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的绝命爱人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我不敢,”
  
      李秘书也坐了下来,一脸委屈的样子。
  
      他确实不敢。
  
      程总,莫副总,包括程绾绾,都是他惹不起的主,还都是阴晴不定的主,他能怎么办呢,还偏偏尴尬的时候都有他,要不是这份工作工资可人,他才不乐意呢!
  
      而且他也怕自己前脚从风成辞职,后脚就消失在秘书界了,那不是得不偿失。
  
      至少身为程总的贴身秘书,福利还是相当多的。
  
      “你有什么不敢的,李秘书可是程总身边的贴身秘书,贴心人,”
  
      程绾绾斜眼看着李秘书,接过了小秘书送来的茶水,喝了一口,
  
      “怕是平日里,偷偷和程总谋算着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
  
      那语气对着李秘书,就像是,古时候,皇帝身边的太监,后妃都是要好好巴结的。
  
      “瞧程小姐这话说的,我真的不敢,”
  
      李秘书一下子就怂了。
  
      他算是明白了,不管是程总,莫副总,还是程绾绾,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笑得都十分的阴险。
  
      “”
  
      “莫副总在里面,我是真的不敢进去,”
  
      李秘书攥着沙发一角,一脸无奈。
  
      “莫毅琛?”
  
      程绾绾挑眉,捏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然后放到了桌子上。
  
      “恩恩。”
  
      李秘书拼命地点点头。
  
      要不是莫副总来了,程总早去发布会了,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多事,在这里和程绾绾周旋了。
  
      “他怎么来了?”
  
      程绾绾漫不经心的问道,但眼神却是出卖了她的。
  
      “不知道,肯定是有事呗,不然也不会来找程总,反正每次他一来找程总,准没好事,刚才在里面差点”
  
      李秘书随口说着,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连忙收了口,
  
      “也没什么,莫总的个性,程小姐应该比我清楚,”
  
      上司的闲话,可是不能随便议论的,还好,对方是程绾绾,程小姐从不屑于背后戳人脊梁骨。
  
      “莫毅琛,我可不清楚,谁知道他身体里都装着些什么肮脏龌龊没良心的东西,”
  
      程绾绾抬手重新拿起来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又喝了一口。
  
      是的,莫毅琛这个人,城府太深,又藏得太多,还心狠绝情,程绾绾不清楚,也不想去清楚。
  
      如果他不是程南的好友,容颜喜欢的人,程绾绾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和这样的人有哪怕一丁点的交集。
  
      简直就是人格问题么。
  
      “哦哦,程总也不是故意不去发布会的,你看,确实是有要紧事,程小姐喝茶,喝茶,应该很快就谈完了,”
  
      李秘书知道程绾绾已经不生气了,就开始和她唠起了嗑来,语气也放松了一点,毕竟程小姐也不是惯会无理取闹的人。
  
      只是另一边的办公室,气氛可没有丝毫的缓和与融洽。
  
      莫毅琛走到垂着头坐在沙发上的程南身边,一只手搭在程南的肩上,情绪稍缓的说道,
  
      “程南,我知道,两年的时间,有点久,毕竟是两年的陪伴,朝夕相处,会产生感情,是正常的,你不舍得,不忍心,不适应,也是能理解的,”
  
      那只手也不自觉的用了用力,莫毅琛变了脸色,变了语气,依然是刚才那个充满戾气的莫毅琛。
  
      “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整整十五年,十五年的恨,十五年的噩梦,是时候了结了。”
  
      是的,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彻彻底底的了断。
  
      莫毅琛看着这个男人,既心疼又生气,然后望向了窗外,很快就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了,马上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而你我的伤痛也终会愈合的。
  
      可究竟怎么样才算是彻底,又有谁知道呢,谁能保证这不是一个噩梦的结束之后可怕的开端。
  
      莫毅琛见程南久久的不开口说话,走了几步,继续说着,
  
      “我知道你会怪我,可如果没有我设计程绾绾出事的丑闻,程树森怎么会想起他还有一个女儿被他逐出了境,怎么会想着用他的私生女,转移视线,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从风口浪尖出救回来呢,”
  
