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修玄带条狗 > 第四百章 朝廷
    满朝文武大臣可都不是傻子啊,陈治愈急了吗?他一点儿都没急,老老实实站那听着,是王上主动问起来,陈治愈才发话的,而且陈治愈的表态也很单纯,要战便战,很符合作为一名年轻人、一名官场新人的身份和思维。
      真正显得着急的人是肖申克,而且肖申克的目的似乎过于明显了,就是要让陈治愈去当什么使臣。
      那就有蹊跷了,想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战争问题的这个主意是你出的,人选也是你提议的,你啥意思?这不明摆着就是针对陈治愈,甚至要把陈治愈往火坑里推么?
      这要是真出去当了使臣,谁能保证陈治愈活着回来?
      肖申克啊,关心则乱,他这两天心里烦得要死,满脑子都是怎么能救下自己的女儿,怎么能在陈治愈斩杀肖雅之前弄死陈治愈,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别以为肖申克身为王室血脉,他的政治智慧就很高超,其实完全不是,肖申克也没在都城的官场里面待过,他有时候脑子是真的会短路的。
      “陈大人此言差矣,本官只是就事论事,哪里就急了?正如陈大人所言,带兵打仗是王上和大将军要操心的事,本官急什么。”肖申克后背全部汗湿了,他才知道与陈治愈过招是这么的凶险,杀机暗藏。
      “肖大人,面对这突然爆发的战事,从王上到满朝文武,甚至到黎民百姓,没有不急的啊,只不过大家急在心里,而不是急在嘴上,更不是急着把谁给拉出来当炮灰啊。”陈治愈说道。
      “嗤,暗中操盘,作壁上观的人,自然不会心急。”司马鸿儒补刀。
      这一下,指向性就尤为明显了,你肖申克暗通帝国啊。
      “司马鸿儒!你休要血口喷人!本官乃王室血脉,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怎么会暗通帝国!要我说,你司马氏才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玛雅王朝迟早毁在尔等手里!”肖申克怒声说道。
      这一句出来,整个大殿都安静了。
      包括肖元在内,众人都用诡异的眼光看着肖申克,这是一个身居参政史高位的人应该说的话么?这是一个参政史应该具有的智商和头脑么?
      你是王室血脉、皇亲国戚的事,用得着你在朝廷上大肆宣扬?司马氏就算心怀不轨,现在也还没有表现出来,你这么指责人家,不是诬陷么?到底谁才是血口喷人呢?
      如果你真是王室血脉、皇亲国戚,今天你凭什么站在这里?别忘了,就连肖战侯爷都是被到到地方上做官了,这可是祖上留下来的规矩。
      你肖申克能入都城,本就是王上特许,丞相特荐,大家心照不宣而已,现在你自己跳出来嚷嚷,这事儿可就不好说了啊。
      “肖大人,就事论事的话,你怎么就拿皇亲国戚来压人了呢?本相原本是觉得肖大人在北州郡多年,也算治理有功,而且肖大人此前就很热衷于想要进都城来做官,还专门为此向王上谋划了咱们玛雅王朝作为立国之本的政治口号,所以本相才考虑给肖大人一个机会。
      可现在看来,肖大人不仅不适合在都城做官,更是有别有用心之嫌啊,是不是觉得自己身为皇亲国戚,王室血脉,一直被封在地方上,有点屈才了?有点受到不公平待遇了?”司马布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完了。
      肖申克因为自己是皇亲国戚,但一直郁郁不得志,心中愤愤难平,所以暗通帝国,引起战事,以前在北州郡的时候,还没有机会操作,这才刚刚入都城没多久,就迫不及待的付诸实施,这才导致一向还算安稳的阿兹特克王朝突然发难。
      种种迹象都是证明,肖申克嫌疑最大。
      肖申克一脸懵逼,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最初的出发点不过是想找个机会,看能不能把陈治愈外派出去,最好路上派人把他杀掉,或者等陈治愈到了阿兹特克王朝的时候,再想办法除掉他,可现在怎么就成了他暗通敌国了呢?还说的言之凿凿的。
      现在的肖申克只想说一句: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啊。
      “王上,其实大战当前,微臣愿为王上分忧,王上觉得靠外交手段可以解决问题,那微臣就当这个使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如果王上觉得还是要靠战争的手段来解决问题,那就由大将军举荐几个合适的将领人选出来。
      阿兹特克王朝派了二十万人,无外乎就是两个军团嘛,咱们也派两个军团前去支援,由一到两名将军率领,这仗完全有的打。
      要实在不行的话,微臣也是神玄双修,五品神王,六品玄尊,这实力虽然不够看,但是去前线当个炮灰还是可以的,即便是为国捐躯,微臣也毫无怨言。”陈治愈慷慨激昂的说道。
      哗!
