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七十六章:云阳的决定

  茅山风景秀丽,自古就是有名的道家圣地,有“第一福地,第八洞天”之美誉,山上景点众多,共九峰、十九泉、二十六洞以及二十八池。
  
  尤其是这个年代,还没有经过人工开发,远没有后世那种旅游景区的浓重商业文化气息,名山圣地的山野原始之美更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整个山脉峰峦叠嶂,苍翠一片,偶有山花飞瀑点缀,更舔盛景鲜艳,也有奇石怪岩树立密集,大小溶洞幽深迂回,灵泉清池星罗棋布,曲涧溪流交织纵横,绿树蔽山,青竹繁茂,更不时的有成群的白鹤飞鸟从头顶飞行略过,俨然一副仙家景象,气候亦是怡人,清凉舒爽,空气清新。
  
  行走在山林间,林天齐清晰的感觉到,整个山林空气中都似乎多了一种‘灵’的东西,吸入体内,让人倍感神清气爽,滋润灵魂和身体,若是长久生活在这种地方,每日吸收这种空气中的‘灵’的话,哪怕是普通人,强身健体,益寿驻颜也绝对不在话下,修行之人就更加不用多言。
  
  自古以来,修行中人很多都喜欢远离人群,尤其是很多隐士高人,都喜寻找灵山福地,远离人间烟火的地方,这并非没有其中道理,好的修行环境,能让修士精气神更加饱满,修行的效率更高,就像这茅山中空气中蕴含的‘灵’就绝不是普通的地方能拥有,也就是传言所说的灵气。
  
  先秦之时天地尚有炼气之士,也就是先秦练气士,所炼的气,就是这种‘灵’,也就是灵气,只是秦朝之后,炼气之人就越来越少,炼气之法也慢慢断绝,时至今日,练气士更是近乎断绝,只余如今的修炼炼魂体系,就是因为天地中的这种‘灵’的减少,灵气减少,炼气自然断绝。
  
  时至今日,这种‘灵’已经稀少近乎于无,除了一些名山圣地之外,其他地方几乎已经完全不存在,就是名山圣地,‘灵’也稀薄无比。
  
  就像如今茅山中存在的‘灵’,虽然空气中还有,但是却也是稀薄无比,常年吸收能够有益于人身体健康,但是要说维持修行炼气,那自然已经是远远不可能,这也是天地末法所导致的直接原因,天地末法,规则变化,修行只会越来越困难,甚至导致一些修行体系完全进行不下去。
  
  来到这个世界修行至今也已经近十个年头,对于整个修道的体系和修道界的历史,林天齐如今也基本有了一个大致了解,可以说,先秦之前和先秦之后,是整个修行界中最为关键的转折点,先秦之前,修士炼气,也就是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炼,但是在先秦之后,灵气开始慢慢锐减。
  
  灵气的日渐稀薄锐减,无疑也就导致了炼气的日益艰难,甚至直到难以进行下去,而在这时候,迫于情况,修道界中的一些惊艳之辈在困境中也慢慢摸索出了其他的修炼体系,脱胎于原本的炼气体系,但是却不再受灵气制约,也就是如今的炼魂修炼体系,修士直接修炼自己的灵魂。
  
  炼魂体系的出现,使修士摆脱了灵气上的制约束缚,也使得修行得以延续,但是尽管如此,‘灵’也无疑是天地间最适合修行的能量。
  
  修士炼魂,也需要借助外界的能量,而这些能量中,‘灵’绝对是最温和最有用的,而且可以和其他的能量相辅相成,就算如今天地间的灵已经完全不足以支撑修炼,但是如果修行之人待在这等有‘灵’的地方,每日吸收‘灵’,对于修行而言,也绝对是有着十分明显的效果作用。
  
  徒步在整个茅山之中,林天齐一边欣赏着整个茅山的风景,一变静静的感应体悟着这种‘灵’,他知道,再过几十年,恐怕这些仅存在名山圣地中的‘灵’都要消失了,因为末法已经越来越严重,以前林天齐还没有太明显的感应,但是直到他踏足蜕凡极致之后,这种感应就来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难以用言语形容,但是却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就像是一种顶到天花板的感觉一样,林天齐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顶到了这个世界的天花板一般,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规则越发压缩严谨,末法越来越严重,因为末法越严重,他感觉自己的束缚感就越大。
  
  就像是一个有限的容器,里面装的物体越来越满已经快容不下一样,林天齐感觉,现在他和这个世界的情况就有些类似于物体和容器,这个世界是容器,他是一个可以成长的物体,而现在,他成长的太快太强大,容器已经慢慢的有些容不下他了,这般下去,两者之间,必有冲突!
  