      是的,莫毅琛口中的私生女,就是赵曼。
  
      她是程树森和别的女人的生的孩子,程南的初恋女友,莫毅琛的心上人,后来被程树森的人以留学的名义送出了国,一直呆在美国。
  
      外界流传的版本是,两年前,程绾绾刚刚回国,偶然遇上了程南,并且爱上了他,而作为程南大学时的初恋女友的赵曼,因为没有身份地位,被程大小姐嫉恨,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就把人强行弄出了国。
  
      然而事实是,他们大学的时候确实在一起过,有过一段情,姑且算是美好吧,毕竟初恋都是美好的,可是遇上程绾绾的程南已经是单身,所以程绾绾是正大光明的同他在一起的。
  
      至于赵曼为什么被送出了国,这是程树森的决定,程绾绾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虽然程绾绾也不清楚,为什么爸爸要把赵曼送出国专门找人监视着。
  
      虽然赵曼是程树森的私生女,可程绾绾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是没有特地的仇啊怨啊和不满的,毕竟也不相识,能谈得上多大的感情。对程绾绾而言,赵曼的存在,不过就是程氏多了一个人,就算让她认了祖改了姓,不过也就是程家多了一个小姐,对她的生活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事实证明,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她的道理的。
  
      这个赵曼的存在,并没有程绾绾想的那么简单,或者换句话说,赵曼从不是个简单的人,要的也从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她要的是整个程家,整个程家的覆灭。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话再说回来。
  
      程绾绾不知道程南对赵曼的感情有多深多可贵,因为程南几乎从来没有提起过赵曼,就连喝醉酒程绾绾故意试探的时候,也不曾有过,程南不提,程绾绾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可是能够肯定的是,莫毅琛对赵曼,是很深很深的执念,不然也不会明知道赵曼爱得是别人,对方还是自己的兄弟,还一往情深的付出与陪伴。
  
      这也是程绾绾最看不上莫毅琛的一点,爱就要,不爱就放手。
  
      一不敢争取,二不敢放手,看似冷硬傲慢,实则懦弱不堪。
  
      莫毅琛转了转戴在手上的戒指,看着相框上的程绾绾,依然笑得天真,讥诮的笑了一声,
  
      “你看,这就是为人父的天真,明知道根本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可还是愿意去试,他对程绾绾越好,我就越替曼曼不值得!替她觉得委屈!”
  
      莫毅琛只要提起赵曼,就控制不了自己。
  
      很多时候,程绾绾,也只是单纯的以为莫毅琛对赵曼爱到了骨子里,割舍不掉,为她痴狂,做出很多违背原则的事情,后来程绾绾才明白,到底不过是心底一个得不到与曾失去的心底的一份执念,而赵曼只是恰好存在了那个时候,被那个时候疯狂想要一根稻草与情感宣泄和寄托并且转移的莫毅琛遇上了,所以是不是赵曼一点也不重要。
  
      赵曼于他,更多的只是一个名字,一个恰到好处的存在,并不是这个人。
  
      后来的程绾绾知道了所有真相,经历了很多事情,开始可怜起这个男人,无关同情,只是可怜。
  
      “你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这个时候,李秘书扣门进来了。
  
      “程总,莫副总,程小姐已经在外面等你很久了,”
  
      是的,程绾绾已经又等了半个小时了,茶都换了好几杯了。
  
      李秘书的视角只是看见,莫毅琛附在程南的耳朵边,说了些什么,他家程总的抬起头的瞳孔,突然放大了,眼睛中有少有的慌张。
  
      然后莫毅琛整了整西装外套,从办公室门前停留的时候,李秘书和坐在沙发一处的程南,都能清楚的听见他说的话。
  
      “希望你不要让我和曼曼等太久。”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
  
      曼曼,是赵曼,莫毅琛时常提起的一个人。
  
      等太久?难道是?
  
