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富二代 > 183、确认!
说着,郑刚从他的包里取出一个件袋。
  
  打开件袋,他从里面掏出一沓材料,以及证件样的东西递了过去。
  
  有鉴定件,还有收藏证明,这足以说明这件藏品的来路,并不是非正规渠道而来。
  
  不过,熊春燕并没有因为这些说辞,和郑刚轻松自信的姿态放松警惕。
  
  毕竟,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是唐寅真迹,最重要的,是不出世的作品!
  
  那珍贵了!
  
  唐寅五十多岁去世,按说几十年的创作期,至少该有数百件作品,但存世量现在也只有一百二十件,并不多,而且连书信都包括在内。
  
  可偏偏唐寅的名气极大,作品的艺术水准也高,在这样的存世量下,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从几十万的书信,到亿的堂不等。
  
  而郑刚带来的这一幅《吴山秋菊图》,以熊春燕的经验和眼光来看,至少在千万级,而且至少三千万打头。
  
  如果这不是唐寅老年时期的作品,再加是立轴这种他画的最多的样式,单凭不出世作品,也得亿。
  
  只不过,老年的唐寅落魄,无论精神还是体力都不佳,画作的水准也打了折扣,会降低它的艺术价值。
  
  当然,唐寅的名头足够珍贵了。
  
  查验了这些证明件后,熊春燕又递给庞源看了一遍。
  
  庞源看过之后,再次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
  
  熊春燕这时想起萧天的话,心里不禁犯了嘀咕。
  
  按说现在都确认无误,但萧天的话,又不断在脑海里萦绕,让她一时间下不了决心。
  
  想了想,熊春燕起身笑道:“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对他们一一欠身后,熊春燕走了出去。
  
  从会客室出来后,熊春燕赶紧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电脑是开着的,她迅速进入联邦物心站,凭着过人的记忆力,输入刚刚看到的证件编号进行查询。
  
  在页缓冲和等待的过程,熊春燕又拨出两个电话。
  
  首先一个,熊春燕是打给她的秘书。
  
  电话里,熊春燕让秘书赶紧对郑刚和郑齐的身份进行核实,并报出了收藏证书面的身份证号。
  
  据郑刚说,那是他们父亲当初去做的鉴定,那身份证号是他们父亲的。
  
  有他们父亲的身份证号,还有郑刚兄弟俩的姓名,以及相关行业,几条线索交叉,查到他们的信息并不难。
  
  而此时,物心站的查询结果也出来了,当时让熊春燕眼前一亮——
  
  跟郑刚描述的一致!
  
  只不过,里面只有作品名称《吴山秋菊图》,和收藏人姓名,除此之外,收藏人信息,以及画卷照片等等,一概显示隐藏。
  
  这一点熊春燕并没有疑问,以前也有类似的事情,都是一些收藏家不希望公开,所以额外交钱。
  
  这跟专利申请一样,有的是公开的,有的是不公开的,只能查到基本信息,而这些,都是额外交钱进行保密的。
  
  只要证明件的内容和信息无误,那没问题。
  
  而另外一个电话,熊春燕是打给庞源老师——杜建惠教授的。
  
  杜建惠教授午完课回家了,这会儿刚睡完午觉起来,按照他以前的习惯,这会儿应该出去遛弯。
  
  但今天午选修课的时候,杜建惠从萧天那里看到了后生可畏,更对萧天的字感到震惊,所以他午睡起来后,径直到书房去练字了。
  
  似乎,萧天的厉害,给了他不少的刺激,让他忽然有了某种动力。
  
  接到熊春燕的电话,杜建惠当时有些愣神:“你说什么?《吴山秋菊图》?”
  
  “是的,杜教授,我跟庞老师都仔细看过,我们的意见是真品,而且刚刚我也在物心的站查过,收藏证明也没有问题。”熊春燕道。
  
  听到这话,杜建惠当时激动起来,笔一丢:“你等着,我现在过去!”
  
  “好的,在我拍卖行,您来了有人带您来。”得到杜建惠的肯定答复,熊春燕也感到高兴。
  
  挂断电话后,熊春燕安排了一个员工到楼下大厅等杜建惠过来。
  
  做完了这些,熊春燕才不动声色的返回会客室。
  
  而这个时间,也只过去了几分钟。
  
  回到会客室后,郑刚兄弟俩显然没有怀疑什么,而是询问熊春燕的意见。
  
  熊春燕这会儿当然不会直接回答,一边谈笑风生的跟他们聊这件作品的相关经历,套他们的话,一边等待秘书的查询结果。
  
  而秘书也没让她等太久,半个小时后,给她发来一条信息:
  
  “确认无误。”
  
  身份没问题,这件藏品的来路也没问题,那只剩一个,作品的真假了。
  
  当然,有这两件事托底,再加她自己和庞源都判断是真的,其实现在熊春燕已经基本确定没有问题了。
  
  不过,在杜建惠没有过来之前,她一再提醒自己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急不躁的聊天,询问他们对这件作品的打算,有没有意向卖给自己等等。
  
  现在大致可以放心,她也不再像之前那么谨慎,开始进行初期的谈判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杜建惠过来了。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庞源立刻站了起来:“老师,您怎么——”
  
  还没说完,庞源意识到,肯定是熊春燕请来的。
  
  如果熊春燕请了他又请别人过来鉴定,庞源肯定觉得心里不舒服,但这是他老师,他也无话可说。
  
  再说了,这是唐寅不出世的作品,谨慎一点也无可厚非。
  
  杜建惠虽然被迎来的庞源握着手,但眼神已经盯到桌那幅画那里了,屋里的众人,完全被他当成了空气。
  
  郑刚兄弟俩有些皱眉,不过听到庞源这样的教授都要叫老师的人,那肯定也是大牛,于是没有吭声,而是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熊春燕。
  
  不过,这一次不等熊春燕介绍,沙志飞也迎了过去:“杜教授,您老怎么也过来了。”
  
  跟杜建惠握手后,他对郑刚兄弟俩笑道:
  
  “呵呵,这位是杜建惠教授,相信我不用多介绍了吧?”
  
  知道杜建惠的名字后,果然不需要沙志飞介绍,郑刚兄弟俩赶紧起身:“你好,杜教授,幸会幸会。”
  
  沙志飞这时候也说道:“杜教授,这两位是郑刚和郑齐,也是唐寅那副《吴山秋菊图》的主人。”
  
  ——————————
  
  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两天有些卡壳,明天还有事耽误,请假一天实在抱歉。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