
  身下的地面也似发生地震般,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有炸开的土石迎面飞来砸在身上脸上,好在土石都不大,威力也不强,不会造成伤害。
  
  足足好半响,待所有雷光消失,众人才感觉自己的视线、耳力、大脑整个人慢慢恢复过来,目光再向前面看去,雷霆落下的地方,地面已经直接多了数米多长、一米多深的焦黑大坑,大坑中还在冒着缕缕青烟,伴随着一种焦糊味,至于原本那只僵尸的身影,则是早已消失不见踪影。
  
  “师叔。”林天齐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焦坑旁边,看了一眼焦坑底部,迅雷不及掩耳隔空取下能量珠,然后又看向千鹤道:“您没事吧。”
  
  “天齐。”看到林天齐,千鹤也是顿时精神大震,长舒一口气,开口道:“幸亏你及时赶到,不然这次我这条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嘶!”说完,千鹤又是止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两臂伤口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简直钻心刺骨,剧烈的疼痛让他脸上的青筋都有些暴露出来。
  
  林天齐也是注意到千鹤的双臂上的伤势,当即快步走过去将千鹤从地上扶起来,扶起千鹤,林天齐又快步向东南西北四人走去,这时候,昏迷过去的南北也已经悠悠醒来,四人也是看到林天齐,纷纷露出喜色:“大师兄!”四人有些惊喜的叫道,劫后余生,心中情绪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此刻四人模样都很狼狈,一个个脸色苍白,刚刚那一下将四人摔的不轻,其中北的整条左手臂垂直着一动不动,脸上露出忍痛之色。
  
  “怎么样?”林天齐当即看过去问道。
  
  “好像手臂断了。”北则是咬了咬压道,忍着疼痛,刚刚落地的时候他的左臂直接磕在了石头上。
  
  林天齐闻言也走过去检查了一下,瞬间便发现其手臂确实已经断裂,不由拍了拍北肩膀道:“先忍一忍,到了四目师叔那你再去治。”
  
  北闻言也是咬牙点了点头,脸上强露出一丝笑容,忍住断臂之痛。
  
  “你们三个呢,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碍?”
  
  林天齐又看向其他三人。
  
  “暂时感觉好像没什么事,就是刚刚摔的那一下不清,现在还感觉体内五脏有些不舒服。”
  
  三人摸了摸自己身上开口道,明面上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不过刚刚摔的那一下不清,此刻体内五脏都是感觉还在翻腾。
  
  “等下回去都检查一下,别留下什么内伤暗伤。”
  
  林天齐闻言道,随即又向千鹤走去,这时候,千鹤则是已经走向主营帐,主营帐中的乌管事和那个小阿哥也是已经走了出来。
  
  “乌管事,你看这事”
  
  千鹤看向乌管事有些面色为难道,本来他接的委托是将僵尸一直运上北地,但是此刻突生这般变故,尤其是现在僵尸直接被林天齐一雷劈的渣都不剩了,委托无疑是不可能完成了。
  
  “哎呦,这可怎么办呐,王爷的尸身都没了,到了京城,怎么跟皇上交差啊!”
  
  乌管事看着翻到在地的棺材和地面焦黑的大坑则是一连阴阳怪气道,最后又猛地一指千鹤,喝道。
  
  “都是你,办事不利,护送王爷尸身都护送不好。”
  
  “我”
  
  千鹤开口,有心解释,不过还没说完就被乌管事打断。
  
  “你什么你,你看看你把这事情办的,现在王爷的尸身没了,你说吧,你要怎么办?”
  
  乌管事继续咄咄逼人质问道。
  
  “哦,那你想让我师叔怎么办?”
  
  林天齐带着东南西北四人从后面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乌管事道。
  
  东南西北四人跟在林天齐后面也是看着乌管事,不过却都是一脸气愤之色,这一路上行来,乌管事就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早就让四人肚子里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乌管事居然还要怪他们,要不是刚刚下雨乌管事不让他们把棺材先推进营帐导致墨斗线融化或许还不会出事,真要说起来,这次事情,乌管事绝对也要背锅,现在居然还来质问怪他们。
  
  “哎哟我的妈呀!”
  
