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七十七章:各派决定
当晚,云阳就给所有茅山当代弟子发布了师门召集令,同时也以自己和林天齐名义向崂山、骊山、龙虎山等其他道门门派发去邀请交流帖。
  
  在如今修行界中,云阳还是很有名望的,茅山本就是修道大派,云阳又是当前最高辈分的凝魂真人,就名望而言,绝对是泰山北斗级别。
  
  由云阳带头牵线,林天齐毫不怀疑,就算各门各派心中不甘不愿,但是看在云阳和整个茅山的面子上也绝对会派人过来,再说,他林天齐如今好歹也是当世第一人,尸王那一战更是彻底树立威信,一战成名,他就不信各门各派对于他的修行见解不动心,尤其是关于凝魂之上的境界。
  
  事实也确实如林天齐所料差不多,几乎在云阳的消息传到各派的第一时间,各派也也是几乎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龙虎山,天师道,已经五六十岁的张全真一身素白长袍,恭敬的站在一个看起来已经八九十岁暮气重重,似乎马上就要入土的老者身前。
  
  “师父。”
  
  看着老者,张全身躬身一拜,恭敬道,却是老者正是张全真师父,天师道上一代掌门人,亦是和云阳同代的凝魂真人。
  
  老者盘膝闭目坐在浦团上,一身黑白相间的道袍,手持一把浮尘,苍老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情绪,闻言睁开眼睛,看向张全真道。
  
  “你来了。”说着又将手中浮尘对着张全真轻轻一扫,一个蒲团缓缓飞到张全真身前落下:“坐下说吧。”
  
  “是。”张全真当即也是应了一声,对老者显得十分恭敬,走到浦团上如老者一般盘膝坐下。
  
  看到张全真坐好,老者又开口道。
  
  “刚刚我接到云阳道友灵鸟传讯发来的邀请帖,欲邀请我天师道乃至整个道门各派前往茅山一聚,茅山欲拿出其门中修行之法,与我道门各派共讨修行之道......”
  
  “嗯!”听到这里,张全真不由猛地神色一怔,饶是以他自认已经修养的十分不错的心境都不由剧烈一阵。
  
  实在是这个消息太惊人,修行之法,对于任何一个门派而言都是重中之重,乃是立派根本,一个门派的根基,这是不传之秘,几乎任何一个门派,对于本门功法都是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从来都只有门派死死保着门中功法不外泄,从未见过有人将门中功法拿出来和各门派交流的。
  
  不过张全真毕竟也不是什么简单任务,身为凝魂真人,无论心境、修为还是思维都远超常人,短暂的震惊过后还有很快回过神来,意识到茅山此举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不由又继续看向老者,等待老者的下文。
  
  “除此之外,茅山林真人也欲开坛论道,讲解修行之道。”
  
  老者又道,张全真则是神色再次一震。
  
  “林真人,难道是林九道友的那位弟子?”
  
  张全真忍不住开口道,几乎第一时间脑海中就想到了林天齐的身影,昔日尸王一战,哪怕时隔八年,但是林天齐当日的风采和实力,他到如今也是时常响起,难以忘怀,没没想学,都有一种此为仙人呼的感叹。
  
  “不错,正是那位,而且根据云阳道友所言,林真人已经踏足阳魂,距离我等修行之人所追求的长生久视,也已经只差一步之遥。”
  
  老者开口道,张全真闻言则是止不住神色再震,没想到才八年时间,林天齐居然已经踏足了阳魂,不由心头震动难平,须知修行一途,越往后越难,对于大多数修士而言,能踏足凝魂境界就已经是惊才绝艳,而阴魂境界,自明清以来几百年的时间都已经未曾听过有人踏足。
  
  阳魂境界,就更是已经近乎传说了,就算是他们整个道门有史以来,所知的踏足这个境界的存在,也是屈指可数,而且无一不是旷古绝今的不世人物,完全没想到,林天齐已经踏足了这个境界,而且还这般年轻。
  
  当日尸王一战林天齐还是阴魂境界之时对于林天齐的实力他就已经见识过,心中既敬佩又向往,而如今,林天齐踏足阳魂,他已经无法想象,林天齐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哪一步,说一句陆地神仙,恐怕也已经不为过了。
  