      满朝文武都用敬佩的眼神看着陈治愈。
      这话说的是真敞亮啊,这才是身为臣子所能为君主、为百姓、为江山社稷所能做的一切,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就连王座之上的肖元都是颇为动容,和陈治愈的大仁大义相比,肖申克的表现就太令他失望了。
      “陈爱卿此言令本王心中甚是温暖,只要有陈爱卿这等肱股之臣在,本王何惧一战啊!打!打!打!”肖元心怀激荡,连着高喊三个打字,态度已经是十分明确。
      “打!打!打!”满朝文武也跟着群情激奋。
      “大将军,推荐人选吧,就按陈爱卿说的,推荐两名将军,率领两个军团前去支援。”肖元说道。
      “末将认为前将军彭憨和右将军司马狂夫可担当此任,至于军团,就让彭勇麾下的第七军团和肖伦麾下的第十二军团去吧。
      前将军彭憨和第七军团长彭勇乃是军中老将了,右将军司马狂夫和第十二军团长肖伦都是军中新人,以老带新,新老结合,末将以为合适。
      而且南州郡起了战事,肖伦军团长本就是肖战侯爷的亲孙子,想必心里也是万分的着急,恨不得能肋生双翼,飞回去助肖战侯爷一臂之力,肖伦军团战虽然年轻,却也有天然的优势,占尽了地利人和,可以发挥奇效。”彭无敌说道。
      他举荐了四个人,彭家的占两个,也算是尽了力,司马家和肖家各占一个,算是平衡,看来这半天已经是考虑的很成熟了。
      “让后将军彭战神也去吧,后将军是武状元,国之重器,就趁着这次战事历练历练,三位将军率领两个军团,可保万无一失,至于朝中国内,只要有大将军坐镇,一切安宁。”谭千尺说道。
      “太师有所不知啊,犬子已经订了婚,五日之后就要举行大婚,原本准备今日散了朝后就要给各位大人发请柬的。
      犬子身为后将军,又是武状元,带兵打仗乃是分内之事,本无可推辞,但这年轻人大喜的日子,就派他去上战场,好像也说不过去吧?”彭无敌问道。
      “呵呵,原来如此,那倒是老夫考虑不周了,大婚之日在即,应该在家陪陪新夫人,确实不宜上战场,抱歉。”谭千尺也是拱手说道。
      彭家能出一老一少,也是不错了,谭千尺此举本就是故意坑上一把,坑不成也无所谓的事。
      “丞相大人以为大将军的提议如何?”肖元问道。
      “回王上,下官以为可行,大将军的提议合理。”司马布点了点头,司马狂夫是他的侄子,司马鸿儒的堂弟,此人是个修炼狂人,生性好战,出去历练历练也行。
      “陈爱卿,你以为如何?”肖元又问。
      “回王上,下官以为可行,一切全在王上定夺。”陈治愈说道。
      “那就依大将军所言,今日就发令,准备粮草辎重,明日一早发兵,驰援南州郡,本王亲自到南门为将士们壮行!此战乃百年来我朝第一次大规模发兵,战必胜,攻必克,一定要打出我朝的威风来!”肖元震声说道。
      “末将领命,即刻安排!”彭无敌说道。
      “大将军多操心,后将军彭战神的婚事报上来,本王亲自赐婚,所需用度也由王室承担吧。”肖元说道。
      “末将叩谢王恩!”彭无敌激动的身子都在抖,颤声说道。
      “另外,本王想对几个官职略作微调,卸去肖申克参政史一职,由陈治愈陈爱卿接任,知政史汪半壁接任议政使,礼部尚书谭汝伦升知政史,肖申克肖大人就现在礼部尚书的位子上锻炼一段时间吧。”眼看就要退朝了,肖元突然说道。
      这一下,直接把肖申克说的身子一软,跌倒在地。
      他原本是幻想着来到都城以后,要尽力辅佐肖元,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结果啥都没干,就先被贬官了,只能证明王上也并不信任他啊。
      可肖申克在这个时候瘫倒在地,看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就连肖元,在看到肖申克的反应之后,都恨不得跑下去狠狠踹他一脚,能活着算命大,踹死了也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