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尚香东归

      曹操打听得刘贤退兵回了襄阳,心下顿时大为放心,于是也准备撤兵。但在留谁镇守汉中的问题上,曹操却又犯了难。原本曹操属意留夏侯渊镇守汉中,但如今夏侯渊的手臂腿脚不幸中了多支弩矢,虽然并无性命之忧,但伤势也极为沉重,伤及腿骨,需要好生静养,以免落下残疾。
  
      因此曹操打算将夏侯渊送回邺城养伤。至于留守汉中的人选,曹操想了许久,又征求了众谋臣的意见之后,决定由曹洪担此重任,徐晃、张郃协助,又任命赵颙为益州刺史,杜袭为汉中太守,治理地方。
  
      因刘贤大军退走,东边的压力减轻,于是曹操派遣将军刘柱领兵三千屯驻龙亭,防备石泉的杨任所部,调张郃领精兵一万南下镇守巴中,徐晃领一万新降之兵镇守沔阳,郭淮领俘虏兵五千屯驻阳平关,曹洪自领两万精兵坐镇南郑,支援各方。
  
      一切安排完毕,曹操将李虎等率领的板楯蛮部族数万人以及前些年从关中逃到汉中的十余万百姓尽数迁回了关中,随后曹操带着夏侯惇、夏侯渊、许褚、刘晔、董昭、司马懿等人经褒斜道返回了长安,闻听刘贤分兵夺取了南乡郡,当下曹操面色一变,命夏侯惇、朱灵领兵一万,经武关而下,复夺南乡郡。
  
      却说刘贤回到襄阳,就听黄忠来报:“曹操所置之南乡太守胡修坚守因见援兵不至,已于月前投降我军。曹军关中护军赵俨却似乎早有准备,已命将军殷署分兵把住了武关,因此我军未能夺下关卡。”
  
      刘贤点头道:“曹操已经拿下了汉中,我们已经不可能经武关袭击长安了。武关未能夺下便罢了。”
  
      当下刘贤调回了张翼的兵马,转而任命向宠为南乡太守,主力两千人仍旧回驻筑阳,只领一千兵马并大半降兵驻守南乡,命降将胡修领少量兵马驻守丹水,防备武关方向的敌军南下。
  
      随后刘贤开始询问处理这些日子荆州、交州各地堆积的事务。
  
      其实一般的军政事务都由各地镇将和太守处理了,紧急军情,一时找不到刘贤的也发给军师庞统处理,至于政务则由荆州刺史府的几位属官协商办理。所以军政事务并未造成什么拖沓。
  
      刘贤细细梳理了一遍这两个月来的情况,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正准备放松一下,就听南郡太守向朗以及家中祝融夫人等前后脚送来加急信,刘贤拆开一看,顿时大怒。
  
      黄忠、庞林、赖恭等人见状,急忙询问缘故。
  
      刘贤道:“江东孙权遣家将周善、孙良、张信、赵义等人谎称吴老夫人病重,将孙夫人和孙朗都骗回了江东。”
  
      众将闻言尽皆大惊,就听黄忠急忙问道:“孙夫人走了,小公子呢?”
  
      刘贤道:“夫人也知道不能将儿子带回江东,因此向我母亲辞行之时,并未带走刘继。”
  
      黄忠送了口气,道:“公子没有被带走就好!孙夫人回江东是为尽孝,况且走之前也曾向主公之母辞行,并不算私走。既然如此,主公为何发怒?”
  
      刘贤道:“若是如此倒也罢了!可是过了两日,那周善却去而复返,说是奉了孙夫人之命,送继儿些礼物,并带走继儿几件随身衣物以作念想。家里人不疑有他,故而让周善自去挑选衣物。不想那贼子竟包藏祸心,趁着奶妈不注意,抱着继儿翻窗逃走,出了江陵,乘船去了。”
  
      黄忠大惊道:“江陵众将何不赶紧去追!”
  
      刘贤叹道:“当时向朗闻讯,就已派出快船追了,祝融深恐众将不知轻重,伤了继儿,也自领着百余人上船去追。然而孙夫人之船已经走了两日,快船顺江而下,一日千里,早就追不上了。而周善的船虽在州陵地区被截住,但船上却并无周善和继儿踪影。想是半路周善又换了船只,抑或是下船走了陆路。向朗虽然立即向下游各处驻军传讯,叫设卡检查过往船只。但这茫茫大江,水湾沼泽众多,很多地方都人烟稀少,藏上几个人,如何能找?”
  
      众将闻言,尽皆沉默。就听黄忠道:“主公勿忧,我们多派些人手沿江上下排查,只要那周善还没有离开荆州地界,多花费些心力就总能将他找到。”
  
      刘贤叹了口气,道:“我倒不担心找不到周善,他抢了刘继,总要带回江东的。我只担心继儿年幼,被周善带着奔波在外,万一生了病或是遭遇了什么意外,那可就糟了!若真是如此,我倒还希望周善能带着他安全逃到江东,至少孙权为了用继儿来要挟我,不至于会虐待他。”
  
      想了许久,刘贤道:“传令沿江水陆各路,收了关卡,不要再大张旗鼓追查了。只在夏口、鄂县、蕲春、下雉、浔阳等处严密排查,以免催逼过甚,反伤了刘继。”
  
      黄忠道:“孙权如此胆大妄为,我军是否要立即出兵讨伐孙权!”
  
