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仙记 > 第106章 云海迷踪

  停顿只是一瞬,黑马弹腿,冲天而起,向着天上王宫驭气高飞。
  “你做什么?”
  鬼马越飞越高。
  “喂,你不想知道吗?我研究过你,我知道你的弱点!”
  “想说就说,我又没拦着。”明心淡淡道:“不想说就好好睡觉,养的白胖一点,省的公主殿下看着心疼。”
  “呵,你费尽心机,得了白马会的魁首又如何?还不是给李家人当狗,你就真的甘心?”
  明心微笑道:“少年,这样想就是你的不对了,出身是不能选的,做人要实际一点,你知道人家多有钱吗?”
  棺材不震了,李强面壁怔忡,看上去是认命了,鬼马落在西王母宫的阶下,明心收起马,背着棺材踏上台阶。
  “我知道一个秘密。”李强突然道,沧哑的声线,与之前截然不同。
  “李弦歌,还有她做梦都想知道的秘密,你想知道吗?”
  那个“她”,说的是他的灵儿师妹吧。
  吃了那么多苦头,总算学会看人了。
  “说说看?”
  “不要唬我,我要与姮娥见一面,只要她无事,我跟你走就是了。”
  明心奇道:“你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是为了和她见一面?”,还真是个情种,抑或是又在想什么办法逃走。
  李强冷笑:“我若说让你放我走,你会答应吗?反正我如今废人一个,在哪里等死也是等,我怕她李弦歌作甚。”
  “想见也可以,你得先拿点诚意出来。”
  沉默了片刻,李强道:“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用我们家乡的说法,叫穿越。”
  世界很多,浮云界也是另外一个世界,在此界混迹那么久,李强也知道这个说法不能让明心提起兴趣。
  “你知道蔬菜教主吗?”李强道。
  “知道,你的偶像。”
  “偶像……”李强苦笑道:“这么说也没错,我和他是从同一个世界来的,不是小世界,而是另外一个大世界,没有这里大,但是很精彩。”
  明心敲了敲手指,突然道:“836合金好用吗?”
  “什么?”李强懵了一下。
  “你的精神力等级是多少?”
  这都是什么?李强彻底懵了,这女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猛然想起来,这些都是话本里的东西,或者说小说,李强突然意识到,明心会对他调查蔬菜教主的事情如此了解,必然也看过他写的那些书,或者通读过蔬菜教主的著作也说不定。
  “那些都是骗人的,我们那儿不是那个样子的。”
  明心眯了眯眼,突然觉得没有必要和这个满嘴谎话的人多费口舌,这联想能力,快要赶得上她了。
  隔着棺材,神识之力撞在李强脑门上,精神和实体的伤害双重作用,重又晕了过去。
  回到西王母宫,问了宫中的女官,才知道凰仙刚刚出去了,女官多嘴,据说是城中又有羽族女子无故失踪,凰仙赶去调查了。
  在一起时,凰仙虽从未与自己说过,明心却知道她一直在自己寻访着羽族女子失踪的事情,这毕竟是羽族的内部事务,凰仙不会向自己求助,因为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义务去管,说出来反两相尴尬,不如不说。
  而明心也没将自己看的太高,羽族人才济济,寻找失踪人口这件事,帮不帮忙也没什么区别。
  想来凰仙此时也没空,明心给凰仙送了一封传讯符,说明去意,为免客套,出了西王母宫才发出,很快便收到凰仙的回信,大约是照顾不周,不能相送云云,随信还送了一根赤红的羽毛,凭着羽毛,可以保证从天羽城到长安自由通行。
  此时明心已经飞马出了天羽城,云海茫茫,天地无限辽阔,策马奔腾在云上,明心不期然想到话本里的天仙们居住的天宫仙界,书中描述,也不过是这番景象了吧?
