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有种就来同归于尽啊
    “刚才你们是想杀我是吧?快点快点,出来混的,最重要的就是说到做到,你们说要杀我的,就一定要杀我,来。我不反抗。”沈若凡收刀入鞘,伸长脖子,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笑东阳邪王等人差点没有被沈若凡气出血来,心道小人得志。
  
      血影神君目光阴冷,暗道换个地方,你敢这么说,老子不弄死你?
  
      “出来混的,说话一定要算数,大丈夫言出必践,你们黑道是真的没男人呀。”邪王等人不回话,沈若凡继续疯狂毒舌,刚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气忍得好难受,现在大人来了,可以发泄了,真得痛快。
  
      沈若凡毒舌不停,发泄出了整个正道的怨愤,黑道一群人握紧拳头,脸色涨红,邪王这些城府深的,心里也是一万个想杀人,只是强行忍着没有发作出来。
  
      “此番失礼,晚辈这便带人下山,日后再上藏剑请罪。”邪王低着高昂的头道,黑道一众当下有离开之势。
  
      “等一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们了不起呀。”沈若凡道。
  
      “沈若凡,你够了……”黑道当中一名高手显然是个暴脾气,受不了沈若凡的霸道,忍不住喝道,只是话还没说完,沈若凡一柄飞刀出去,成功送他下地狱。
  
      “刚才有人说话吗?”沈若凡一脸疑惑道。
  
      邪王等人一副吃了苍蝇的恶心表情,却还要忍着气吞着声,不敢发作,咬着牙道:“王爷要如何?”
  
      “哎呦喂,叫王爷啦,真给面子。”沈若凡脸上微微一笑,又迅速冷脸下来,“可惜讨好没用,想拍马屁迟了。”
  
      “原本好好的少林和天泣宫大战,江湖事江湖了,你们当观众就当观众多好,偏偏看戏看的太投入,亲自加入长了这么一场大戏,而且扮演的还是丑角啊。你说你们有什么办法?”沈若凡道。
  
      “王爷要如何,就划下道来吧。今日是我们认栽,可你们全都身中散功散,老庄主固然厉害,我等联手也敌不过他,可若真拼个鱼死网破,也就老庄主能自保无损,其余有无损失,皆靠老天。你们迟迟没有动手,不就是担心这吗?”逍遥侯沉下脸道。
  
      沈若凡眉头微挑,没有否认逍遥侯的话,说是天级无敌,可是面前这些人也都不是大白菜,不算死了的还有受重伤的血影神君,对面有地级实力的,也有六七个,玄级巅峰更多,如果赶狗入穷巷,这些人死命斗起来,老庄主一人一个也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而这段时间,正道这边必然也会受损。
  
      鱼死网破,恰是双方都不想要的。
  
      说到底,还是正道这边的功力全失,太吃亏。
  
      “猴子就是聪明,灵长类呀。”沈若凡拍了拍手掌,“只不过现在是我们占优,你们要随随便便就走了,那多没面子呀。”
  
      “意思意思,他的命吧。”沈若凡手指指向血影神君道。
  
      “小子,你说什么?”血影神君目光阴寒道。
  
      “别瞪了,说的就是你,黑道三巨头现在你最差,舍弃你是最好最明智的选择。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黑道常说的。”沈若凡戏谑道。
  
      “想要本君的命没这么容易,你真敢,便试试同归于尽。”血影神君道。
  
      “同归于尽?这话真的好耳熟啊,好像刚刚虚叶道长他们就说过,可你不也是打过去?就你现在的状态跟谁同归于尽啊?”沈若凡不屑道。
  
      “这就是藏剑的意思?”血影神君扭头看向秋老爷子,最终确定一切的,还是秋老爷子。
  
      “没有他,我这老头子还是轮椅上的废物,今日正邪两道如何,他决定,无论如何,老头子支持他。”秋老爷子不以为意地一笑,走过去一道温和的内力打入秋寒枫体内,助他疗伤。
  
      得到老爷子的首肯,沈若凡顿时心安,指着血影神君道:“死吧,死你一个,包括你女儿,血影门其余,我一个不杀。”
  
      沈若凡话一传开,血影门顿时骚动起来,紧要关头,魔门中人自私自利的本性暴露无遗,爹亲娘亲不如自己命亲,何况是所谓朋友?
  