      李秘书看着他家总裁的反应,心里思绪万千,然后识趣的跟着莫毅琛一起出去了。
  
      一方面李秘书想着要给自家程总一个缓冲的单独空间,看这两人的架势,刚才应该是动过手了,另一上面程小姐还在外头呢,莫总一出去,两人一见面,保不齐的争锋相对,彼此讽刺彼此几句。
  
      “曼曼,我答应你,一定会娶你,”
  
      “爸妈,我发誓,一定会让程家所有人都付出该有的代价。”
  
      程南闭上眼的瞬间,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绾绾对着她笑得灿烂的面庞。
  
      绾绾,绾绾,绾绾
  
      慢慢的这个笑容和黑暗一起融合,然后彻底被掩盖。
  
      莫毅琛出去后,独立一人在办公室的程南,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程南掀了他的办公桌,桌上的文件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包括放在他办公桌上那个放着程绾绾照片的相框。
  
      相框掉到地上,玻璃碎了一地,砸在程绾绾甜美的笑容上。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程南一拳砸在墙壁上,整个人无力的滑落在椅子上。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程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到后来,越来越轻,越来越无力,直到他自己也听不见了,再也听不见了。
  
      外面太阳已经西斜,程南的身影逐渐被黑暗笼罩。
  
      莫毅琛一出来,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程绾绾,而程绾绾也一眼就看到了他,不过双方都没有正眼瞧上对方一眼。
  
      莫毅琛径直路过程绾绾身边的时候,果不其然,按着程绾绾的个性,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他人,讽刺莫毅琛几句的,而这个他人,后面会提到,就是容颜,荣家小姐,程绾绾的好朋友。
  
      “原来是莫少在里面啊,好久不见,最近过的好吗?”
  
      程绾绾阳奉阴违的开口说道,依然一眼都没有撇莫毅琛一眼,只是顾着自己喝着茶,嘴里一口一个莫少,却好像是极大的讽刺。
  
      “莫少什么时候回来的,行程这么保密?连我都不知道,”
  
      “怎么?想背地里干些坏事情怕人知道?”
  
      旁边的小秘书,看着程绾绾的一举手一投足,明明就是一个二十才出头还没毕业的女大学生,却总是给人一种老练高贵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与生俱来,而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忘了提,这个小秘书,就是刚才拦着程绾绾的那个小白兔,姓白,白初一。
  
      说起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渊源,只是她恰好生在了大年初一,然后她爸妈图省事就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程小姐多虑了,毅琛不过公司区区一个小副总,担不起程小姐一句称呼。”
  
      莫毅琛停住了脚步,谦逊有礼,十分的温和,却与他此时周身的气质是不相符的。
  
      “你也说了,称呼而已,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程绾绾抬起了头,正眼看了眼莫毅琛,这个人,西装革履,笔挺的站在他面前,倒是人模人样。
  
      比谁都谦虚有礼,却比谁都阴暗。
  
      “程小姐开心就好,”
  
      莫毅琛对着程绾绾那副容颜,展颜一笑,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程总和程小姐了。”
  
      打算离开,不想同他多做逗留。
  
      不知道为何,在外人看来,莫毅琛每每见到程绾绾的时候,都有种敌意,很深很重。
  
      “呵!阴阳怪气!”程绾绾把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拍,谁洒了一点出来。
  
      白初一立刻上前擦拭整理,却被程绾绾一把推开至了一旁。
  
      “真不知道颜颜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程绾绾这般说道,盯着莫毅琛的后背,有很多时候,程绾绾都想冲上去抓着莫毅琛的领子,撕开他的伪装,问问他,究竟有没有心,要是有,怎么会这么狠心。
  
      莫毅琛的脚步一愣,程绾绾这句话说得很轻,很轻蔑,若是以往,莫毅琛听见了,肯定是当做没听见一般,一笑而过,不会去搭理。
  
      程绾绾口中的颜颜,就是容颜。
  
      容家的和程家是世交,容家的大小姐容颜,人如其名,长得十分美好,是真的担得起美好两个人,完完全全的初恋脸,符合所有少男心中的想象,是和程绾绾的美完全不同的。总裁的绝命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