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日吃软饭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少女的另一面
    虽然杨星华刚刚只透露出了三个字,但也足以显现出事实的真相。显然,昨晚的杀人案,的确和他有着密切的关系。
  
      眼见黑双欣抽身离开,步依深深望了这名已经回到吴悠身旁的少女一眼,才重新望向眼前的幸存者,用平静的语气,再次开口道:“因为她怎么了?”
  
      面对步依的问话,杨星华下意识地偏过脑袋,向已经坐在沙发上的双欣望了过去。
  
      此刻,这名高中生偶像已经温顺地倚在了吴悠的怀中,阖上了双眼,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
  
      不过,用力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之后,他最终还是有些颓然地叹了口气,重新将视线转回到面前的步依身上,出声道:“尚妍歌就是我杀的。那个n”
  
      坦白之后,这名幸存者也便不再继续隐瞒下去,直接将昨晚的事情和盘托出。
  
      原来,按照杨星华的说法,那名叫做尚妍歌的女人,曾经是他的女朋友。在末日爆发之前,两人已经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培养出了颇为深厚的感情。
  
      然而,在加入营地之后,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却逐渐破裂开来。尚妍歌放弃了杨星华,转而投入了营地内其他男人的怀抱。
  
      在昨天晚上,杨星华在半夜敲开了尚妍歌的家门,打算做一次最终摊牌。按照他的说法,这原本应该是一次和平分手。
  
      然而,对于这名找上门来的前男友,尚妍歌却用某些恶毒的语言,毫不留情地将对方嘲讽了一番。
  
      热血上头之下,杨星华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上自己的砍刀,便潜回了前女友的房间,捂住对方的嘴巴,将她直接砍死在了床上。
  
      草草叙述了一番自己的经历,又着重渲染了一番对方的挑衅行为之后,杨星华便有些紧张地望向依旧坐在桌子后面的少女,强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对方的宣判。
  
      听完了面前这名幸存者的叙述,步依的脸上却依然一片平静,毫无波动。
  
      她的视线从惶恐的幸存者脸上掠过,又望向了仍然挟持着这名男人的守卫们身上。
  
      此刻,这两名营地守卫,正用着略显尊敬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首领,等待着她的最终判决。
  
      感受着面前两种不同的视线,步依轻轻闭上了自己眼睛。半秒之后,再度睁开双眼之时,少女已经敛去了内心所有的情感,面容间一片漠然。
  
      “既然你选择加入我的营地,那么,就要遵守营地里的法规。”
  
      杨星华的心中原本还存着些侥幸,然而,此刻听到少女不含感情的话语之后,他不由得骤然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
  
      意识到自己将面临的结局之后,这名的幸存者骤然激动了起来,大声辩解道:“步姐!是那个n先骂我的!我只是一时冲动,不是故意杀人!别杀我!要我做什么都行!”
  
      面对这名幸存者的自我辩护,步依微微摇了摇头,出声道:“营地内的法规,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你们所有人,都提过自己的意见,我也按照结果修改了几次法规。杀人者死这一条,可是所有人都赞成通过的,你当时也在其中吧。”
  
      听到从面前少女口中吐出的四个字,杨星华不由得有些脸色煞白。
  
      他微微张了张嘴唇,似乎还想辩解什么,但步依却似乎已经不想继续再和他讨论下去了。
  
      少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面前的办公桌,直接向着杨星华靠了过去。
  
      此刻,房间中颇为寂静,步依的脚步声显得分外明显。
  
      眼见少女逐渐靠近了自己,杨星华似乎也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张开嘴,大声哀求道:“别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营地里现在本来就缺人手,没必要杀了我浪费人力!我”
  
      生死面前,这名幸存者的思维倒是敏捷了起来。他几乎没怎么思考,便用极快的语速说出了一大堆话语。
  
      然而,步依并没有理会面前幸存者的哀求。她直接抬起右手,按在了对方的胸前。
  
      “不要!别碰我!”
  
      感受到从自己胸前逐渐蔓延开来的冰寒之意,杨星华不由得下意识地拼命挣扎了起来,似乎打算逃出这个房间。
  
      然而,两名营地守卫正一左一右,站在杨星华的身边。就算这名幸存者再怎么挣扎,也没法挣脱身旁两名守卫的压制。
  
      吴悠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倒是看的分明。步依按上那名幸存者的胸前之后,一层薄冰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体表面,从胸前开始,向着他的身体四肢蔓延了过去。
  
      冰层蔓延的速度并不算慢,但也没有多快。大概过了七秒的时间之后,这名幸存者便彻底没了动静,被半透明的寒冰完全包裹了起来。
  
      看起来,步依对自己能力的控制程度,倒是颇为精细。虽然两名营地守卫始终与杨星华保持着身体接触,但却没有被蔓延的寒冰伤到分毫。
  
      透过半透明的寒冰外壳望去,杨星华依然保持着生前的惊恐样子,给人一种颇为怪异的感觉。
  
      眼见杨星华已经变成了一座凝固的冰雕,两名原本压制着他的营地守卫也便放开了自己的手,望向步依的目光中,又增添了几分敬畏。
  
      做完了刚刚的一切之后,少女此刻看上去颇有些疲惫。她微微蹙起眉头,强打起精神,对着两名守卫点头道“你们干的不错把他带出去,和先前的尸体一起埋了吧。”
  
      听到步依的吩咐,剩下的两名幸存者守卫应了一声,便抬上身旁的冰雕,向门外走了出去。
  
      眼见房门被再度轻轻掩上,步依也不再坐回自己的椅子,而是向着墙角处的吴悠一行人走了过去。
  
      少女随便挑了一张空着的沙发坐了上去,旋即便望向吴悠,有些急切地出声问道:“吴先生,请问我的委托,您已经完成了吗?”
  
      见到步依这副不同于刚才的热切模样,吴悠也不耽误,便直接将自己一行人这四天来的经历大略讲述了一番。
  
      少女听的颇为认真,时不时还会提出几个问题。不过,吴悠讲述的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并没有什么弄虚作假的地方,因此倒也对答如流,没有显出什么纰漏。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