      黑道中人是不存在朋友的,就算有也绝对不会多。
  
      而血影门更是魔门四派当中最残忍的一派,不仅仅是对外人的残忍,更是对门内弟子的残忍,像昔日庄长海的继承人地位就是把他同门的几个师兄弟杀了得来的。
  
      整个血影门就像是一个蛊盅,只有弱肉强食的残酷,不存在同门之情,以往血影神君够强,所以所有人都对他唯命是从,如今血影神君受伤,人自然也就不听话了。
  
      血影神君脸色阴沉的难看,他知晓自己门人的德性,他虽有心腹,可真说死忠不多。
  
      “为什么非杀我不可?你我之间虽一直有怨有仇,但每次有仇,都非我专门找上你。若论仇恨,你对邪王和逍遥侯的仇恨都比我高,别说是本侯武功差,如果仅是如此,在临天一剑面前,我有没有受伤都是一样的。”血影神君看着沈若凡道。
  
      “要找原因啊,这很多啊,在公,魔门四派,天魔宫个个想称霸江湖,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志同道合的人,明月宫当今江湖唯一的纯女子门派,向心力比一般正派还高,逍遥门独来独往,和你血影门类似,但人家基本都念着香火情,还有逍遥令,唯独你血影门死了你,除了血妖女之外没人会为你报仇,凝聚力最差。更别说,另外三家都有传人,死了掌门影响不大,唯独你,庄长海死了,如果你再死了,我很好奇血影门会不会一蹶不振,从此灭绝。杀你一人,等同绝血影门,断黑道一柱,你说能不杀吗?”沈若凡道。
  
      “好,这一点,我该死,还有你说在公,那在私呢?”血影神君道。
  
      “在私啊,在私,就是你意图偷袭眉儿,打伤怀钰,无论是意图伤我妻子,还是伤我小舅子,你都罪该万死。”沈若凡一字一句道,眼中杀机浓郁。
  
      “好,好个在私,不过这个计划不是本侯一人所为,还有明月宫月姬,本君从不觉得你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本质上你与我一样都是真,私在你看来比公重要,所以你是想杀鸡儆猴,让所有人都知道动你的人非死不可。那只杀本君,有什么用?”血影神君冷笑道。
  
      “哦?”沈若凡眉毛一挑,“看来灵长类的不只是猴子。不过我只是说你非死不可,何时说明月宫的人可以好好的活啊?”
  
      “月姬~”沈若凡目光掠过某人,眼中杀气略缓,“放心,你可以活着,我不杀你,只是这世间死不一定是最残酷的惩罚,明月宫我会慢慢玩的。”
  
      “女帝,你运气也不错,月姬这个主谋我放过,我也暂且饶过你日月帮,暂时不灭你。”沈若凡道。
  
      “你今日放过我,日后我不会放过你。”女帝道。
  
      “小朋友别跟我犟,你要是犟的话,你的日月就提前玩完了。感谢你站好队吧,至于日后……你一步不如我,步步不如我,别日后了。一边呆着去。”沈若凡道。
  
      “多谢王爷啦,不过王爷以后想和我玩,可是不好的,像今日你杀鸡儆猴,不也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弱点吗?这武林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弱点太明显。”月姬笑道。
  
      “你试试,看你配不配和我玩?我为什么会和你玩,原因你懂,只是最好别出手,如果你出手,最好明月宫上下包括你师父当花魁的准备,江南青楼大半我开的。有你们明月宫上下,生意一定好,说不定我富裕就靠这些了呢。”沈若凡道。
  
      月姬眼神微冷,她看得出沈若凡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想把明月宫上下变成妓院,只是脸上笑容依旧:“月姬记得。”
  
      “好,那个人的人情,我代他还了,现在全部给我滚下少室山,还有以后凡是明月宫的人出现在江南,我一定,男的当鸭,女的当倡。”沈若凡面色发冷。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