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第117章 做妖如做人
    猪妖当然不是天蓬元帅。请()
  
      它也不需要是天蓬元帅。
  
      就跟人类之中有些一出生家里就有三栋楼几个小区的富二代一样,它投胎投的好,生下来就是妖。
  
      作为妖,那就比人类有优越感。
  
      是不是天蓬元帅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它是妖。
  
      这已经够了。
  
      而穆白刚才那一番话,已经成功挑起了它的愤怒。
  
      能使得它愤怒的关键词,是“死肥猪”三个字,和其他的字句无关。
  
      什么天蓬元帅、叫不叫人,猪妖已经选择性忽略了。
  
      它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叫它死肥猪!
  
      “食物,你很嚣张!”
  
      猪妖看着很肥,但本体为野猪的它跟家猪是不一样的,它身上的肉,叫肌肉,不是肥膘。
  
      妖源到底有多浑厚都不重要了,光靠这一身发达的肌肉,就已经能让它在速度上超越许多妖怪和觉醒者。
  
      它冲到了穆白的近前。
  
      满脑子都被愤怒充斥的它……
  
      直接撞进了草丛里。
  
      而它刚好撞到了穆白一直在瞄准它的重剑。
  
      就算是穆白并没有给重剑灌注觉醒之力的能力,但这把重剑,毕竟是执夜局的制式觉醒武器,而且是评定级别为a级的觉醒武器。
  
      特殊的材质导致了这把剑就算是没有觉醒之力的灌注,其韧度强度均已远超凡铁,是绝对不会存在猪妖把这把剑给撞坏的情况的。
  
      比较巧的是,穆白虽然没有觉醒之力……
  
      但他有蛮力啊……
  
      还是特别大的那种……
  
      没有魔法没有斗气没关系,没有觉醒之力也没关系,有蛮力就行了。
  
      因为被愤怒充斥,猪妖脑中只是想着以最快速度撕碎这个躲藏在草丛的人类,它也并不认为一个打起来藏到角落草丛的人类会有什么战斗力。
  
      所以它是以完全的冲击姿态猛冲过来的。
  
      对于草丛之中穆白手上那把若隐若现的重剑,它只当是一把手工刀。
  
      然而,这把手工刀和这个藏起来的“窝囊废”远超它的预料。
  
      猪妖硬生生撞到被穆白全力持握的重剑后,因为巨大的冲击力,饶是一拳一吨下盘稳如泰山的穆白,也是不受控制地双脚后滑,差点摔倒。
  
      至于猪妖……
  
      它现在感觉满脑子都是小星星。
  
      没有从眩晕状态恢复过来的它,催动着全身妖源在抵御眩晕感,准备下一瞬再次攻击面前看似孱弱的人类时……
  
      穆白主动开口了。
  
      “死肥猪,问你一个问题,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那么问题来了,你妈贵姓?”
  
      猪妖懵了。
  
      它迟疑的这一瞬,直接导致了它失去生命的结果。
  
      这一次,穆白没有直接开启金瞳“看”死猪妖。
  
      刚才猪妖明显反常的速度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
  
      这头猪妖,明显是以速度为擅长方面的,它的速度快,并非是因为其妖源足够浑厚,起码在穆白看来,这头猪妖和他之前“看”死的那些妖怪没啥区别,都是小喽啰。
  
      它的速度,应该是所谓的种族天赋。
  
      “野猪的全力奔跑速度可以达到六十公里每小时,遇到紧急情况,瞬时速度还会大于六十公里每小时……”
  
      这是穆白脑中浮现出的赵忠祥老师在《动物世界》里的某段台词。
  
      虽然妖怪的之中里,跑得快的豺妖狼妖虎妖豹妖都很多,甚至这些妖怪此时的现场几乎全都有,但是……
  
      到目前为止,穆白没有发现一头妖怪像是猪妖这么突出的……
  
      这很明显是这货大致是基因变异或者遗传或者修炼了和速度有关的东西……
  
      总之,猪妖的速度异于常妖。
  
      穆白已经看上猪妖了。
  
      他没有开启金瞳,而是在猪妖愣住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一把猪妖的脑袋。
  
      猪妖的确在穆白伸手的瞬间反应过来,甚至已经开始进入进攻的过程之中,但……
  
      当“掠夺”两个字在穆白脑海中响起之后,第三处窍穴开始散发浓郁的金芒。
  
      他要掠夺猪妖的速度!
  
      掠夺和金瞳同样属于本能,所谓本能,是源自穆白自身神秘血脉最深层次的恐怖力量。
  
      只要对方的实力没有达到他不能以血脉压制的程度,他都可以以血脉的原始本能成功作用于对方。
  
      两者,都是血脉本能。
  
      区别在于,金瞳是以血脉直接压制敌人,掠夺则是在压制的过程中,抽离妖怪体内他所需的东西。
  
      体内的那种能量仍然处于饱和状态,穆白并没有抱着闲着蛋疼的想法去试一试能量超过身体承受极限的反噬究竟是什么滋味,所以,他掠夺的,仅仅是速度,而并非妖源。
  
      一瞬之后,重剑直接插入被掠夺能力作用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猪妖的天灵盖。
  
      “死肥猪”轰然倒地,身子一半在草丛之中,一半在草丛之外。
  
      没有选择“看”死对方,而是“摸”死了对方。
  
      始作俑者的穆白,正在感受着那种……
  
      掠夺能力的感觉。
  
      之前对送给柳小烟的狐妖使用掠夺时,他是刚刚才开启第三处代表掠夺的特殊窍穴,所以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掠夺能力具体怎么用,直接凭本能抽干了狐妖的妖源。
  