  看到林天齐,乌管事则是立马吓得乖叫一声,如同见了鬼一样,想到白天的事,对于林天齐就是畏如恶鬼。
  
  顿时吓得话也不敢多说了,看着林天齐大气不敢出,哪还有之前的颐指气使,欺软怕硬这个词,在乌管事身上无疑体现的淋漓尽致。
  
  倒是乌管事旁边的小阿哥,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目光毫不畏惧的看着林天齐,开口道。
  
  “就是你刚刚毁掉了王叔的尸身。”
  
  那语气,似要问罪一样。
  
  “哎呦我的小祖宗诶。”
  
  乌管事闻言则是差点吓得魂都没飞出来,赶紧一把抱起小阿哥道。
  
  “七十一阿哥你别生气,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王爷尸性大发,已经彻底失去理智,要是不杀了王爷,我们这些人都会死在这里,小道长也是迫于无奈,不得不为之,说起来,还是小道长救了我们一命,我们应该感谢小道长才是。”
  
  旁边的千鹤闻言则是差点没有口老血喷出来,暗骂一声死太监,刚刚你对我可不是这样子的。
  
  乌管事怀里的小阿哥闻言也是思索了一下,随即似乎也认同了乌管事的话,点了点头道。
  
  “好像也是。”
  
  说完又抬起头看向林天齐,开口道。
  
  “那谢谢你了。”
  
  林天齐闻言则是不由莞尔,又似笑非笑的看向乌管事,只把乌管事看的头皮发麻才收回目光道。
  
  “不客气,那我想,此事我师叔应该也不算失约吧。”
  
  “不算不算。”
  
  乌管事当即又连连点头道,脑袋点的就像是小鸡啄米头一样。
  
  旁边的千鹤都看的有些无语,暗叹一声果然恶人好当。
  
  林天齐见此也是再次一笑,然后转头看向千鹤道。
  
  “师叔,尸毒不是小事,我们先回去吧,还有师弟几个也都受了伤,北的手臂也断了,需要尽快医治。”
  
  林天齐可没有多和乌管事几人耽搁时间计较的心思。
  
  千鹤闻言看乌管事这边的事情已经被林天齐解决,当即也点了点头。
  
  “好!”
  
  当即,一行人快速离开高树林,向四目所住方向赶去。
  
  看着林天齐一行人离开,乌管事一行人也还是不敢阻拦丝毫,只能眼睁睁的目送一行人离开,甚至是大松一口气。
  
  出了高树林,林天齐直接施展术法,带着千鹤一行人御风而行,不到片刻时间便回到了四目住所。
  
  “师傅、师叔。”
  
  “师兄。”
  
  “师伯。”
  
  “师弟。”
  
  “大师。”
  
  “千鹤道长。”
  
  “怎么回事,搞成这副样子。”
  
  “唉,一言难尽,幸好天齐及时赶到,否则这次我真是要栽了。”
  
  “好了,先进屋再说吧,家乐,去多拿些糯米出来。”
  
  “青青,把我的蛇药酒拿来。”
  
  “”
  
  回到住所,九叔、四目等人也是第一时间应了出来,一行人进屋,开始给千鹤等人处理伤势
  
  五人众伤势最麻烦的就是千鹤和北,千鹤主要是尸毒和伤口,北则是左臂断了,其他三人经过检查倒是都还好。
  
  前前后后花了近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处理好一众人的伤势。
  
  “白天就叫你把尸体烧了你偏不信,现在吃苦头了吧,得幸天齐在这里,不然明年的今天我都要给你烧纸钱了。”
  
  处理完之后,四目又习惯性的毒舌起来。
  
  千鹤闻言则是不由苦笑。
  
  他又何曾想到,这僵尸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PS:终究还是买了台新的笔记本,难受,我是一个那么念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