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里院 > 第二百零二章 回家

  “师兄,这玩意儿可就玄幻了啊。”王曦指了指胸口那些蛊虫,炫耀般的展示给柳瑗看。
  柳瑗对推着他回到里三院的同事客气了一番,便接过手来,道:“你回来做什么?现在这边儿忙得很,呆在驻外办多好,有吃有住有妹子,回来可没人伺候你啊。”
  小一这时也拎着两大包东西从车上下来,一边一个给挂在了轮椅的扶手上:“柳师兄!我也回来了!”
  柳瑗知道他们是一块儿的,再张望了一下,问道:“嬴莹呢?”
  小一道:“她事情没办完,薛主任好和她在一起呢。我们前天晚上去城里就正好碰见她们,还是坐的她们的车呢。”
  柳瑗微微皱眉,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现在里三院躺下一大片主任医师,师傅正忙得焦头烂额呢。
  何雨宇的本命血符,加上代文斌的巫王传承以及赵竹仁自己的灵力长墙,居然生生地把这等恐怖的攻击给抵御了下来。
  首当其冲的这四人里,代文斌几乎没什么事儿,他处于自己巫王传承自爆的中心,将所有外力全部卸下。
  接下来便是赵竹仁,也差不多,竟然休息了一会儿,便发现,自己几无伤势,只是有点儿脱力了。
  然后便是伤势最重的何雨宇,在回收阵法的过程中晕了过去,被常玉扛了回来。
  现在里三院,还有一些其他各院前来的援军,人数不多,但全是精英。来的就是客,尽管现在忙里忙外,赵竹仁还得安排人来陪着这些人。
  不过代文斌和庐天町没有来里三院,这两人都是人精,知道按规矩,时信德是肯定要来里三院来看望的,于公于私都要来。
  他们当然不敢过多停留,在里三院吃过一顿饭,换洗了衣服就逃跑了。
  柳瑗顺口打听了一句:“小一呀,你嬴莹师姐去办什么事啊?”
  小一把柳瑗挤开,自己推着王曦,道:“不知道,但好像是她家里的事。”
  家事?家事薛主任跟着去掺合什么?
  柳瑗点点头,没有继续深究,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怎么样?感觉爽不爽?”柳瑗陪着二人慢慢地走着。
  王曦道:“师兄,所以我才说这事儿玄幻了啊。哪有受这么重的伤现在就能说话的?真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以前和你们在一起,见识了那么多稀奇灵异的事件,都当作理所当然了。可偏偏自己的伤势这事儿,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甚至都可以不用轮椅,自己下来走,只是动作太大有时会痛。”
  柳瑗道:“好像是这么回事。你看我的胳膊,除了还有点儿不灵活之外,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大碍了。猛鬼厉魂这些不觉得,反倒是这种稀松平常的事情让人有种荒诞不羁的感觉。不说这些了,大师兄也住在值班室现在,你可以进去和他搭个伴儿,没事儿多去病房里晃悠,都是主任级别的前辈,脑袋灵光点儿,知道吗?你这次表现还算不错。”
  王曦心想,我貌似除了被捅了一掌就什么也没干了吧?这样也算表现不错?
  柳瑗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道:“茅老把全程都看在眼里,你做了你该做的,已经够了。又不是说一定要你拯救了全世界才算表现不错的?好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小一,你推着他再走走吧,记得晚上是在科室吃饭,师弟你别这幅表情,不是什么大场合,各管各,现在哪儿有心思喝酒。行了,快把衣服盖上,别动不动就露出个胸膛来给别人看。人没事儿就好。走了。”
  王曦看着师兄离去,一头黑线,这还叫人没事儿就好?那你们眼中的有事儿都是什么情况啊?
  王曦紧了紧衣服,看了看天空,难得的晴朗和阳光明媚。
  哎,都这样了,好不容易想耍个帅浪漫一次,怎么都还是不给力啊?