  因为按照他们修道之人的追求和体系,阳魂之上,应该就是他们所追求的长生久视仙神境界了。
  
  “八年之前,初见林真人之时,道行之深,以让我等叹为观止,想不到八年之后,林真人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已经到了这等境界,以林真人之能,他日打破生死,得见长生,完成我辈修道之人的终极追求,或许也不是不可能吧。”
  
  好半响,张全真回过神来,幽幽一叹道,语气中全是钦佩。
  
  虽然按照辈分,林天齐小他一辈,但是道门之人,除了辈分之外,更讲究达者为先,林天齐只要是凝魂境界,就有和他们平辈论交的资格,如今林天齐的修为踏足更高层次,那就更是走到了他们前面,说一句‘前辈’也不为过,这个‘前辈’,以修为论。
  
  “林真人之资、之才,确实旷古绝今,让人佩服,如今更是愿意出来传授大道,此等心胸,更让人佩服。”
  
  老者也是幽幽道。
  
  “那师父的意思是。”
  
  张全真闻言神色一动,看向老者道。
  
  “茅山既然有魄力拿出其门中修道之法共论大道,更有林真人愿出来亲身传道,我天师道又岂能小家子气,敝扫自珍,此次论道,驻定为我道门千古难得之盛会,为师欲亲自带着我天师道之法前往赴约,共聚盛会。”
  
  “另外,你传讯门人,届时一同出发,前往茅山。”
  
  张全真闻言不由心神再次一震,再看自己师父坚定的神色,当即也是一点头。
  
  “是!”
  
  天师道这边做出决定,与此同时,骊山,风雷派。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云阳道友出了个好徒孙啊。”
  
  天青子一声灰长道袍,立身在殿前台阶上,悠悠叹的。
  
  “师父,那我们....”
  
  李秋远则是立身在天青子身后,神色同样露出几分感叹之色,随即又看向天青子问道。
  
  天青自闻言微微感叹了一番当即也道。
  
  “去吧,茅山既有如此魄力,我风雷派又岂能小家子气,而且共论大道,互相交流,对我道门各派而言也是共赢的局面,没必要抱着陈旧腐朽的规矩不放,秋远,你带我传讯所有门人,五日后,一同前往茅山,共论盛事。”
  
  天青子神色清明,心中瞬间做出决定,修行一途,为了师门传承固然很多时候需要敝扫自珍,但是也并非绝对,有的时候,需改变就要变,而且此次前往茅山交流,到时候并非只是将他风雷派的功法泄露出去,同样其他门派也会拿出各自门中功法,到时候大家一起互相交流,完全可以称得上公平,若真能互有所得,反而是共赢。
  
  而且最主要的是,有林天齐这等阳魂绝顶的大修士出来讲道,这对于他们而言,才是最大的收获。
  
  这件事情,怎么看他们这些门派都不会亏,反而可以实现共赢,甚至从长远角度而言,对他们整个道门的发展都是益事,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做。
  
  “是。”
  
  李秋远闻言当即也是应了下来。
  
  “了不得,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啊!”
  
  崂山,平一连连感叹道,想到当初初见林天齐之时在宁城林天齐还只是一个堪堪道行不错的后背,没想到如今才过去八九年,就已经到了如今这般高度,不由让他心中又是惊叹又是苦涩,对比林天齐,他突然有一种自己一辈子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旁边的云辉子似看穿了平一的心思一般安慰道。
  
  “师弟何许如此,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猪的差距还要大,看开就好。”
  
  平一:“.....”
  
  你这是宽慰我还是损我。
  
  不过虽然心头感叹,但是决定却还是很快拍板了下来,决定前往茅山。
  
  这个年头,整个道门虽然分散成各派,但是彼此关系都还算是不错的,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大恩怨,所以此次茅山事情也比较顺利,借着整个茅山和云阳的威望以及如今林天齐的号召力,很快,云阳就收到了各派的应邀回信。
  
  得到回应之后,整个茅山也是顿时动了起来。
  
  不过在此期间,林天齐却是暂时抽空离开了茅山。
  
  ..............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北地,山野中,一道倩影拦住林天齐的去路,浅笑道。
  
  “应该有八九年了吧。”
  
  看到身前的人影,林天齐也是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