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燕堂春好 > 第0260章 相同
    沈采苡瞧着沈文和留下的书册,暂时却并未翻看。
  
      她闭着眼睛,琢磨着今日的事情。
  
      隆安帝出乎意料的考校四皇子、甚至可能打算让四皇子参与政事,这是沈采苡始料未及的,毕竟之前隆安帝的态度很明显他朝着满朝文武传递了“不会考虑四皇子成为储君”的讯息,故而也从未有文武大臣想着要投效四皇子。
  
      虽然不知道隆安帝为何改变了主意,但现在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化解困局才是关键。
  
      四皇子现在手中势力极为孱弱,不说经不起三皇子和六皇子的打击吧,他想做点事情,估计也无人可用。
  
      所以,第一步要展现才能,拉拢人手。
  
      难!沈采苡心底只有这么一个字。
  
      能站队的,基本站队了,现在还没站队的,便是一心想着保持中立的,未必是想要做什么纯臣,更多是不想要冒风险。
  
      拉拢人手本来已经是很难了,结果四皇子和她哥哥还想着要变法,变法更会得罪这些人。
  
      沈采苡忍不住笑出声,四皇子和她哥哥,可是为找了一个大难题啊。
  
      不过沈采苡可不会知难而退,她偏要解决此事。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沈采苡拣起书册卷宗,细细翻看。
  
      她发现这些各地施行的新税法,有个共同点,便是化繁为简。
  
      大靖朝赋税徭役,皆沿袭前朝,略有变更,门类颇多。
  
      门类多了,自然可供人动手段的地方就多了,这般化繁为简,让许多地方都是一目了然,可以供人上下其手的地方,便少了许多。
  
      百姓不用被层层盘剥,自然是受益颇多,而同样的,被中饱私囊的部分少了,收归国库的自然便多了。
  
      可只要变法,总会触犯许多人利益,而变法者,虽能留名青史,但在当下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瞧着四皇子和哥哥的意思,是想要做成此事的,沈采苡不擅长政事,不懂如何实现这些抱负,但既然这是哥哥的愿望,沈采苡当然不想让他失望。
  
      她在琢磨如何才能把阻力降低。
  
      这些人所图,不过是利益二字。
  
      如何找到新的利益,是重点。
  
      沈采苡愁了两日,第三日白菊为她梳妆时候,沈采苡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面小巧精致的靶镜上。
  
      这靶镜做的十分精美,上面镶嵌着不少宝石,而靶镜的镜面照出的人影,比之大靖朝最好的铜镜,还要清晰无数倍。
  
      甚至可以说是纤毫毕现。
  
      沈采苡甚是喜爱这面靶镜,因为靶镜能清晰照出她的姝丽容颜,而且靶镜还能随身携带,比只铜镜要方便无数倍。
  
      而这靶镜,并非是大靖朝物产,而是海商从外带来的。
  
      大靖朝并非完全禁海,但是也不是全开放的,只有三个海港可行船出海,但就算是这三个海港,也不是谁都能出去的。
  
      须得得到朝廷的许可。
  
      而这许可,朝廷卡的很严,整个大靖朝加起来,也不过十个,且每三年还会变更一次,其中巨利,非是商贾可以吃下。
  
      故而商贾便会依附权贵保平安,权贵也从中牟取巨利。
  
      这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还有许多人私自出海,为了,不也是巨利么?
  
      但出海是有风险的,除却天灾,还有倭寇海盗这些**,所以出海其实也算是刀头舔血的买卖。
  
      可沈采苡瞧着,燕王麾下是有不少厉害人物的,把他们放在船上,倭寇海盗若来,管教他们有来无回。
  
      但首先,燕王得得到一份出海的许可,否则难免会留下把柄,被人攻讦其次,还得有船有人接下里,就可以借此拉拢人手、分出利益了。
  
      这般,那些因为变法而利益受损的权贵尝到了新的甜头,得了更大的利益,变法阻力便会少了许多。
  
      上面的权贵搞定了,剩下中等的,再分一杯羹出去,至于更小的,却也是没有力量反抗这些人集结成的团体的。
  
      事情有了头绪,沈采苡也不想耽搁,立即找沈文和。
  
      沈文和晚上回来,便携着沈采苡一起,见到了四皇子。
  
      这些事情,四皇子都是经历过一次的,自然没有初次听说时候那种震惊,可心底的自豪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这是他的王妃呢,不论是在梦境,还是现世,她该散发的光芒,都不会有半点的黯淡,四皇子瞧着沈采苡,喉头滚动,恨不能亲亲她那熠熠生辉的杏眼。
  
      却只能克制下来,赞许过沈采苡之后,与沈采苡说道:“关于海商之事,我会与父皇商讨。”
  
      接下来,他便于沈文开始推敲起如何和隆安帝说变法之事,以及变法的章程条目,等等。
  
      而后,四皇子不经意间提起:“我于政事上,天分实在勉强,和甫可有信得过的人介绍?”
  
