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384章 天性人格
    “为什么?”桑拉不可否认,辛多雷的思想和立场很危险,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真的会倒向燃烧军团,但是,穆鲁为什么要将辛多雷从这个命运中拖出来!
  
      “什么为什么?”穆鲁面对桑拉,有些愕然。
  
      “为什么要阻止辛多雷的命运,为什么为让他们成为毁灭世界的刽子手?”桑拉问道。
  
      “难道这件事情本身不是一件好处么?阻止毁灭世界的力量,增加保护世界的力量,让辛多雷从堕落……。”穆鲁十分自然得说出口,但说着说着他就停住了。
  
      让辛多雷从堕落的命运中走出来,这很正常,但为什么辛多雷是堕落的?燃烧军团是堕落的,这可以理解,但是现在辛多雷似乎还没有加入燃烧军团。
  
      穆鲁可以从桑拉的记忆中看到这一点,辛多雷还在挣扎,如果投靠军团的话,他们应该陷入疯狂而非挣扎,辛多雷没有加入燃烧军团,既是没有堕落,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救赎他们?
  
      ‘救赎’本身代表着什么?也既是帮助他人将失去的东西赎取回来,可是辛多雷尚未堕落,既然没有失去,那自己为什么要救赎他们,他们在未来要堕落,而自己现在要阻止他们,这是救赎么?如果不是的话,那自己又在做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升起,穆鲁陷入了当机的状态。
  
      “穆鲁。”桑拉清喝了一声,将穆鲁从当机的状态中拉回。
  
      “想好了没有?”
  
      “想好什么?”穆鲁不懂得如何回答。
  
      “想好救赎的问题没有?”桑拉笑眯眯得问道。
  
      “我想不清楚,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救赎辛多雷,辛多雷又为什么要救赎?他们需不需要救赎?”穆鲁扔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表示自己现在非常的混乱。
  
      “我可以回答你,你要听么?”桑拉看着混乱的穆鲁,不由得笑着开口道。
  
      “要。”穆鲁显得毫不犹豫。
  
      “救赎是错的。”桑拉抛出了放。
  
      “什么?”穆鲁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和不敢相信,救赎是错的?
  
      “救赎是错的,如果真有救赎的话,那么能救赎辛多雷的人只能是他们自己,而不是你。”桑拉为穆鲁解释了根源,能改变辛多雷命运的只有辛多雷自己,因此穆鲁决定迎接命运救赎辛多雷这个说法,本身是不正确的。
  
      “那么,我的做法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对么?”穆鲁忍不住波动起来,他决定迎接的命运竟然是错误的,那他现在所做的事情,所忍受的苦难与折磨,有什么意义?
  
      “不,我说救赎是错误的,但是并没有否决你的想法,你对于辛多雷的仁慈与包容是可敬的,但是源于你不正确的想法,导致你的做法有误,但是,这或许也能救赎辛多雷。”桑拉感受到穆鲁的波动,不由得连忙补救,他可不想让这个家伙黑化。
  
      “为什么?你的话语前后,似乎有着很大矛盾。”穆鲁的话语中有着浓烈的置疑,眼前的这个人推翻了他的想法与做法,否决了他所看到的命运。
  
      “那些矛盾只是在你看来而已,而且你自己也对自己有所怀疑。”桑拉反驳了穆鲁的置疑。
  
      “那你告诉我,我的做法有误,为什么还能进行救赎?既然救赎是错误的,为什么他又存在?”穆鲁提出了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牺牲,你的牺牲,兴许能够改变辛多雷,使他们成功得对自己救赎,我所说的救赎是错误的,那是源于一个角度而已,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不是对立的。”桑拉逐个问题得回复了穆鲁,并且重申了一个道理,有些东西否定他,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个世界不是对立的?”穆鲁听到了桑拉的重申,不由得表示了怀疑,在他的认知里,这个世界就是对立的。
  
      “是的,不是对立的,而且就立场来讲,我们每个人并不是总站在一个阵营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转变,但我认为,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站在中间的。”桑拉给穆鲁描述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世界是五颜六色的。
  
      “有趣的看法,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你说世界无时无刻不在转变,那么军团呢?”穆鲁不同意桑拉的观点,并且举出了军团的例子,军团从成立到现在,就在不停得毁灭世界,他们的目标也是致力于此,难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拯救世界?
  