      刘贤点头道:“我会立刻领兵东进,去找孙权要个说法。若他不交出刘继,绝不干休。”
  
      当下刘贤看了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陆逊一眼,随后留黄忠、史阿、张任、庞德、陆逊等人把守襄樊,自率三卫亲兵以及郝昭、张嶷、张翼、王平、程郁等各部兵马乘船东下,准备过夏口直往浔阳,攻打柴桑,逼孙权交人。
  
      众将闻听孙权用计骗走了公子,也都义愤填膺,当下纷纷摩拳擦掌,准备与孙权决战。
  
      大军刚刚到达夏口,刘贤正欲将鲍隆之兵也带着往东而去,就见西边江陵方向传来烽火,刘贤见状大惊,道:“西边此时怎会遇敌?难道是张飞杀出川来了?”
  
      刘贤心下惊慌,急忙收住兵马,转道往江陵而去,先派信使前往探听消息。
  
      等到了晚间,派出的信使尚未有消息传来,宜都太守黄权、南郡太守向朗派来向沿江城寨示警的信使却到了。
  
      刘贤急忙询问究竟,原来并非是张飞杀出川来,而是巴郡太守步鹜率领败兵逃出西川了。
  
      原来刘备攻打巴郡,两月未有进展,忽听张鲁归附了曹操,米仓山小道已被曹操占据了。刘备顿时大惊,生怕曹操会顺势南下攻打西川,因此急忙按兵不动,观望形势。
  
      等了半月有余,斥候回报曹操留曹洪、徐晃、张郃等人把守汉中,自己却返回中原去了,刘备心下这才大松了口气。劫后余生的刘备对驻守汉中的近五万曹军深为忌惮,只觉得如芒在背。当下决定不惜代价,全力击败或者驱逐步鹜之兵。
  
      当下刘备令留守巴东的孟达撤走了横江的铁索,随后命关羽、张飞驱赶军民,两头猛攻。刘备自领大军全力攻击垫江。
  
      刘备这一全力出手,不惜代价地猛攻,步鹜顿时支撑不住了,士卒伤亡与日俱增。激战了数日,东线张飞首先取得突破。原来张飞莽了半生,如今急躁的性情渐渐有所收敛,用兵之道渐渐趋于大成,变得以勇为主,以谋为辅,勇谋兼备,刚柔并济起来。
  
      张飞见久攻临江不下,于是心生一计,佯装砍柴,找到一条小路,准备趁夜从此绕过临江。却故意走漏消息,叫徐盛发现。徐盛闻讯,于是悄悄领兵截击,先放过张飞的主力,专挑其后军辎重部队打。准备烧了张飞辎重,使张飞断粮自退。
  
      然而张飞却暗伏下精兵在旁,在徐盛攻打辎重兵是迅速杀出,张飞一马当先,直取徐盛,交手仅只三四回合,徐盛心慌意乱,被张飞一矛挑飞了兵器,当下掉头就跑,却不敢回城,只逃往江边,架一艘小船往南岸去了。
  
      随后张飞杀散敌军,趁虚攻下了临江,一边留少量兵马把守城池,一边领兵继续西进。
  
      在张飞取得胜利的同时,上游关羽也有了突破。原来关羽领兵一万猛攻江阳,但潘璋率领三千精锐水军和龚起所部五千蛮兵守城,水陆配合,将城池把守的十分严密。
  
      关羽手中船只缺少,只得打造木筏,准备徐徐图之。然而此时刘备催促进兵的文送达,关羽只得奋力出战,亲冒箭矢领兵冲击潘璋的水寨,不想却被潘璋部将马忠偷放暗箭,一箭射中右臂。
  
      关羽带伤逃回,当即固守营寨,声言要多扎木筏,好火攻潘璋水寨。
  
      潘璋闻讯,生恐被火攻,当下便趁着关羽受伤无法出战之机,尽起大军趁夜袭击关羽造船之所。
  
      当夜一举得手,一把火将停靠在岸边的所有船筏尽皆烧了,正得意间,忽转头看见自家营寨也起了大火。却原来是关羽故意引潘璋前来焚烧位于沱江之上的造船之所,关羽大军却早暗中绕道长江上游悄悄扎起了许多木筏,当夜顺江而下,趁虚冲进了潘璋水寨,一把大火将之烧了个干干净净。
  
      把守江阳城的龚起在城头看见水寨火起,急忙领兵来救,半路却正与关羽相遇。被关羽收起一刀,劈落下马。幸得关羽右臂中箭之后,虽然勉力提刀奋战,但终究气力不济,因此这一刀未能砍开龚起的铠甲,只将之重伤,未曾取了性命。
  
      当下众军一涌而上,擒了龚起。龚起生怕被杀,连声高叫愿意投降。
  
      关羽大喜,于是收了青龙刀,就叫龚起带路,大军进驻了江阳城。
  
      及至潘璋赶回之时,城池已经被夺,龚起也已投敌,潘璋无奈之下,只得率领水军逃往下游符节县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