  浮云界也有草木禽兽,不过都集中在其中的几个绿洲中,剩下广大的区域中,除了羽族,就只有云兽。
  云兽可以说是一种灵族,所谓灵族,就是那些本身没有生命的物体,经过种种原因,诞生出的灵智,比如法宝机缘巧合会生出器灵,僵尸用魔道炼鬼之法修炼久了,会变成旱魃等厉害的鬼物。
  云兽比不上上两种,它们是浮云界的灵云中诞生的,体积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强弱也不定,唯一共同的一点便是灵智很低,只知道不断吞吐灵云,漫无目的地游荡,几乎不会与其它生灵发生冲突。
  云海深不见底,云彩看似相同,实则不同的云有不同的属性,有的硬如金刚,有的软似轻烟,有的热如火,有的冷似冰,行走在其中需要多多注意,不要被陷了进去。
  云兽们就在这云海里面穿梭,一路走来,千奇百怪,让人目不暇接。
  但渐渐地,明心发觉有些不对,在一块坚硬砖云上停下,明心环顾四望,还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一点杂色,“奇怪,按照地图,这里该有一片绿洲才对。”
  “我听武技塔的人说过,浮云界上的绿洲会在云海上飘,会不会飘走了?”兰馨道。
  “这我也知道,不过幼君给的是西天宫画的最新的地图,就算飘走了,也不会飘这么远才是,现在已经看不见了。”
  立在原地,神识向四周全力铺展开去,云海中,云兽悠悠然地游着,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先继续走吧,但愿是我多心。”
  有一句话叫做,事情总会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半个时辰后明心重新在云海中停下,面色沉凝。
  有了戒心,她的神识从刚才起就一直不计消耗的向外放开着,渐渐发现问题,身边的这几只云兽,她分明都见过,云兽形状万变,若是一只还能说巧合,几十上百只都出现重复,这就十分可疑了。
  云兽的行动缓慢,会重新遇到,只有可能是她们在不觉中走了回头路,迷路了。
  仰看骄阳,云海中虽然没有参照,但太阳的方向总不会骗人,以修士的方向感,绝不会走错,除非是这个地方有猫腻。
  一声呻吟,棺材里的李强又醒了,头顶着棺材的外壁,嘶声哼哼着:“恶妇,下手真狠呐!”
  明心淡淡道,“外星人,脑袋真硬啊。”
  “谢谢夸奖。”
  “与君共勉。”
  说着,又一记神识重锤砸上去。
  这一次居然没有立即得手,李强的神识在识海外结成一层避障,侵入不了识海,光靠实体攻击的力量还不足以将他击晕。
  虽然这抵抗也只是徒劳罢了,她只需要再用点力……
  “等等!我说的是真的,我知道怎么去那个世界!”
  “是吗?银河号的口令是什么?”
  “啥?等等!”
  一记重锤,世界又安静了。
  现在,关键这个奇怪的地方。
  向四周都走过了,没有意义,明心还有两个选择,俯仰各打量一眼,做出选择,驾驭着鬼马向上飞。
  与大世界一样,浮云界的天空没有界限,只是飞得越高,灵气就会越稀薄,明心不断地向上飞着,直到下方的云海显出端倪。
  按照常理,视角会随着高度的升高而变远,然而明心发现,无论她怎样升高,所能看到的都是同样大小的一片云海,包括天上的“太阳”。无论她向着哪个方向飞,太阳都会出现在她的前面,所以看起来便是一直迎着太阳走,实际上早被带偏了方向。
  光靠一个障眼法不能做到这样的效果,这云彩中必然还有其它的什么东西在起作用,只是在高空会被削弱,明心沿着直线向边界飞,飞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到达了边界,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层云墙,从云海一直插进头顶看不见的天空里。
  云墙的质地平滑柔韧,摸上去像是只鼓鼓的鹅绒被,能按下去很深,却伸不进去。
  神识搜索进去,被这白云阻碍,范围打了一点折扣,视野的尽头之处依然是茫茫白云。