  对于林天齐如今而言,压制他的,已经不仅仅只是修行境界上的压制,还有这片世界规则的压制。
  
  早在五年前,他的武策和道典都已经修行到第十层,一身修为也已经达到了蜕凡境界的极致。
  
  对他而能言,如今解决眼前问题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就是离开这个世界,寻找更高等级层次没有规则压制的世界突破踏足长生甚至更高层次,另一个就是自己继续留在这个世界冒险尝试一波看看能不能打破规则,没能成功的话老老实实不做人让自己活下去等到灵气复苏。
  
  前一个方法林天齐暂时没有太多考虑,因为先不说暂时他还没有去其他世界的方法能力和目标,就算有,这个世界有他牵挂的人,如果不能一起带过去,他也放不下,所以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林天齐暂时没有多考虑。
  
  后一个方法也是林天齐暂时所确定的,继续留在这个世界,等将自己媳妇和师傅都安置好之后冲击一次长生试试看能不能打破规则,若是实在不行也没有其他其美的好办法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用长生咒把自己也变成僵尸埋了,等到灵气复苏,天地规则恢复没有压制之后再出来。
  
  花了大半个白天时间,几乎将整个茅山都游了个遍,林天齐又回到山上,山顶凉亭中,自己师父和师祖依旧坐在里面喝茶详谈。
  
  关于此次所来的目的,林天齐并没有直接马上掺和进去,而是选择了让自己师父先和师祖告知商量。
  
  凉亭中,九叔和云阳师徒两人相对而坐,关于整个事情,师徒两人也已经商量出了结果,看到林天齐回来,云阳微微一笑道。
  
  “如何,茅山的风景还不错吧。”
  
  “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林天齐笑着道。
  
  云阳闻言又是微微一笑,同时对着林天齐招了招手,示意过去一起坐下。
  
  林天齐也不拘谨,缓步走过去在亭子中一起坐下。
  
  “事情你师父已经和我说了。”
  
  待林天齐坐下来之后,云阳又看向林天齐微笑道。
  
  林天齐闻言当即看向云阳道,注意着云阳的神色,同时眼角的余光又看了看自己师父的眼神,从两者的神色中,顿时将整个商量的结果判断出七八,一笑道。
  
  “看师祖和师父的神色,想来师祖已经同意了。”
  
  云阳闻言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卖关子什么的,笑着道。
  
  “这些年来,外面时局动荡,人心不稳,我茅山也一日不如一日,如果不做出改变,继续这般下去,恐怕就真要衰落了。”
  
  说到这里,云阳又是微微一叹,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茅山的情况,他最清楚不过,自明清以来,茅山已经日渐衰弱,尤其是近代枪炮的崛起,更是已经大不如前,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茅山,整个道门修道界都是如此。
  
  如今的天地修行本就越来越艰难,枪炮的崛起更是对于修行而言不亚于一次致命冲击。
  
  如果继续这般下去,茅山衰弱也是完全可以遇见的事情。
  
  身为茅山掌门,一个负责的人,云阳自然也不希望茅山一直这样衰弱下去,所以在刚刚九叔将整个事情情况和他说完之后,几乎没有考虑多久云阳就答应了下来,当然,他答应下来不仅仅只是因为新嘉坡那边的情况,更因为林天齐,林天齐如今的实力和展现出来的天赋。
  
  可以说,这般轻易答应,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云阳看中了林天齐。
  
  云阳同意下来,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整个谈话自然也是顺利起来,随即三人又商量具体细节。
  
  最终,经过商量之后,打算将茅山分成两批,一批以云阳自己为首,继续留在国内,云阳不打算去新嘉坡,用云阳的说法,新嘉坡那边需要去,茅山需要改变,但是祖庭也不能丢,而其他一些也不愿意去新嘉坡的人也和他继续留下来。
  
