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凰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你会选择谁
    这话明着是在斥责玖华樱,实际上针对的自然是雪儿和颜如魅。
  
      雪儿心中苦涩,不过想到对方的身份,还是准备行礼,只是也就刚转过身来,颜如魅已经两步走到轩辕德面前:“你以为老娘愿意来,若是不影离苦苦哀求,老娘才懒得进这种地方,没得脏了自己的鞋!”
  
      影离,杨进,包括满脸泪痕斑驳的玖华樱,都被颜如魅这一番惊人之语惊讶地变了脸色,轩辕德气的胡子几乎都要翘起来:“你说什么?无礼!影离,杨进,将这个无知妇人给朕拿下——”
  
      不等轩辕德说完,颜如魅已经挑眉打断对方,同时一拉雪儿:“我们走,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才好!”
  
      她张狂一笑,却是朝着影离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老娘手里有后悔药,你要不要?”
  
      说完这句,也不等雪儿开口,直接扯得雪儿一个踉跄,两个人直接从轩辕德的身边经过,其间杨进还想要动手阻拦,被颜如魅一伸手,在手背上挠出了五个血道子。
  
      他下意识地缩手的时候,颜如魅已经带着雪儿冲出了房间。
  
      经过轩辕德身边的时候,雪儿本能地想要停下脚步,毕竟对方马上就要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她忍不住想要出言安慰。
  
      却不料颜如魅根本不撒手,沉声道:“难道真要等人家通知大队人马前来围捕就好?”
  
      雪儿一愣,然而实在不想就此离去,毕竟轩辕昰还在那里。
  
      她已经不辞而别了一次,又怎么能再次丢下他孤零零的一个?
  
      颜如魅扯了雪儿两次,见雪儿不动,只得停下脚步,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觉得,轩辕昰是那么容易死的一个人么?”
  
      雪儿一愣:“什么意思?”
  
      颜如魅再次一扯雪儿衣袖:“离开这里我就告诉你。”
  
      雪儿总觉得,颜如魅话中有话,突然就又想到,方才她对影离说的那句“有后悔药”的话来。如果说现在的影离有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必然是关于轩辕昰的,可是轩辕昰都已经……
  
      只是一瞬间,雪儿心中就转过无数念头,心中有什么念头冒出来,却又一闪而逝,抓之不住。
  
      雪儿正要细想,颜如魅却已经扯着她的手腕,直接将她带着冲了出去,三下两下将门外那十来个看守单钰的官兵撞开,直接纵身飞掠到对面高高的屋脊上。
  
      无数的人从那月洞门冲了进来,杨进一指雪儿和颜如魅离去的方向,喝道:“将那两个女人拿下,生死勿论!”
  
      却不料立刻被影离打断:“留活口,否则你们等着以命相抵!”
  
      于是当着皇帝轩辕德,和无数官兵的面,杨进和影离,这前后两任总管,终于爆发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冲突。
  
      结果就是,这两个人一言不合,最终动起手来,无数的官兵大眼瞪小眼,等着最终的命令下达,反而让颜如魅和雪儿几个纵跃,离开了这座新建的府邸。
  
      至于后来之情如何解决,轩辕德又是如何面对轩辕昰的骤然身亡,如何处置想要偷梁换柱的单钰,雪儿就不得而知了。
  
      影离带着雪儿和颜如魅进去的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又是匆匆而过,如今那些守卫的官兵,只见两个女子从里面冲出来,而里面的人却迟迟没有任何命令下达,一时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该拦,还是该追。
  
      颜如魅带着她,完全不顾城中搜查巡逻的官兵,一路上飞檐走壁,纵横跳跃,外加在街巷中横冲直撞,朝着城门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想必轩辕德在得知轩辕昰死亡的消息之后,也就顾不得雪儿和颜如魅这两个他看不顺眼的女子,直接晕过去都不一定,毕竟之前他也中了微量的“无息”的毒,身体虚弱,若非实在惦记轩辕昰,也不会强撑着身体跑到太子府去。
  
      至于影离和杨进,从一开始就不合,若是没有了轩辕德从中调停,怕更是水火不容,所以也就迟迟无法给下面的人下达命令,反而让雪儿和颜如魅钻了空子。
  
      雪儿觉得,自己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中马不停蹄地跑到京城去,就为了见证轩辕昰的身亡,然后现在的梦醒了过来。
  
      只是梦醒后的人,总是会难免觉得心中空虚,就如此刻的雪儿。
  
      哪怕是亲眼所见,她也依旧不愿相信轩辕昰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更愿意一厢情愿地认为,轩辕昰大婚过后,不愿让玖华樱那样一个皎洁美好的女子失落,故意与他断了联系。
  
      只有空旷的颈子,失去的魔妃之泪偶尔会提醒她,她的眼泪,已经随着轩辕昰的不在,而不在了。
  
      然后她又会忍不住想,现在的影离和轩辕德,可以说对自己深恶痛绝,会眼看着自己的东西一直陪着轩辕昰吗?还有玖华樱,毕竟是轩辕昰明媒正娶的妻子,会允许自己的夫君,带着另一个女子贴身的信物,离开这个尘世么?
  
