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九十章 阴阳芈原

  “南公,魏牟得《魏公子兵法》久矣,再加上曾经追随公子久矣,兵家之妙虽得,但如今之势终究与十年之前不同也!”
  
  煌煌大梁城中,百多年底蕴风华,晴空当头,城郭外沿,城墙耸立,四周城门洞开,一条条宽阔而又平坦的道路纵横在城池之内,划分固定的区域。
  
  俯览而下,大梁城的内在架构与新郑一般,西侧为尊贵之所,朝向已殁的周天子所在,东侧则是为重臣府邸区域,北方为庶民奴隶区域,南侧为商贾汇聚之所。
  
  长平之战后,魏国在长平、上党的区域彻底退缩,彻底的一蹶不振,在诸夏诸侯国的地位中日益低下,但这并不妨碍魏国大梁城自有的风华。
  
  水利通达,道路纵横,商旅来往不断,坐拥中原腹地,连通诸夏其它国度,无论是陇西的特产,还是东海的水产,亦是北方胡族的皮毛,亦或者是南方百越的珍贵木材,在这里都可以见到。
  
  商旅的繁华从大梁城建立之初就一直存在,从不因为魏国霸权的不存而不存,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其中涌出的财富换了一个主人罢了。
  
  只不过,对于近来的魏国大梁人来说,那早已远去不在的霸主地位并不是不可以再现,不为其他,只因为现在东城区域新出现的一位大将军。
  
  其名嚣魏牟,早年间便是跟随在魏公子信陵君身侧,东征西讨,最为大放异彩的则是在邯郸之战、五国合纵伐秦之战攻灭秦国数十万人马。
  
  信陵君名震天下,同行的嚣魏牟自然也进入魏人的眼眸,他们是魏国的英雄,是他们打败了自从魏惠王时代就不可一世的秦国,击杀虎狼的秦军。
  
  十年前,信陵君被先王猜忌,不久逝去,嚣魏牟将军消失不见,一时间,整个煌煌大梁之内,竟然找不到一位可堪大用的将军,春申君黄歇合纵伐秦,悍然葬送最后的一点魏武卒精华。
  
  消息传出,令整个大梁城为之哀嚎!
  
  而今,那昔年多次挫败秦国,打败秦军的嚣魏牟将军归来,并且被大王敕封大将军,重练魏武卒,以其重振魏国霸业,何其幸甚。
  
  于百年前的魏国霸业,至今仍存留在每一位魏人的心间深处,那个岁月,整个诸夏笼罩魏国的声音,大军所想,莫不服从,至于秦国,也只能俯首。
  
  大将军之位新立数月,已然让无数魏人期盼,期盼嚣魏牟将军带着他们再一次将不可一世的秦国击败,重塑魏人的风光。
  
  他们在期待着!
  
  然则,对于如今大将军府邸中的嚣魏牟来说,却非如此,中央厅堂之内,嚣魏牟端坐在上首,起身躬身拱手一礼,向着身前左侧的一位白袍老者看去,略显虬髯的面容上无奈而言。
  
  身穿一袭浅红色的劲装长袍,神容方正,颔下与面颊两侧髯须外显,眉目苍松,目光凝重,柔顺的长发束冠而起,语落,同时将目光看向身前右侧的一位绝美奇异男子。
  
  “天道命数虽定,但那一日未曾到来,一切就都是可变的,否则,我等通悟天机玄妙之人当真正超凡脱俗,不理俗事。”
  
  “前些时日,老夫在楚国江东之地见到了一位项氏一族族人,在他身上,老夫看到了另一种未来,自从十多年前的那人出现,天机越发模糊了!”
  
  其人身材并不高大,单手拄着一根阴阳道杖,灰白色的锦袍加身,一件浅蓝色的披风加持,鹤发束冠,长须低垂,眉目更是绽放智慧玄光。
  
  观嚣魏牟拱手一礼,己身苍老的面上微微一笑,悠然起身,沉声而道,年岁大,却中气十足,述说天道玄妙,内蕴无穷道韵。
  
  “师叔所言是秦国的道武真君?”
  
  闻此,白发苍苍老者对面的那位绝美男子倒是面色一动,一袭华服加身,五官甚为精致,眉目如画,肌肤白嫩,恍若女子,但出言却是清脆,观其喉结,更是突出,赫然是一位男子。
  
  亦是当初在咸阳与周清有过一面之缘的魏国龙阳君,出身阴阳家智者一脉,师从阴阳家邹衍,论辈分,称呼面前这位老者为师叔。
  
  放眼整个诸夏,能够由此担当也就只有楚国南公了。
  
  “不错,却是此人!”
  