      “你知道军团的来历么?”桑拉很明白穆鲁以军团举例的心理,因为纳鲁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抵抗燃烧军团而存在的。
  
      “当然,他们是一群混乱邪恶生物的集合体,以毁灭世界为目标而行动。”穆鲁回答得毫不犹豫,这股认知铭刻在他的记忆里,而他,以及其他纳鲁的使命,便是拯救那些被军团毁灭的世界及生灵,即使奉献自己也在所不惜。
  
      “除了这些呢?”桑拉返问道。
  
      “还有什么?”穆鲁有些不明所以。
  
      “你知道燃烧军团的首领么?”桑拉心中充满了玩味,就和穆鲁对他的提出怀疑一样,他也对穆鲁有着怀疑,短短的接触之下,他已经摸到一点纳鲁的特性。
  
      仁慈、博爱,这是纳鲁的天性,也是这个基础盘,纳鲁衍变成一个无私的种族,他们以对抗军团,拯救世界与生命为使命,这一切都好,唯独不好得是,他们把这些东西都刻在了基因里,仿佛天生就是跟军团作对的。
  
      虽然穆鲁禀承了纳鲁的天性,但是作为一个生命,他也有着自己的独特人格,他忠实得履行自己的使命,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内心依旧存在着种种置疑,只是碍于天性,他无法停下自己的做法,自愿被辛多雷抓住,也因此受到了折磨。
  
      “你是指基尔加丹,还是阿克蒙德?”穆鲁略微疑惑。
  
      “不,他们上面的那个。”桑拉否决了穆鲁提出的两只大恶魔,那两个充其量只是副经理,燃烧军团真正的总经理是萨格拉斯,在接触过贝恩霍勒后,了解到一些恶魔的特性后,桑拉不敢再随便说出他的名字。
  
      “黑暗泰坦!”穆鲁并非对军团的慕后一无所知,很清楚军团的最终首脑,并且未用实名进行称呼,而选取代号称呼。
  
      “从他的这个名字上,你能看出什么?”桑拉问道。
  
      “什么?”穆鲁有些不解。
  
      “他曾是一名泰坦,你还不清楚么?”桑拉不由得咧了咧嘴,纳鲁的脑子似乎完全不会拐弯,只会服从天性行事。
  
      “泰坦……”穆鲁陷入了沉思,他有着足够的知识储备,自然知道泰坦是什么,他们是星球的生命,世界的塑造者,创造了无数生命的摇篮,但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因何而堕落?
  
      萨格拉斯为何堕落,而燃烧军团又为何要毁灭世界?这两个问题突破局限的封锁升起,穆鲁感觉自己突然间打开了一道大门,如果找到燃烧军团堕落的原因,是否可以阻止他们的暴行?
  
      “你的思路很特别。”穆鲁回过神来,向着桑拉发出了自己的赞赏。
  
      “还好。”桑拉看着回过神来的穆鲁,不由得偏了偏头,他感觉,这个家伙好像打开一道门,但是却没有走出屋子!
  
      “我们还是来谈一谈辛多雷吧!”穆鲁把话题扯了回来,他本能得回避了刚才要和桑拉谈下去的话,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要面对的事情上,也因为这个本能,他无形中对桑拉产生了一些认同与接受。
  
      “可以。”桑拉没有拒绝穆鲁,纳鲁很神秘,自己谈到这个阶段,获得了穆鲁的一些认同就够了,现在不适宜再往下追究,否则发生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就不太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艾泽拉斯布武》,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