      而这一次,在有意识有选择性的情况下,对于猪妖的妖源,他纹丝未动,仅仅只是抽走了对方的速度。
  
      这是他第一次从妖怪身上掠夺其能力。
  
      过程,比他想象的要简单,但反应出来的结果,却是他没有想象到的好。
  
      就算此时他仍旧藏匿在草丛之中一动不动,但他却能极为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双腿被灌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
  
      代表着速度的力量。
  
      “至少提升了……一倍的速度?不……感觉不止……得跑一跑才知道。”
  
      穆白心里很开心。
  
      但下一瞬他就紧张起来。
  
      虽然此时周围最近的妖怪也有一段距离,暂时没有发现他,但壮得跟水牛一样的猪妖尸体却在这,一半在草丛里,一半在草丛外……
  
      现在暂时没有妖怪发现他,但待会可说不定了。
  
      穆白本想着找个机会趁着这边没人的时候,把估摸着体重有三四百公斤的猪妖扔得远远的,但……
  
      作为吃货,忍着不吃就已经够难受了,还要亲手把“美食”给丢弃不顾?
  
      这违反了吃货界的基本法。
  
      穆白咽了咽唾沫,速度极快地将对讲机调到和双杠的通信频道。
  
      “杠杠,睡了吗?”
  
      “呃……没,我刚把那几头死妖怪给切好放冰箱了,现在准备看个电影再睡。”
  
      “别看了,马上!立刻!到分局来!我现在在分局旁边的草丛里猫着的,刚刚干死了一头妖怪,你把尸体搬回家去。等等……过来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分局这边到处都是妖怪!”
  
      ……
  
      距离分局有一段距离的一处荒山。
  
      并没有任何路径能通往的一处峭壁上。
  
      秦大爷拄着自己的扫帚开口问道:“你感知到了吗?”
  
      他的旁边,陈伯正闭紧双目。
  
      听到秦大爷的声音,陈伯缓缓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
  
      “之前他派白狼过来和我相谈,但是我拒绝了,不愿意帮他在先,我估计……他可能提前想到了有这样一种可能。”
  
      “你是说……他猜到你今晚会出现?”
  
      “如果不是猜到这点,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出现了。”
  
      陈伯的视线之中,星星已经越来越少,月亮也已经快要完全被云层遮蔽。
  
      他喃喃着:“不过,马上就是他们计划的时间了……他应该会出现的,他没有理由不出现。”
  
      “就算是他知道你也会出现吗?”
  
      “是的。”
  
      秦大爷皱了皱眉:“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可能他还觉得我会念旧情……”
  
      “念旧情吗?”秦大爷突然笑了起来:“老陈头……被那位存在上过课,你就是想念旧情,也不可能?”
  
      陈伯无言。
  
      片刻后,他说道:“等……他如果飞遁至你们分局,必然会经过这处山脉。”
  
      “秦大爷,你答应我的事情,请一定遵守承诺。”
  
      “老陈头,讲点道理好不好!当初为了你的事情,老子工作都被弄丢,这是多大的人情啊?现在你特么居然不信任老子!”
  
      陈伯干咳一声,道:“恕我直言,秦大爷,就算是当时你没有为我去和你们上边的人联系,特么你工作也肯定会丢的……我听说,你给你们局长儿子算命,把人家活活算成送外卖的了?”
  
      秦大爷听到陈伯的最后一句,一时间被呛得说不出话来,缓了半天才堪堪开口道:“我发现真的不能跟你提以前的往事,你这货是真的毒蛇(没打错字)……我再次跟你重复一遍,一旦你待会感知到了赤的妖源,你即刻离去,不会参与到我与赤的战斗之中,我也不会让赤得知你来过,行了?”
  
      “嗯……”
  
      陈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唏嘘:“你说赤这孩子,为什么没有走上我给他指明的方向呢?以卵击石……真是不自量力。”
  
      “那是他自己的问题,与你无关。那位存在以前和我有接触的时候,他就说过一个关于为妖的道理,做妖的话,其实跟做人是一样的……”
  
      “大家都需要有一颗仁慈的心,和谐最重要。”
  
      “如果妖有了仁慈的心,那么就不再是妖了。”
  
      秦大爷说到这里,陈伯突然露出醒悟的样子:“原来成人的关键,是这里?”
  
      秦大爷干咳两声,接着道:“我还没说完呢,后边还有……一旦妖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
  
      “而是人妖。”
  
      “秦老头,你再耍我,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把你一脚踢到山城去!”
  
      “老陈头,你特么别以为妖尊了不起!等老子练个几年,必须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怕是不止练个几年?几十年?几百年?”
  
      “去去去去!”
  
      秦大爷嘟囔完的时候,他的视线之内,残存的月色,即将完全被遮盖。
  
      他的语气正经起来:“老陈头,你继续感应,我感觉……赤马上就会过来了。”
  
      ----
  
      ps第二更!
  
      本书来自:..///48/48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