  “其人虽幼,但一身修为已入超凡,三年之前,便可镇杀中山夫子,魏将军也应该亲身体验过,其天资绝对是道家天宗千年以来第一人。”
  
  “数月前,阴阳家有人传语,玄清子已经破入悟虚而返,和东皇阁下交手不败,可见一斑,如今更是位列秦廷道武真君,深得秦王看重。”
  
  楚南公对着龙阳君点点头,自从那人下山,天机便是开始变化了,虽然东皇阁下并不在意,只要苍龙七宿不受影响便是无碍,但是自己不同。
  
  年轻之时,与楚国芈原交好,其人天资绝高,于阴阳术上的造诣更是无双,若是进入阴阳家,而今绝对是悟虚而返,乃至更高的存在。
  
  甚至于为了请芈原入阴阳家,东皇阁下都亲自出面三次相邀请,只可惜,芈原身怀家国天下,并不入阴阳家,一生操劳,历经怀王之事,未几,芈原身死。
  
  临终之前,与自己相见一面,愤恨秦国欺楚国太深,家国饱受耻辱,希冀自己在未来之时助力楚国一二,不至于楚国亡国灭种。
  
  臻臻之言,交心之人,如何敢辞?
  
  天机之下,一天下大势出现,命数在秦国,楚南公很清楚这一点,虽如此,世间万事,阴阳轮转,一切并不是没有机会。
  
  近岁以来,在江东子弟的那项氏一族幼子身上,隐约看到楚国的一丝希望,故而出手将其重瞳之象给予封印,除非机缘至,重瞳不得开。
  
  天机摇曳,诸夏生乱,定有非凡之人出现,此行便是要将他们一一找出,前来魏国大梁一段岁月,阴阳玄目之下,不过发现几位略有机缘的凡俗之人。
  
  透彻天象,看向西侧的韩国,倒是有道道冲天而起的光束,想不到,列国之中,韩国最弱,在其国内,却有不亚于项氏一族的那幼子之气运之人。
  
  或许还有一些身负大运道之人,但时势未变,他们未有蜕变,若是时势变化,他们身上的运道或许超越已经遇到的那些人也说不准。
  
  “道家天宗玄清子修为超凡,当初随手一击,便是将我与赵兄重创,非南公送来的两粒聚仙丹,只怕难以重塑经脉,恢复修为。”
  
  “凭借着聚仙丹之力,修为更进一步,然,与那玄清子相比,还是相差太远,秦国长信侯、文信候不存,内患不显,又有郑国渠修成,根基铸就。”
  
  “近年来,根据密探所言,秦国已然在招募新军,超过四十岁的兵士全部调遣入关外大营,数年之后,蓝田大营将会出现一支四十万的悍勇之军,再加上关外大营,山东列国难以挡也!”
  
  嚣魏牟自然也是知晓道家天宗玄清子的信息,也亲自感受过对方的修为强大,比起对方,现在的秦国更是令人惊惧,郑国渠修成,秦国再次出现一个大粮仓。
  
  如此底蕴之下,民众生聚繁衍,国力快速提升,重练勇武新军。根据近日自己与龙阳君所谈,四五年之内,秦国必然东出。
  
  首当其冲的便是三晋之地!
  
  “阴阳之道,死生变化。”
  
  “魏国的将来不仅仅在于接下来的数年,更在于长远,魏人所在便是魏国,否则,若有一日,魏人不在了,魏国何谈也?”
  
  楚南公摇摇头,《魏公子兵法》的助力大小,自己有数,比起三代的王天下,秦国若行一天下之事,迥异三代,那是真真正正的一天下。
  
  那一日,将不会有魏人、韩人、赵人、燕人、齐人、楚人的差别,只会存在一种人!到了那一刻,才是魏国真正灭亡的时候。
  
  国土的沦丧并不算什么!
  