      不过也不对,那颗魔妃之泪本来就是轩辕昰的东西,他生而带来,如今不过再带走罢了。
  
      想得越多,心中就越发黯然,人也更加沉默。
  
      官兵忙着守卫京城,严格盘查每一个进出京城的行人,不论贩夫走卒还是王公大臣,所以在分出一部分人,追了一段没有追上二人之后,也就作罢。
  
      两个人发现并无追兵,这才得以喘息,脚步才放缓了下来,雪儿更是直接挣脱颜如魅的手:“我自己能走。”
  
      颜如魅轻笑:“我怕你再返回去给轩辕昰陪葬。”
  
      雪儿被她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过随即就再次变得黯然起来:轩辕昰毕竟是一国的太子,就算是陪葬,她也没有那个资格。
  
      只是,因为太子轩辕昰的突然薨逝,接下来的后事,再加上新的继承人的问题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接下来的京城,必然免不了一番纷乱,甚至很有可能动摇到东灵的根基,雪儿想要找单正一家的事情,恐怕也不得不往后放又放了。
  
      想到这里,雪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一直以为进京的是单正一家四口,可是当时影离说的,却好像是单正夫妇,并不包括单天鹰和单钰这一对兄妹。而她也在太子府见到了疑心鸠占鹊巢的单钰,自然也就愈发肯定,当时暗血卫多带走的,只有单正和林若婵夫妇。
  
      只是单钰处心积虑地忙着嫁给轩辕昰,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单天鹰,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筹谋着营救单正夫妇的事。
  
      好在,颜如魅也没有催促雪儿的意思,更没有再说让她随便找个地方将沈傲夫妇的骨灰埋葬的话,只是一直默默地思索着什么。
  
      只是,因为单正夫妇仍旧在京城的缘故,二人也不敢离京城太远,因此便一路向西,准备寻个离京城比较近的地方落脚。
  
      颜如魅不再开口,雪儿的心思却逐渐开始活跃,不管怎么说,轩辕昰的体内,还有夜流觞的残魂存在,如今轩辕昰身亡,那么夜流觞的真魂是否也会一并受到牵连?
  
      这样的情况下,颜如魅怎么还能表现得如此若无其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就一点也不担心夜流觞的残魂么?
  
      然而,雪儿终究不是一个会朝他人伤口撒盐的人,所以这个问题,自觉问得十分婉转而隐晦。却不料颜如魅听到她的问题之后,竟然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来,含笑不语!
  
      雪儿被她笑得心虚,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颜如魅轻轻摇头”:“当然没有,我只是……”
  
      她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只是替宗主赶到欣慰,原来你还不是完全忘了他,在轩辕昰出事以后,还知道关心他的下落!”
  
      然而这话听在雪儿耳中,却不乏嘲讽意味,逼近从昨夜到现在,都已经过了足足六七个时辰。
  
      雪儿的神色再次变得黯然起来,让颜如魅顿觉无趣,她无奈地撇了撇嘴:“你能不能拿出些天魔妃应该有的气势来,不要一直这样,总觉得亏欠这个,亏欠那个的?我告诉你,你除了我家宗主,谁都不欠!”
  
      这话让雪儿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又是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对方的话。
  
      好在颜如魅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逼问她的意思,反而话题一转:“天魔妃,问你一个问题,可否如实回答我?”
  
      雪儿一愣,随即本能地要点头,可随即又想到,颜如魅如此郑重问出来的问题,必然不会简单,甚至还会让自己左右为难,因此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才道:“什么问题?”
  
      颜如魅停下脚步,盯着她的眼睛:“你不敢保证一定如实回答么?”
  
      “我……”雪儿在她咄咄逼人的目光逼视之下,竟然有些心虚起来,眼看着颜如魅的目光变得失望不屑,她想了想才郑重回答道:“若是我知道真实答案,一定如实回答你,可以了吗?”
  
      颜如魅又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这世间,或者说整个六界,也不会找出后悔药这种东西来的,你明白么?”
  
      雪儿一怔,本能地想要点头承认,却突然想到颜如魅在离开轩辕昰的轩辕昰新建的那做府邸时,最后对影离说的那句“老娘手里有后悔药,你要不要?”的话来,突然之间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心中一动,如同海风掠过大海,瞬间掀起滔天巨浪,在心中翻腾不休,瞪大了眼睛看着颜如魅,话不成句:“你……轩辕昰……夜流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