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里院 > 第八十一章 一问,一答

  赵竹仁拿他也没有办法,只好看楚江王在那里沉思。
  而环顾其他阎君,居然也在做相同的事情,皱着眉头,似乎遇到了什么很棘手的问题一样。
  喂!你们的思路都被厉二哥给带偏了啊!自己也就是随口一问,你们不用这么上心啊!这个问题,难道还比厉二哥要解释的事情更清楚吗?
  先让厉二哥把那晚上的事情讲个明白不好吗?
  但赵竹仁内心刚刚吐槽完,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先说清楚,那么厉二哥所要讲的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因为,不管他的解释有多么的合情合理。那也可能是他在撒谎啊。
  可是厉二哥之前承认地如此坦坦荡荡,主动说鬼魂是有办法进行欺骗的,如果他真的有问题,又为何会这样做呢?
  只能说明他根本不清楚大家接下来要问他什么啊!
  之前他向自己迈了两步便引得大家同时做出了反应,他也有所察觉,还若无其事地主动出声询问到底怎么了。黑白无常的回答已经很明显指出了有问题了,可节奏却被他自己带偏了,难道他是故意的?
  可目的呢?
  拖延时间?蒙混过关?
  都不大可能啊。
  现在这个阵仗,今晚是必须要把事情给搞清楚的!
  赵竹仁还在那里沉思,却被楚江王的话给打断了思路。
  “啊!想好了!你们注意观察我的气息,绝对看不出任何异常。听好了,其实我是一名遗人,我是你们的敌人,我残害了不少里院和地府的兄弟们!”
  ……
  ……
  长时间的沉默。
  “有没有谁,看出我有撒谎的迹象了?老陆,老余你们别说话,等赵兄他们自己来体会。”
  赵竹仁看了一眼常玉,又和黄义歆对视了一眼,最终一起把目光望向了其他三位阎君。
  “无常,退下吧。”宋帝王开口道。
  “是,三王爷!”黑白无常尽管很想知道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可也只得领命,化作一黑一白两道烟,消失不见。
  “怎么样,这个谎言够离谱了吧?瞎子都听得出我在撒谎了。赵兄你都还没看出来?”楚江王见里院的三位院长都不出声,继续道。
  “应该是聋子才对吧……”常玉出声道。
  “玉儿。”赵竹仁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便不再说话,同时转向楚江王,平静道,“厉二哥,你的这个例子,一点儿也不好笑,换一个。”
  楚江王道:“非也非也,举例又不是说笑话,要那么好笑干什么?能够说服人就行,现在,你们总该相信,鬼魂是有办法说谎了的吧?”
  赵竹仁苦笑了一下,道:“厉二哥,万一你说的,还是真的呢……”
  楚江王又好气又好笑,道:“赵兄!那你还不如相信我之前说的我喜欢男人呢!”
  赵竹仁缓缓道:“啊……是啊……还不如那个例子啊……”
  楚江王道:“赵兄,你们里院就这点儿不好,学术气息太浓了。诶?对了,我不掩盖气息,再说一遍,你们再仔细体会一下,对比着看,不就容易明白了吗?”
  黄义歆这时开口道:“二王爷,这已经不是技术细节上的事情了……”
  既然你真的有实力掩盖撒谎的时候的气息紊乱,那自然也可以故意弄出气息起伏的表象了。
  楚江王也立刻想明白了这一点,道:“的确,这还真是个麻烦事,不好证明。总之,你们晓得鬼魂也是可以撒谎的就行了。要不老余你们来举个例子。”
  宋帝王道:“我是女儿身。”
  气息稳定无比。
  “好!”楚江王拍了一下手,道,“还是老余你厉害,言简意赅。举的例子又好笑又有说服力。赵兄如何?”
