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里院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黄雀螳螂

  “原来里院管这叫六月啊,真是矫情的名字,真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在干些什么,弄得这么诗情画意,天雷阵多直接明了?”
  “费了多少心思才布了这么一个局,你怎么现在就发动六月!?这样吃不完他们!”
  “六月?你在里院呆久了呆傻了吧,刚给你说了叫天雷阵!”
  “你自己回去慢慢解释吧,既然吃不完他们,我就不能在这里呆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么多的巫魂飞魄散,不也离我们的目标近了一步吗?这后面还有十轮天雷阵,我的业绩只会越来越好,吃不完又如何?”
  “那好,那就祝你武运昌隆吧。”
  “你说,这么一个美好的世界,你们何德何能占据着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呵呵,随便说说。”
  “奉劝你一句,趁里院没发现这个秘密之前,你们赶快拿走你们想要的东西。一旦这个秘密被里院掌握了,我敢保证,你们在十二个小时内就会面临政府和里院十院的疯狂进攻。”
  “真是个没趣的人,羡慕一下又不犯法。再说了,到时也不过是比这个场面大三倍而已。哦,不,3.333333倍。哈哈哈哈。”
  “有空你可以去读读历史,当年的日本也是这么觊觎华夏的。告辞。”
  远处山上,两个人影在树顶望着这一切······
  常玉的声音带着惊恐,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遗人!!
  赵竹仁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这个名字。
  以巫为饵,引诱里院前来,等里院全数进入梁淄市后,利用六月不分敌我的轰炸!
  很简单的计划,很有效,够狠!
  里院想一口气吃掉他们,他们也想一口气吃掉里院!
  “散开,后撤!长刀!”赵竹仁高声呼喊。
  应该说,能指挥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错了。其实对于大规模的作战,哪怕从太医院时代算起,里院的经验也少得可怜。
  一来这种机会并不多,二来历史上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结局就板上钉钉了。
  要不就是人数上怼不过里院,人数上怼得过的质量上又不行。
  而里院自己,在今年短短的一年内,已经发动过三次大规模的围剿了,自认对此颇有心得。那些其余几院来助战的也有不少人是存了学些大规模作战的心思。
  而眼下,要不是赵竹仁这一嗓子,大家还真有点儿慌了神。
  不是没见过六月,而是六月从来没往自己头上砸过啊!
  “金符防御!”王弼司高声叫道。
  王曦听闻,立刻摸出一张金符,赶快激活了起来。
  “师弟不要!”柳瑗的声音自一边传来,王曦还来不及转头,就被横飞过来的柳瑗给撞倒。
  与此同时,一道天雷顺势劈下,径直朝着王曦所激活的金符呼啸而去!
  近距离地感受这天雷之威后,王曦感到有些头脑不清。
  对呀,金属导电,大师兄你不是坑我吗?这金符一激活可是引雷啊!
  咦?谁的声音?这么熟悉?在叫?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一个男子跪坐在他身前五米,右手捂着左肩,面色苍白,嘴中发出非常硬气的呻吟。
  “真······他妈的······痛啊!”
  这是······柳师兄?
  王曦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准备前去帮柳瑗一把,可刚起身,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住了。
  柳瑗右手捂着左肩,可还是止不住那血哗哗地往外冒,而地上,是一条完整的手臂,上面臂章上的亮光已经黯淡下去。
  周柯这时才反应过来,冲了过去,道:“愣着干嘛,拉开他的右手!”
  说完,将柳瑗的左臂捡起,一道冰符将其给封存了起来,然后脱下自己的白大褂给裹住,扔给王曦:“接住,从现在开始,这手就是你的命!”
