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里有个兵工厂 > 二八零章 二郎神进城了

      <content>
  
      由于进城的人员不宜过多,赵虎只点了三十人,连猩猩狒狒这两个大块头都被留在城外,协同程队长他们作掩护。
  
      今天守西城的是黄书良,可惜这家伙长得尖头尖脑,原本的名字就被人以黄鼠狼替掉了,别看他长得很象汉奸,其实早就被我军发展成了内线。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就是这个原因,有的人长得是很正经,可干的都不叫人事,比如汪美人,每天把那张脸拿去贴日本人的腚,长得标准又有什么用?想想就叫人恶心!
  
      今天有点风,几个鬼子都躲在城内墙根处晒太阳,只要没有大事,他们是不会出来的,当然,城门处的好处少不了他们那一份。
  
      黄鼠狼老远就看到一队伪军押着几个老头正向城门口走来,不由瞳孔一缩,因为为首的一个他认识,正是发展自己的吴政委,这可是位大神,什么风把他给吹过来了?
  
      再看后面十来个伪军,虽然枪拿得乱七八糟,可眼神象自己一瞅,就觉得浑身冰冷,哎哟歪,这可怎么办?他们哪是押人的,纯粹是过来捣乱的吧?
  
      身边几个伪军上前问道:“排长,这是哪个地方的治安军啊?怎么没见过?”
  
      “哦,大王庄的,上个月才从维持会转过来的,当时是我过去发服装的。”
  
      事已至此,黄鼠狼不得不硬着头皮担下了这件事,其实现在乡下伪军多如牛毛,又没有什么花名册,只要认识的说一声就可以了。
  
      伪军打开路障,黄鼠狼拿驳壳枪口顶了顶大沿帽:“哎,我说吴队副,你们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还能有啥?一帮穷鬼,交不起租子,给押老爷家里来了!”
  
      说完,甩起鞭花,对着前面走得慢的一个老头“啪”的就是一下,鞭稍打得老黑袄顿时炸起一片白花。
  
      几个鬼子调过头看了一眼就兴趣泛泛,其中一个说道:“这帮家伙对自己人还真狠,不过我们喜欢!”
  
      另一个吸了口烟道:“狠有个屁用,这些人抓过来,送壮丁都没人收,也只能做做长工!”
  
      一行人找到一个小巷,进去后翻墙跳入一家后花园,这里早就侦察过,原先的大户人家已人去楼空。
  
      把所有衣服换下,没用的破枪都埋上,身上各藏两把手枪,开始出门侦察。
  
      赵虎抬头看了看,指着一个最高的建筑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吴政委道:“不到大慈阁,何曾到保定?那就是大慈阁,上谷八景之首,不过前几年伤于战火,今年正准备修复。”
  
      赵虎心中暗喜,在修就好,就怕人多,反而不方便行事,于是,他命令大家分头跟随老吴带来的向导在城内侦察,自己和狗子去大慈阁最高处为大家掩护!
  
      左箭道:“头,我们的狙击步枪又没带来,现在大家手里都是手枪,最多也就加强了几杆短管大喷子,你们那两条老式汉阳造能顶用吗?要不还是让我来吧?”
  
      “怎么?不相信我的枪法?别看我这杆枪膛线快没了,但响起来那动静还是挺可怕的,大家只要听到枪声,就立即向预定地点转移,不可恋战!”
  
      “是!”
  
      十多人分为几组,跟着一帮老头就出发,赵虎则带着狗子,仍穿着伪军军服,一步三摇地来到大慈阁。
  
      这里位于城北,占地较广,足足一千五六百平,赵虎让狗子先上到天王殿屋顶,正好可以兼顾两面,要是有鬼子进攻主阁,他也可以从后面发扬火力!
  
      自己则进入阁内,一直爬到顶部,放眼望去,整个古城尽收眼底,三十多米高度,看哪一条街道都清清楚楚。
  
      没有贸然行动,先从杂乱无章的工具中找出一些绳子,不够长度就接起来,然后盘放在脚下,一旦有情况,就可以甩下绳索滑降,这也是狙击手必备的逃生方法之一。
  
      之前就跟狗子说过,赵虎开始在各个楼梯口布置诡雷,这也是怕敌人来得太多时,狗子一个人挡不住。
  
      等所有准备工作做完后,赵虎才坐下吃了几口干粮,喝点水,等休息过后,要进行长久的侦察,不保持体力可不行。
  
      下午两点,风和日丽,赵虎架起大狙,开始扫瞄古城。
  
      他身处五层,下面有四层的楼牌挡着,不怕狗子看到,瞄准镜里,位于自己东南方向的县府,也就是鬼子的宪兵部,估计七百米的样子,再向西,则是离自己六百多米的西城门楼子,三角形最底点,正好可以打击两面。
  
      又调整了一下焦距,发现火车站还在宪兵部东南,离自己足有一千二百多米,暂时不作考虑,当前是先要把宪兵部的日军情报侦察清楚。
  
      县府地处闹市,原本就是热闹所在,可惜现在被鬼子占据后,已经门前冷落,尽管这样,还是有几个小商小贩在那里摆摊。
  
      赵虎地处背面,看不到县府大门的守备情况,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这可是鬼子占据的要地,怎么有这么多年轻人无所事事的摆摊?他们就不怕被鬼子抓了壮丁?
  
      还没等他一一甑别,就看到一幕跌掉自己眼镜的事,从大街西头,跑来一辆黄包车,车上的人油头粉面,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
  
      我勒了个去,王大政委,你不要这么骚包好不好?怕鬼子发现不了你吗?
  
      再看拉车的大汉,不是刺刀又是哪个?这两人在搞什么鬼?独闯敌穴?
  
      正焦急间,却见大老王向自己的方向扭头,还伸出剪刀手露齿一笑!
  
      “我擦,手语不对,你们究竟想干嘛?”
  
      答案很快揭晓,两辆三轮摩托出现在大街上,可能有三辆,自己这边看不到,接着,就是三辆卡车,车上绑着几十个八路军战士,其中还有好几个女战士,不用说,这是我军的宣传队员等。
  
      只见他们浑身血渍斑斑,伤痕累累,但每个人都昂首挺胸,视死如归!
  
      原来是救人,既然你大老王想疯,咱今天就陪你好好玩两把!
  
      两边的小商贩已有人看出了不对,一个个丢下自己的摊子,手伸进怀中,只要黄包车露出一点不对,他们就会立即开枪射击!
  
      谁知刺刀突然一个侧滑,快速奔跑的黄包车就掉了个头,那些小商贩刚把枪掏出,就听“叭叭叭”三声枪响,同时,大老王破锣般的嗓门响彻云宵!
  
      “我是二郎神,二郎神进城了!”</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