  “也许南公所言即是。”
  
  “但魏牟既为魏国大将军,就当尽力所谋重练新军,只要王上支持魏牟,魏牟就有信心将秦国击败,当年信陵君做到的事情,魏牟思忖也可以做到。”
  
  “龙阳君,国难如此,魏牟希助力也。”
  
  闻楚南公一语,嚣魏牟面色有些深沉,眉头紧皱,对方窥探天机,也不看好魏国的将来,也许这一点自己也清楚,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承认罢了。
  
  无论如何,今日的自己定当传承公子远望,护卫魏国,练就无敌魏武卒,抵抗秦国,以免无数魏人遭受秦人之奴隶。
  
  念及王上,嚣魏牟又想起了什么,旋即,转过身躯对着一侧的龙阳君又是一礼,如今的大梁城内,唯一值得自己信任的也只有对方了。
  
  可叹的是,百多年来,从魏国走出来的乾坤巨匠却一个接着一个!
  
  “十多年前,在下同嫣然姑娘、无忌公子、魏牟将军相谈的场景历历在目,阴阳家虽超脱于外,但在下多年来受历代魏王之恩。”
  
  “若有所需,自当相报!”
  
  身披锦绣华服的龙阳君起身回礼,精致的容颜上掠过一丝久远回忆,那个时候,是无忌最为辉煌的时候,只是,阴阳顺行,一切都变了。
  
  既然嚣魏牟如今出现,又成为了魏国大将军,若可,承其意志,助力魏国最后一程,无论成功与失败,终将无愧于心。
  
  “魏牟多谢龙阳君!”
  
  嚣魏牟神情激昂,旋即,再次深深一礼,有了龙阳君助力,自己在大梁城的行事会方便许多,也会少了许多麻烦。
  
  正欲要多说什么,悄然间,整个中央厅堂之内一道耀眼的阴阳玄光扩散,身侧的楚国南公举起手中阴阳道杖,隔空一点,整个人脚下更是道图沉浮。
  
  “楚南公,玄清慕名久矣,何以未相见就匆忙离去?”
  
  随其后,便是一道空灵幽响之音回旋,非如此,更是一道浩瀚之力由空而落,化作道印,覆盖厅堂四周,封镇一切,连带楚南公手杖点出的阴阳道图也为之受阻。
  
  数息之后,明亮的厅堂门前,一道青光闪烁的身影缓步而至,每一步踏出,便是虚空一颤,时空挪位,整个人看上去飘渺无形。
  
  “你是……玄清子,秦国的道武真君!”
  
  “这里是魏国大梁大将军府邸,你一个秦国封君这般如此,只怕于礼不合吧?”
  
  闻其声,观其人,嚣魏牟神色骤变,眼前之人自己绝对忘不了的,尽管过去了三年,细细观之有些变化,但那夜的场景仍时不时显化而出。
  
  感受虚空十方传来的压力,嚣魏牟体表自生玄光,当先一步,拱手一礼,面有不悦,更多的则是凝重,似乎……对方的目标并不是自己与龙阳君。
  
  “哦,你的修为竟然恢复了,嗯,有阴阳家在,倒也不是不可能。”
  
  “既称我为玄清子,何以为道武真君?楚南公,数年来,你我之间,因果不断加持,所以,今日我想彻底了结因果,你觉如何?”
  
  刚才大梁城外,灵觉笼罩蔓延,天眼之下,楚南公的气息无比明显,乘风而行,直接锁定对方所在,厅堂之内,相对而峙,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真身。
  
  眼角的余光撇着厅堂内的另外两人,倒也都是熟人,被自己重创的嚣魏牟如今不仅修为恢复,实力也比三年前强横不少。
  
  龙阳君到还是那般,实力未有太大变化,一侧静立,默然不语。周清无视嚣魏牟与龙阳君的存在,脚下再次紫光闪烁,行至楚南公身前丈许开外。
  
  “玄清子,天机大势,本为命数,你多番强行改之,乃是逆天而行!”
  
  脚下阴阳道图沉浮,楚南公收回手中的木杖,体表玄光扩散,鹤发隐约飘动,智慧的双眸看向周清,眉目不变,静然而应。
  
  “何为天机大势?何为命数?”
  
  “只要将所有的变数剿灭,那么,一切就成了定数。而你,便是那个变数之一,也是我将要剿灭的变数,楚南公,你活了这么久,也该阴阳逆转,体验生死之道了。”
  
  周清并未与楚南公废话,迎着楚南公看过来的沉静目光,也许对方有后手,但周清自觉无惧一切后手,纵然东皇太一亲临,今日也要必杀楚南公。
  
  单手徐徐抬起,其上金色光华涌动,单手结成道印,一掌打出,十方时空封镇,瞬间,将楚南公所在的区域凝固,呼吸吞吐,更是一口纯阳之剑从眉心迸出,直入楚南公头顶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