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修仙劫 > 第六百八十四章 踏上报仇之路

  任雨飞和风逐尘因为冰狼一族的追绞,一起回了千山宗。
  
  两人在千山宗共处了一年,约定了二十年之后一起去天魔宗替瑶姬和任雨萱报仇;而后风逐尘又回了雪山之巅。
  
  风逐尘倒是想一直和她在一起待着,只是看着自家娘子各种进步飞速,他这危机意识也是很强的。照任雨飞这修炼速度,估计比他赶到元婴大圆满的都快,要不了几百年就超过他了!
  
  关于这个,狼真的觉得有点儿受打击;遂不能只贪恋温香软玉,赶紧回雪山好好修炼去!
  
  好在这个时候,考察和借鉴了古籍、经过两年的认真研究之后,付青松和玄明真君已经炼制出了传讯玉来。
  
  任雨飞给那块儿峒空玉总共炼制出了十一对儿传讯玉,完了付青松给了任雨飞六对儿,他和他爹留了五对儿。
  
  他和他爹用了一对儿,又备留了两对儿,剩下的两对儿上交给了宗门。
  
  此时付青松的娘亲已经不在世上了!
  
  说来玄明真君虽然是很正经、略严肃的一个人,但当年也是有过一段风流韵事的。
  
  付青松的娘亲资质很差,充其量也就修到筑基期,无法再进一步。不过人是个比较开明和大胆的女子,勇敢的追求上了当时已经元婴期的玄明真君。
  
  玄明真君对情/爱一事虽然不是十分热火儿,但也没顽固到抵触的份儿上。
  
  先前他倒是拒绝的,不过付青松他娘也是顽强和勇敢,锲而不舍的缠上了他。后来经过一番拉锯和周折,玄明真君真还接受了她。
  
  虽然她修行无望,倒是为玄明真君留下了子嗣。
  
  筑基后期不过三百年的寿命,如今她已经坐化了!
  
  面对亲人的离开,即便是元婴真君,若修的不是无情道,多少也是有感触的。玄明真君和付青松对此皆是伤怀,但修行如此,天道如此,有的事也不得不放下。
  
  如今父子两个相依为命。好在付青松这资质和气运也是很不错的,成仙有望。玄明真君深感欣慰!
  
  而任雨飞拿到那六对儿传讯玉自然是先和风逐尘用了一对儿。
  
  完了她两个将那对儿传讯玉各自炼化、齐齐打入对方的神识和精/血之后,平日里也可做传讯之用了,语音、神识皆可承受。
  
  风逐尘刚回冰山那段日子,虽是两个平日里都会把重心放在修行上,但也耐不住对对方的思念,每隔一个月,都会传讯对方聊表相思之情。
  
  任雨飞发现有了传讯玉也好,也不好!
  
  思念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就像能让人上瘾一样。
  
  虽然通过传讯玉能一解对对方的思念;可这思念和感情就好似越解越多。完了每次和风逐尘传讯之后,心中的感情就更浓,更想现在就见到他,触摸到他。
  
  而不传讯吧,心中感情无处寄放,感觉有些空落和不知所措,又很想去传讯!
  
  到后来实在不行,两个压制着这种感情,干脆把传讯的时间定为了每年正月初一一次,也就是一年只有一次。
  
  这一次的机会变的格外令人珍惜,不过这样也能压着平日的感情,更用心的去修炼。
  
  但即便是这样,有时候感情无处安放的时候,任雨飞还是会拿出那块儿传讯玉望着它傻笑着发会儿呆。
  
  她不禁又苦又甜的笑着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感情是世界上最毒的穿肠毒药,它会让人上瘾。没有它的时候,你期盼它、渴望它;有了它的时候,它会折磨的你心痒难耐、欲罢不能,偏偏你还心甘情愿的受它的折磨。因为它带给人的不仅是苦楚,还有叫人迷恋的芬芳和幸福。
  
  人都是孤独的,若是一个人丝毫没有人的相伴,内心总会感觉是空洞的,差些东西一样。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即便你做多少旁的事,都无法填补这份空洞。
  
  修行、大道和长生都没有错,都是很有追求的事。只是修到了尽头,你会发现不过是回归这人世间的七情六欲、这种种羁绊!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受着这世间大道的掣肘,没有人能逃脱。
  
  情啊,爱啊,欲啊,恨啊,种种,种种,人世间存在的东西都是这天道的一种。
  
  无论是人是仙,都是逃不过这天道的!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漫长也疾速。
  
  又两波山门大开,又两波古域之行!
  
  八年前适逢一次灵园秘境的开放,这次派了萧子衡领队前去,如今他和付青松也修至了金丹大圆满,再进一步便摸着了结婴的门槛。
  
  如今任雨飞把步入元婴期的各项法门都修的很是熟练了,神识攻击之法、剑阵、灵力阵,都达到了目前可达的最大高度。
  
  虽然单单依靠她自身的实力来说,并容易拿下那寻欢或者万香;但她伙伴多啊,阿凤,红莲,弱水、血月盘和百里,都是大助力。再加上风逐尘,想要打他个措手不及、快速的拿下他们,逐个击破,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若是按保险起见,十全的把握,她应该再等些年头,修为进阶的更高了;只是她等不了了,如今去报这仇能力也勉强能达到了!
  
  这日风逐尘与任雨飞联系后,开始启程,从雪山之巅赶往千山宗,意欲和她一起去天魔宗。
  
  而任雨飞也盘整了一下自己储物戒和一方天中的物件儿,准备好的法宝、法阵、符等。
  
  两人相见,浓情消欢;打算两日后便启程向天魔宗。
  
  走之前,任雨飞先去了玄一真君那里。
  
  “哟,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玄一真君嘴角挂笑打趣道。此时的她已然进阶到了元婴大圆满之境。
  
  “来瞧瞧师叔你!”任雨飞也随着她玩笑道,一边儿随自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
  
  玄一真君睨了她一眼,笑道,“得了吧,你进阶了元婴境,该喊师姐了!”
  
  任雨飞笑望着她,正经道了句,“一日师叔,终日师叔!”
  
  玄一真君无奈也无力的摇头笑了笑。
  
  那厢只听任雨飞再度平声开口道,“我要去闯天魔宗为我姐和二师父报仇了!”
  
  玄一真君闻此稍滞,敛了笑,望向她平声应道,“有把握吗!”
  
  任雨飞淡淡挑了下嘴角,轻松应声,“应该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