  “原来还是逃不过。”
  明心挥剑切开云被,剑气创造的切口处,没有羽毛样的云飞出来,依旧是平滑柔韧的表面,这个样子,又有些像肉了。
  持剑不断开道,背后的云分开又自己合上,马蹄越陷越深,明心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在巨鲸的肉里不断爬行的寄生虫。
  神识不断在前方扫视,终于叫明心发现一道电流似的闪光一闪而过,不会错了,那是神识信号。
  有一个智慧藏在这些云里,现在或许正在暗中窥视着她,明心越加小心,注意搜索着其它的神识痕迹。
  又出现了!那种如电流般的神识信号,在云彩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输着,明心神识化剑,不由分说地拦截上去。
  神识信号的范围虽大,声势虽足,但却松散到极点,只是一接触,瞬间就被剑势搅得粉碎,碎片飘散出来被明心捕捉到,循着从碎片中得到的模糊方位,判断出信号的来源方向,向着那边加速前行。
  这次行不出半里,感知中,突然更多的神识信号从远方传来,范围相互交叉在一起,将一大片云彩充电成蔓延的雷云,随着雷云到来,周围的云彩开始剧烈的摇晃鼓动起来。
  刚刚被切开的云层被揉成面团向中间推挤,明心只得不断用剑气赶开拥挤过来的云,消耗变得大了起来。
  渐渐地整个云海都在摇晃,其中遍布包含稀薄的神识之力的“雷云”,明心已不敢确定自己所前进的方向是否是最开始想要的方向,连在云海外面都能被迷惑住,更何况在云海里面。
  跌跌撞撞的向前推进,终于,一根神识触角在前方捕捉到了一抹不一样的绿色,明心眼前一亮,全力一剑,力劈山海,前方的云层豁然洞穿,鬼马箭一般蹿出云海,落到一块土地上。
  土是真正意义上的土,上面长着青草和高低参差的小树丛,一层结界撑在面前,呈一个半圆的罩子,将整片绿洲隔离在这特殊的云海之中。
  结界对明心不算太难,连斩十剑后便破出一个洞来。
  进入绿洲,里面的景象才清晰,远望绿洲的中心,一座苍灰色的石头搭建成的堡垒似的建筑高出树丛立在那里,若是其中有人,自己刚才强行破阵,说不定已经惊动了对方。
  莫名落到这个地方,小心无大错,明心收回鬼马,自己背着棺材,隐藏气息在树木里,悄悄向着石堡潜入过去。
  一进了这样的环境,明心的控植天赋就如鱼得水起来,每一颗草,每一株树,都是她的眼,很快就在树丛中看到两个偷偷向这边靠近的身影,一胖一瘦,两个人类修士。
  “咦?怎么不见了?”胖修士懊恼地道,召唤法器高举过头顶,灵光护在周身,担忧地不停观望四周。
  “你收敛点儿,等会儿没等我们找到他,他先把我们找到了。”瘦子道。
  胖子下意识要收回法器,想想又不妥:“我说,找不到就算了,进了这岛,还能出去不成?你忘了上一次宋二,直接被那个疯婆子给吞了,最后那疯婆子是抓到了,可谁还记得宋二嘞?”
  如此一想,这片小林子里,果然处处都像藏着只吃人的怪物,回想当时的情景,瘦子也发怵了,召唤出护身的法器:“走,我们去卵房躲一阵,有什么厉害的家伙,让老魔头自己应付去。”
  这两人不过淬体修为,连传音都不能,说话清清楚楚被明心听到,确实不够看。只是听他们的意思,此地居然是有来无回的险地?
  她被困在云海中的原因恐怕就在这个绿洲里了。
  “老魔头”,按照这两个人的修为判断,可能是筑基,也不排除是结丹以上,明心分析利弊,决定先跟上这两个人,弄清绿洲里的情况再做决定。
  缓缓跟着两人穿过小半座绿洲,大约三里路多些,一丛灌木旁的空荡土地引起了明心的注意,是阵法隐藏的痕迹。
  胖子脚板扣了扣地面,三短一长一短,地面上的阵法遮掩分开,土地张开一个洞来,一个人头从里面冒出来,“你们两个又来偷懒,不怕老魔头知道吗?。”
  “少废话,要知道了也是你先死,快让开!”
  人头嗫喏着让开,明心盘算着,洞口太小,她背着李强,不好偷偷混进去,强行破阵太凶残,不好。
  “馨儿,交给你了。”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