  他想着自己之前给贝儿吹下的牛,说要送人家一场雪,结果自己后来问了所有的人,翻了所有的新闻,都没有提到这么一场小范围的,静悄悄的雪。
  唯一能见证的,只是那地府的上万名阴兵。就连他都误以为自己又食言了。
  有些讽刺,有些滑稽······
  哎,贝儿肯定又要说自己幼稚了吧。
  真是郁闷啊,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大的阵仗,可惜了啊······
  从他开始醒来后,小一便不断开始给他道歉。因为小一觉得,是自己的任性,才导致了王曦的重伤。
  不过王曦倒不这么想。先前柳瑗的那句话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不一定非要自己拯救了全世界,才算是有所贡献。他和小一来到蜀都大学,遇上了那被称为小莲和乔哥的祭巫,横插一杆子,怎么说呢,扰乱计划都谈不上,顶多算拖延了一点时间。甚至或许他们所拖延的这点时间对于结局来说并无太大影响,但至少他知道,他尽力了。
  哪怕他做的是无用功,他也很满足了,总觉得有了一种自我实现。
  他很奇怪地发现,要是在以前,自己肯定会想:看!我为了救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但现在,他却是淡然一笑,没事就好。
  柳师兄知道吗!?这种情况,才能用没事儿就好几个字!
  这一两天,在嬴莹离开后,小一便寸步不离地守在自己身边,虽然周围还有一些驻外办的同事,但日子却过得犹如二人世界一般。
  最后驻外办的同事神情紧张地来询问,想知道小一是不是大巫张吉的女儿,因为里三院稍微歇了口气,突然发现,糟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人家阳巫一脉的小公主不见了!
  然后才赶忙过来确认,这才顺道发现,哦,原来王曦也在这里啊,还是院长亲自做的手术啊。那就顺道接回来吧。所以,不是王曦想回来,里三院要确保的是小一的安全!
  王曦觉得,要不是小一身份敏感的缘故,估计里三院都快把自己这种小角色忘了吧?甚至两位师兄也是啊!
  这倒是他冤枉柳瑗和周柯了,一来他们本来就很忙,二来在内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胸怀卫生巾的真男人”他们虽然没空看,但还是有所耳闻,知道他没事儿,也就暂时无暇顾及他了。
  两人在这宽阔的里三院漫步,相对无言。
  周围行人不断,就算认出了她们来,也没时间玩笑两句,打个招呼也就各自赶路。
  他觉得,自己和小一之间的关系,有点儿微妙了。
  平安夜,性子直率的小一第一次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做出了争取,尽管没有明说,但或多或少,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些。
  可他又不敢自作多情,难道还厚着脸皮问,小一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而对小一来说,在近距离地经历过蜀都大学的事情之后,她能感受到,王曦的心里,真的塞得满满的,那里住着的,只有一个人。
  不过她倒是想得开,天性使然,她也不会做出什么特别的举动,反正和王曦现在在一起就好。加上情窦初开,她那青涩的情怀,也让她只能够慢慢来,她这个当事人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是喜欢王曦,还是在乎王曦。
  这两者,有时有区别,有时,又没有。
  她有时在想,这个看上去一副倒霉样子的大男孩,是什么时候走进自己内心的,可她却找不到答案。
  上次分别以后,小一回老寨子,那里信号更是不好,连和王曦打电话发短信,都成为了不可能。可偏偏是这样,她反而存了好多话要和他说。
  老寨子里也有许多欢乐的事情,她遇到时就会想,如果是王曦,会不会也中招?如果是王曦,会不会也闹笑话?如果是王曦,是不是就懂怎么组装这发电机?如果是王曦,会不会知道这电影下一部的剧情······
  除了阿爸阿妈和先生,终于,又多了一个人,让她觉得,可以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想起。
  “王曦,我饿了,我们去食堂?”小一提议道。
  王曦这两天没怎么吃东西,全靠静脉营养支持,现在还依然在抗感染的阶段,没什么胃口,道:“行,走吧,我陪你去,先回趟值班室,看看我新办的饭卡能用不,我请你。对了,你买这么多东西,不去分给大家啊?”
  他当然知道小一又去买了些什么,多半又全部都是内衣。
  小一问道:“你还是不想吃东西吗?”
  王曦笑了,道:“怎么不想,好多好吃的,都想吃,后门的串串香,家楼下的卤肉饭,食堂的干煸鸡,还有那家奶茶店,和它旁边的肥肠粉,他们家的锅魁,甚至那家推着小车卖的油条······”
  一瓣晶莹剔透的柚子,越过自己的右肩,从身后递了过来。
  “嬴莹师姐说,这个季节的柚子,不一定好吃,但我想你一定喜欢,尝尝?”
  王曦的手有些抬不起来了。
  即使很虚弱,他的灵识一扫而过后,还是让他知道了,轮椅上两个沉甸甸的布口袋里装着的是什么······
  “好······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