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反击开始
    离别来得很突然,白鸟尚未做好准备,就这样来临了。他很吃惊,但并不意外,在今早,他发觉鬼哭找到南宫之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是没想到,鬼哭会这样的急。
  
      他帮了鬼哭最后一个忙,为鬼哭找到了一艘破浪舟。在僻静的悬崖处,双方道别。
  
      破浪舟经过改装,加上了一个遮风避雨的篷子,里面还留了一些柴火,安装了一个炉子。这样无疑会让破浪舟慢上许多,但同时,也让破浪舟不那么依靠别的大船,说白了,就是一艘改装成渔船的破浪舟。这样的改装,不常见,因为破浪舟还是比较贵的,也只有富裕的渔民才会用它,用它来猎杀那些个头比较大的海兽。
  
      海浪冲刷着铁色的石崖,不远处,破浪舟拴在一块突出海面的礁石上,在海面起伏。
  
      双方拱手道了一声“再见”,鬼哭与南宫跳上了马背,大黑马一跃而起,跳下了石崖,踏着海面奔向了那艘破浪舟。
  
      上了船,解开了绳子,扬起了帆。
  
      在海上这么久,鬼哭还是学会了如何去开破浪舟,这是一个很有用的技能,关键时刻,是可以用来保命的。
  
      破浪舟在大海上就像是一片浮叶,在山丘般的海浪中起起伏伏,悠然远去。
  
      直到再也见不到破浪舟的踪影,白鸟叹息一声,怅然若失:“一路走好。”
  
      傍晚时,码头处,一艘宝船靠岸。
  
      跳下船的,是一群凶悍的海军。那飘扬的旗帜证明了这艘船的身份,这艘船是一位船主的座驾。
  
      一个肉山一般的女人,踩得跳板吱呀作响,看起来随时有可能折断。
  
      别的人心惊胆战,而那个女人却悠闲的跟散步似的,踏过了跳板,到了岸上。
  
      一个英俊的小白脸到了高大仿佛肉山的女人身边,如果鬼哭见到,一定能认得出来这个给他印象深刻的家伙。
  
      他是童老板,从破产到绝境,然后又到如今,意气风发。
  
      他,童老板,又一次站起来了。虽然这一次,靠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叫严娇娇的女人,就是身边这位。
  
      但,他可不是什么小白脸。
  
      在他的(阴谋诡计)谋划下,严娇娇终于杀掉了自己的兄弟,废掉并且囚禁了自己的父亲,坐上了岛主之位。
  
      “海王城,每一次见到,都是如此震撼。”童老板看着码头尽头那高大的城墙,忍不住感叹。
  
      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童老板自然的靠了过去,抬起头来,看着那满是赘肉的下巴,妩媚一笑。
  
      看着小鸟依人的童老板,严娇娇豪迈万丈:“日后,这会是我们的。”
  
      童老板轻笑一声:“我信你。”
  
      也不知道这些时日,究竟发生了什么,童老板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
  
      不仅涂上了胭脂水粉,还穿上了修身的衣物。一袭大红,格外妖艳。
  
      如果让童勇看到,恐怕会因为自己竟然为这样的人去死而吐血三升,死不瞑目吧!
  
      忽然,一张画被风吹起,严娇娇伸手抓住,眼睛一瞟,随后就被吸引。
  
      肉嘟嘟的嘴唇裂开,露出了血盆大口:“吼吼吼吼……小甜甜,我想你对它很感兴趣。”
  
      严娇娇将这张画递给了童老板,童老板接过画,漫不经心变得凝重。
  
      这与其说是一张画,倒不如说是一张通缉令,只是奇怪一些罢了。看着上面的字,童老板开始变得兴奋,咬牙切齿道:“鬼哭!”
  
      画中之人,正是鬼哭与南宫,他们合衣而卧,那一双狭长的眼睛虽然紧闭,但他如何也忘不了。
  
      此刻城中,已经陷入了癫狂。
  
      无数的人疯狂的找着一个双眼狭长的中原人,尤其是原本在客栈中本来拦住鬼哭的众人,更是后悔不迭。
  
      无论怎么样他们都没想到,原来鬼哭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通缉令上的那个女人。
  
      煮熟的鸭子飞了,让他们心中的怒火占据,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鬼哭,将它撕成粉碎。
  
      而此时得鬼哭,在大海之上。
  
      今夜很冷,但比起前几日,要好上许多。
  
      海风呼啸,海浪有点大,但并不算危险。总体来说,还算平静。
  
      鬼哭和南宫在船舱中,而大黑马站在船首,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吹拂着它的毛发,月光洒落在它的身上,让它看起来,颇有几分神圣。
  
      尽管今天在船上一直都和鬼哭待在一起,但是,它的眼睛从来没看到过鬼哭。一来,是鬼哭刻意的避开,二来,是它刻意的不去看。
  
      大嘴也同样如此,不过它倒不是因为刻意避开的问题,而是一直被鬼哭关在了包裹中。
  
      “准备好了吗?”鬼哭问道。
  
      南宫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鬼哭解开了包裹,大嘴探出了头来,又对外面喊道:“大黑,可以了。”
  
      大黑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鬼哭,心中松了一口气。一直刻意的避开,还真是不习惯。
  
      转过身体,把头探进了船舱,接着,船舱中陷入了诡异而尴尬的气氛。
  
      大黑马一眨不眨的盯着鬼哭与南宫,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南宫觉得有些尴尬,抓住了大嘴,用力的扭动,就像是挤毛巾一样。
  
      大嘴:“……”
  
      由于没有嘴,又不能扭动身体表达意思,大嘴无话可说。
  
      奇异的感觉升腾,鬼哭嘴角微微翘起,他知道,来了。
  
      鬼哭乘船离开的时候,吴青青就心知不妙。她有心阻拦,却因为远在雷云岛,无力阻止。
  
      果然,出了海后,她就失去了鬼哭和南宫的踪迹。
  
      她的画,很神奇,几乎能看到所有她想知道的智慧生命周围一切。
  
      但难免有那么几个特殊的,或者有特殊布置的,她无法看到,所以就需要依靠别的智慧生命的眼睛。
  
      她无法直接看的鬼哭,想要看到南宫却有一定的延迟,因此,也只能通过大嘴和大黑马了。
  
      然而,通过大嘴,她画出了一片黑暗。通过大黑马,只能画出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都没有什么用。
  
      而现在,突然间,她有了感应,连忙画了起来。
  
      此时,船上。鬼哭猛得双目圆睁,抬起头来就看向了大黑马的双眼。
  
      与此同时,雷云岛上房间中,吴青青鬼使神差般的画出了一双眼睛,接着,惨叫声从屋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