      梦境里,柏先生和俞先生,是在自己与沈采苡订婚后,沈文和主动问他可有得用幕僚,而后推荐了柏先生和俞先生。
  
      两位先生也确实是他的良师益友,更是他后来不可或缺的智囊军师,现世里,四皇子想早点把他们身边。
  
      沈文和沉吟起来。
  
      他心中自然是有人选的,可是却也有疑虑。
  
      毕竟那两人身份上有碍难之处,若是举荐,不知道合不合适。
  
      思索片刻,沈文和觉得如今四皇子还是可以信任的,便说道:“倒是知道两位先生,于政事上极有见解,只是两位先生昔年被贬官之后,便心灰意冷,如今乃是闲云野鹤,逍遥自在,下官不确定两位先生愿不愿意出山。”
  
      果然推荐的便是柏先生和俞先生,甚至连说辞都是一模一样的,四皇子也用了同样的话来回答:“无论如何,还请和甫予以引荐。”
  
      接下来对话大致相同,沈文和点名了柏先生俞先生和废太子的关系,四皇子不等沈文和说,便主动答应为两人遮掩身份。
  
      梦境里,两位先生过了很久才到的京城,但是这次,有变法这个事情在,四皇子想,他们定然会被此事吸引,并很快上京。
  
      他所想要的,非但是两位先生,而且还有两位先生身后牵扯出的人物废太子陆祁佑的子嗣。
  
      四皇子想起前事。
  
      当年“巫蛊案”发生时候,他大约六岁,然后他病重,而陆祁佑被废、关入冷宫,太子妃很快诞下男孩。
  
      杨德妃不满隆安帝心软放走那个孩子,心有抱怨,被他听到。
  
      他在梦境里,经过多方查探,猜出了那个孩子的下落,而柏先生最后也没有否认,只是他还来不及再去查探,便已经回到现世。
  
      梦境里,沈采苡无嗣,四皇子不知道现世里,沈采苡会不会有孩子,但他却得防备这事情。
  
      所以他需要一个子嗣。
  
      一旦等柏先生和俞先生从姑苏离开,四皇子便打算派人去姑苏看看那个孩子,若他有了子嗣,便着人精心教养。
  
      这样,将来他和沈采苡有子嗣,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无嗣,他便会收养这个精心教养的孩子,作为储君。
  
      这些打算,四皇子放在心底,口中却再次拜托沈文和尽快写信,并说变法之事,虽须年轻人锐意进取,却同样也须老成持重之人监督。
  
      沈文和是赞同的,立即答应回去便修书一封,送与两位先生。
  
      三人商议妥当,四皇子命人捧了两个小木盒进来,分别推到沈文和和沈采苡面前:“贵兄妹为我绸缪,劳心劳力,些许玩意,戴着玩便是。”
  
      木盒细长,瞧那模样,大约是放进了金簪玉钗之类,沈文和要推辞,四皇子却已经起身:“时候不早,我让人护送你们回去。”
  
      沈文和顿了顿。
  
      不过是些小玩意儿,便是贵重些,沈家和四皇子都不是用不起的人
  
      这般一想,沈文和便也不在推拒,起身恭送燕王离开后,兄妹俩隔了大约一刻钟,才出去。
  
      回到得真园,沈采苡开了木盒。
  
      羊脂白玉的玉钗温润油亮,细细的金链子连着嵌着大块金刚石的底座,成了一条别致的手链,金刚石灿灿生辉,细细的链子却又让这硕大,变得丝毫不显俗气,反而显得极为精致,沈采苡见惯了好东西,却也觉得这两样是挺难的。
  
      沈采苡瞧着就觉得喜欢,对着镜子朝着自己头上比划,又褪了玉镯,带上手链。
  
      那链子稍微长一些,故而沈采苡垂下手时候,那大块的金刚石,便会微微垂下,更显得沈采苡的手腕细致玲珑。
  
      “真美。”白菊等人赞扬,沈采苡心满意足。
  
      这种辛苦费,她喜欢极了,再多来一点,也绝不嫌弃,转瞬间,沈采苡对四皇子的印象变好了不少是个大方的人呐。
  
      不过沈采苡也只试了下,便收了起来,如今圆空大师的头七还未过,沈家虽然不是守孝,但穿戴吃用,却也非常主意。
  
      虽然佛门与俗世不同,没有守孝这一说法,但沈家还是自觉做了。
  
      四皇子也是如此。
  
      因为圆空大师的去世,整个京城的气氛,都有些沉,而不等百姓从这种气氛里脱出来,三皇子妃又逝世了。
  
      三皇子妃是油尽灯枯而亡,药石罔效。
  
      四皇子听的消息,呼吸微微一顿这时间,与梦境里,完全一致。
  
      圆空大师的神通,着实令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