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禹皇记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荒祭路上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三天时间眨眼即逝,姒文命数月奔波拼命,趁着三日空暇终于好好休息了一场,将疲惫的精神恢复如初,这种家带来的温馨让他留恋,可是他强迫自己逃离了这种感觉,唯恐会沦落入软弱之中,大荒儿女四海为家,根扎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岂能贪图安逸享乐?
  
  这一日天色未亮,星辰闪烁,正值凌晨时分,部落里面忽然喧闹起来,有一名少年来到姒文命的洞穴前,将其叫醒。
  
  姒文命心中兴奋不已,等待这一天已经许久了,他穿戴整齐,跟随着少年来到族堂跟前,只见姒赫正在此处调集人马,看到姒文命到来,冲着他微微一笑,说道:“文命,荒祭开始了,你和姒魁等人一起出发,跟上队伍!”
  
  姒文命扭头看到姒魁正在不远处等待自己,他骑在一匹巨大的驼兽身上,挥手招呼道:“文命,快来,就等你了!”
  
  姒文命从未见识过荒祭的场面,原本以为就在部落里完成,可如今想想,荒祭这样巨大的盛典寨子里恐怕容纳不下太多的人,于是对着姒赫点了点头,飞奔姒魁而去,两人都是老相识,也不必客气,在姒魁的帮助下,姒文命跳上驼兽背脊,坐在姒魁身后的位置上,开口问道:“要走好远的路?”
  
  这只驼兽身高三丈有余,状若蛮牛,浑身毛发茂密,成暗黑色,除了姒魁之外,还有另外七八个人以木架为托,都骑乘在驼兽身上。
  
  姒魁催动驼兽启程,随口说道:“到也不远,只有三百里路,只是这些孩子脚程慢,恐怕来不及,另外还要拉很多物资过去,所以才赶着趁早出发!你若是困倦,就在驼背上小憩片刻,这家伙行走起来十分平稳!”
  
  姒文命点了点头,可却没有半分困意,他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都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些人各个身材强健,目光如炬,竟然还有一个少女,兴致勃勃的看向自己,他们恐怕就是被选出来参加血祭的三十五个优秀少年了。
  
  姒文命冲着他们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四周,山川如墨,四野俱静,除了数十头驼兽沉重如鼓的脚步声,再也没有其他生息。
  
  好在有星光点缀夜色,也不至于迷茫,何况姒魁轻车熟路,众人沉默前行。
  
  过了不久,星光也渐渐暗淡下来,视野之外,地平线处那一抹天空忽然泛起了橙红色的色彩,沉默中的少年们被那抹奇妙的色彩惊醒,那少女开口说道:“日头就要升起来了!”
  
  姒文命对着那片天空凝神数息,果然,片刻之后,金黄耀眼的太阳爬上山脊,将一片天地照的光明万里,这些少年久居大荒,当然见识过日出景象,可却从没有今天这样辉煌闪耀。
  
  姒文命吞噬了一口日出时候的大日紫气,将其炼入识海,慢慢消化吸收,驼面紫金鱼神念化卵,还不知道会有何种变化,可是姒文命的修炼从来没有停息。
  
  看到姒文命依旧闭着眼,那名少女以为他仍在睡觉,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说道:“嗨,你怎么如此困倦?难道氏族的荒祭也提不起你的精神来?”
  
  姒文命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你这么兴奋,小心到了荒祭的时候却没有了精神,失掉了机缘。”
  
  少女笑道:“怕什么,很多东西都是命里注定,没必要患得患失!”
  
  姒文命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可依旧忍不住说道:“不做好准备,努力争取一番,生命岂不是要黯然失色,你看这辽阔大荒,万物霜天竟自由,如果,都是你这般心态,等着命里注定,恐怕很快就没有我们人族的立足之地了!”
  
  少女撅起嘴巴,对着姒魁说道:“大哥,这小子一点也不好玩,他脑子里难道都是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吗?”
  
  姒魁回头蓦然一笑,“男子汉大丈夫做就要做顶天立地的大英豪,当然不能和你们这些小妞子一样,整日里研究花花草草,我支持文命的说法!对了,这个是我妹妹姒兰。”
  
  姒文命看了看浑身腱子肉的大老黑粗姒魁,再扭头看看花一般娇滴滴的小美女姒兰,忍不住说道:“她是你妹妹?你们一定是异母异父的兄妹吧!”
  
  姒魁奇怪的看了姒文命一眼,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
  
  姒文命笑道:“因为你们两个相貌差距也太大了一些!”
  
  姒魁笑道:“同父异母,你说的异父异母还能是兄妹吗?”
  
  姒文命看着只比自己矮了几分的姒兰,她的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望着自己,连忙将自己心里话吞了回去,哼哼着说道:“不错,老爷子真是老当益壮,你们两个这年纪相差不少吧!”
  
  姒魁仰头想了想,说道:“嗯,相差十五岁,确实不小,本来我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可惜没长起来,只剩下了这一个,还算争气,居然在氏族比武之中入围,文命,以后少不得要你关照她呢!”
  
  姒魁话音未落,姒兰却不乐意了,她撇着嘴吧,挥舞着拳头,说道:“哼,还不见得是谁关照谁!”
  
  看到这小妹子在自己面前撒野,姒文命看了看驼兽身上的几名少年,他们居然视若罔闻,避开了姒文命的眼神,似乎对姒兰的雌威煌煌十分习惯,看来这丫头平时没少欺负人。
  
  姒文命于是笑道:“好吧,以后就靠姒兰姐姐多多关照了!”
  
  听闻这话,姒兰粲然一笑,说道:“好啊!这还差不多!放心吧,以后谁要是欺负你,我就帮你射死他!”
  
  看到姒兰背后背着的弓囊,里面的一张硬弓弓臂足有小臂粗细,姒文命忍不住满头冷汗,没想到这个软妹子还是个暴力女。
  
  姒魁倒是没想到姒文命如此轻易的就服了软,原本还想看这两个人碰撞出火花来呢,却不料这小子如此狡猾。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挥动长鞭驱赶驼兽小跑起来,对着姒文命传音说道:“小狐狸,你就装吧,我就不信你能忍受被女人压迫的滋味!”
  
  姒文命微笑着神念传音道:“反正是你家妹子,你都疏于管教,难道还要我出手帮你教她怎么做个女人嘛?再说,女人暴力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最多就是嫁不出去呗!你们可以到外面抢婚嘛!”
  
  姒魁面色一黑,正襟危坐驱赶起驼兽再也不理姒文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