  王曦接过,同时将柳瑗的右手拉开。周柯先是一道水符,引出大量清水准备冲洗创面,再用土符封住伤口。
  土为异物,可以有效刺激凝血因子,达到快速止血的目的。同时还能起到压迫止血的作用。再加上外面一道冰符,温度降低,血管收缩,进一步减少出血。
  “没事儿!柳师弟!没事儿啊!没事儿啊!忍一下!忍一下啊!小伤小伤!创面很干净,有机会!”周柯怕就怕这断端已被炸得不成样子了。
  “能······能不整齐吗······老······老子······自己斩下来的······”柳瑗忍着巨大的痛苦,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
  王曦内疚极了,他明白了,柳师兄将自己撞到,夺过金符,可那时即使扔掉金符,也躲不过天雷了。柳师兄只能左手扔出金符,右手斩掉自己的左臂,保住自己的性命。尽管这样,断掉的左臂前面半截也是黑糊糊的。
  周柯一记手刀劈在了柳瑗的颈部,柳瑗吭都没吭一声就晕了过去。
  “大师兄!柳师弟重伤了!”周柯焦急地吼道。
  周柯将柳瑗扶起,让王曦把他给背着。
  王弼司转头一看,立刻就发现了柳瑗空荡荡的左肩,道:“他妈的叫你们金符防御,长刀啊!”
  说完,和赵竹仁一起继续在战场上游走,帮助里院众人布置长刀。
  王曦这时才看明白,原来大师兄让自己金符防御不是指的激活金符,而是利用金符包裹手术刀,驭刀出去后再激活,尽快的消耗天雷,同时也吸引住了天雷。
  四处还有惊慌失措的巫在凭着本能和里院众人战斗,拖延着里院防御的脚步。
  放眼望去,王曦已经见到至少二十个身着白袍的人躺在地上,生死未卜。
  赵竹仁的长歌行在天上四处飞窜,至少接下了十道天雷,上面的金符早已消耗殆尽,全靠长歌行本身在硬抗。即使是这等利器,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自古以来来自头顶的天雷就是最难防御,即使是里院自己,也对此束手无策。或许如果有外界的驱动和刺激,可以让里院的研究方向对此有所侧重。但这类似六月的大阵可一直都是里院的独门秘籍,除了他们,没有谁会。
  所以,里院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也有被雷劈的一天。
  而现在这个情况,里院的作战计划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
  斩杀了一群巫,意义何在?
  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谁还好意思提自己杀了多少个巫吗?
  被遗人布了这么大一个口袋,三座分院想都没想就直冲冲地往里钻,后方也没有任何意见。
  甚至在二十分钟前,内网上还是一片欢腾,大呼里院威武!
  赵竹仁看了看这混乱的战局,叹了口气道:“里院听令!脱掉白大褂!灭掉臂章!不要再和巫作战!撤!”
  这是一条近乎耻辱的命令啊!
  可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早已发现,头上的六月大阵所虽然敌我不分,但更多的在照顾着里院这边。
  “里七院!别按原路线返回!走三院的方向!”石建泓的声音也在战场上响起。
  按原路线返回固然熟悉,可现在敌暗我明,那就千万不能分开力量。
  “老赵,老石!这遗人是土豪吗!?”文弋也赶了过来。
  三位院长在战场上碰头了。
  怎么说呢,感觉怪怪的会师。
  “老文!别磨叽了,赶快护着你下面的人走!等老子回去,下盘老子用钱砸死他们!”石建泓有些气急败坏,他里七院的好几个正副主任伤刚刚好些,现在又全部去做顶雷的活儿了。
  尤其是杨允佶,他都几乎快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了,如果在这战场上战死了一个内科副主任,那才叫损失巨大。
  可如果不让这些主任级别的去顶雷,下面的里院医师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王曦背着柳瑗一路小跑,还好这些日子他体格较以前强壮了不少,不然估计最多走五十米就得趴下。
  他看着地上到处随意丢弃的白大褂,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词:丢盔弃甲。
  常玉这时和薛晨一起也赶了过来,她们也明白了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虽然二人心思不同,但现在肯定是要出现在赵竹仁眼前的。
  常玉看着自己的师兄,心疼不已,此时的赵竹仁右手还拿着那把残破不堪的长歌行,上衣全数被毁。先前赵竹仁心疼长歌行,但为了救几个主治医师,纯用灵力硬扛了一道天雷。
  “何雨宇,你死哪里去了!?你的帐前舞还要多久!?你再不来,你男人就永远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