  剩下一批就是以林天齐和九叔为首,待一些愿意跟随一起去新嘉坡的茅山中人过去。
  
  最终,经过商议决定,云阳传讯召集所有茅山门人,到时候一起在茅山开一个大会决定整个事情去留。
  
  “对了,师祖,师父,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们商量,但是一直不确定当讲不当讲。”
  
  最后,林天齐又开口道,看向自己师父和师祖两人。
  
  九叔和云阳闻言顿时也彼此对视一眼,神色微动。
  
  “说吧,想什么就说什么,这里也没有外人。”
  
  云阳道,微微一笑,显得很好说话。
  
  林天齐也点了点头,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措辞道。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茅山三门凝魂境界的功法,我都修炼了,其中残缺的五行秘法也已经在我踏足阳魂之后推演补全,而且如今,我已经将三门功法结合之前的紫气蕴魂诀融合到一起,推演创造出了一门从养魂直接道阳魂的功法。”
  
  听到林天齐的话,九叔和云阳顿时神色一震,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不过却也没有怀疑,想到如今林天齐的实力,放眼古今,恐怕从先秦以来都难有几个是林天齐的对手,而在他们整个茅山历史中,林天齐如今说是茅山第一人恐怕都不为过,这般修为,林天齐能将整个茅山的功法融合推演也完全不是什么难以相信的事情。
  
  毕竟修为到了林天齐这个层次,对于天地修行的本质更加了解透彻,推演创造功法也自然更容易,而且功法本也就是人创造而出。
  
  如果单纯从这一点而言,对于他们整个茅山而言,无疑是一个好事,林天齐融合多门功法而推演创造出的功法,定然是更加强大高深的功法,对于他们茅山而言,无疑也是一个天大的好事,这是足以镇教的重宝。
  
  “不过现如今,自我修为踏足阳魂境界之后,修行也再次卡住,功法也无法推演到更高层次,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想观阅更多的功法,取长补短,看看能不能打破桎梏,当初我武道卡在蜕凡之时,就是广阅武道功法,最后取长补短,融合多家之长,最后一举突破....”
  
  林天齐继续道。
  
  听到这里,九叔和云阳也是顿时明白林天齐的意思了。
  
  “你是想要其他各派的修行之法。”
  
  云阳沉吟了一下道。
  
  九叔则是眉头直接皱起,看着自己这个弟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对于他们修行众人而言,任何门派的功法都是不传之秘,非本门不传,林天齐这个想法说不好听也就是想谋夺他人门派功法,要是让其他门派知道,可是生死大仇。
  
  要是自己其他弟子说这话,九叔绝对第一时间一顿训斥,但是对于林天齐,却不由沉默下来。
  
  “当然,我不是想要抢夺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友好的交流,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可以用我这些年的修行见解经验和他们交流,甚至功法交换也行。”
  
  林天齐又开口道。
  
  九叔闻言脸上神色缓和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林天齐来硬的,如果是这种你情我愿的方法,他自然是支持自己弟子。
  
  云阳闻言微微沉吟了一下道。
  
  “那好,我帮你与各派联系一下,以你的名义,同时以我茅山功法为交换筹码,如果他们愿意,到时候以我茅山功法和他们互相交换也行。”
  
  “师父,这...”
  
  听到云阳这话,九叔则是一惊,没想到云阳会做出这般决定,居然愿意以茅山功法交换,须知对于任何一个门派而言,功法都是秘中之秘,决不允许外传,云阳做出这般决定,几乎就是为了林天齐将整个茅山的一切都拿了出来。
  
  “就这般决定吧。”
  
  云阳则是一抬手制止九叔的话,开口道,他其实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以茅山功法交换各派功法,到时候虽然茅山功法会泄露给各派,但同样他们也能得到各派功法,严格而言不算亏,最主要的是,林天齐,这才是云阳同意的主要原因。
  
  以林天齐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天资,绝对堪称古今无双,如果林天齐真能借此看破更高境界,那对于他们茅山而言,意义简直不要太大,到那个时候,以屈屈茅山功法交换的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以林天齐如今展现出来的和实力和天资,云阳觉得,用整个茅山上下所有资源来培养林天齐都值得。
  
  “此事我来帮你联系。”
  
  云阳笑着道。
  
  “谢谢师祖。”
  
  林天齐闻言也是道,这句话也是发自肺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