  “楚江王,其实……”常玉开口道。
  但赵竹仁制止了她,他看着这个多年的好友,那个从自己还是少年时期就陪伴着自己长大的地府阎君,最终道:“玉儿,还是我来说吧。厉二哥,你失踪的当晚,我和一位阎君交手了……”
  他是一院之长,死的是他里三院的人,不管和楚江王私交有多好,都应该是他亲自站出来!
  楚江王一愣,道:“打着玩儿的,还是伤了和气?是几弟?别告诉我你和蒋大哥交手了。”
  “我也不知道……”赵竹仁盯着楚江王的眼睛。
  既然感应气息已经没有用了,他就只能寄希望于这种方式了。
  “那你这架打得还真是稀里糊涂,打完了都还不知道是谁?老陆不会是你们几个吃饱了没事儿做拿我赵兄消遣吧?赵兄你也别生气,十多年前,我俩也还经常切磋呢。你也知道,地府太闷,而且自从包黑子顶上了第五殿阎罗王后,就弄得更闷了。依我看,除了蒋大哥和包拯,你们几个都是嫌疑大大的!”楚江王道。
  “死了人……”赵竹仁道。
  楚江王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了,道:“你们……没选个僻静地方?”
  “就在鬼门关外,里三院死了人,守卫鬼门关的鬼差,也都没了……”赵竹仁道。
  楚江王一脸的不可置信,道:“你们下手,也太……也太……怎么也不设个结界之类的?”
  宋帝王这时开口道:“二哥,不是切磋,是那人一路直攻里三院鬼门关,三院长及时赶到,交手几回合,便远遁了……”
  楚江王更震惊了,道:“敢情你们连是谁都还不知道?!这,这,谁干的!?十殿阎君,一查一个准儿!不对,不管是谁!为什么!?”
  宋帝王道:“二哥,当晚,只有你不在……”
  楚江王愣了一下,道:“我?我和必安,还有张小莉在一起啊!”
  说完,他似乎是明白了过来,一字一顿道:“你们怀疑我?赵兄?”
  赵竹仁道:“是!因为我想不出其他的解释!厉二哥,你知道吗?这些天,我们里院和各位阎君,不晓得看了多少次监控视频,不知道做了多少种假设推论,可也始终无法洗清你的嫌疑!”
  楚江王沉默了,突然,他大笑起来,道:“好!君子坦荡荡!赵兄就是赵兄!”
  赵竹仁摇了摇头,道:“楚江王殿下,是竹仁无能。”
  楚江王听到这个很久没有从赵竹仁口中说出的称呼,想起了当年那个在时信德身边怯生生喊自己“楚江王殿下”的青涩少年,不由得笑意更甚。
  楚江王道:“老包呢!包黑子断案不是最牛吗!?他怎么不来!?”
  宋帝王道:“五弟不肯来……他反复勘验过现场……也多次询问过三院长,最后,我们只得出了三种可能。”
  “三种?”楚江王一愣,因为连他自己,也想不出能有其他什么说法了。这屎盆子,可是给自己扣得严严实实的了!
  但同时,他也感觉到了一种信任!
  即使如此,地府诸君和里院,也在不遗余力地寻找证据,查找真相,想为自己洗脱那冤屈,那铁证如山的冤屈……
  “哪三种?”楚江王再次问道。
  “第一种,也就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厉二哥你背叛了地府,试图进攻鬼门关。”宋帝王道,“这点证据最足,但三院长说,虽然从证据上不好开脱,但从动机上,说不通。二哥你要开鬼门关就是一句话的事儿,鬼差们不敢阻拦。而且二哥那样做,完全有些莫名其妙,就算提前假设你背叛了地府,可从行动上来说,你那晚的举动毫无计划性,而且以失败告终……”
  楚江王听闻赵竹仁曾为自己开脱,对他拱拱手,道:“接着说。”
  那种淡然的语气,才配得上十殿阎君第二殿楚江王!
  宋帝王道:“第二种,便是三院长撒了谎。因为只有他一人和那人交过手,所谓的阎君气息,只有他一人感觉到了。”
  楚江王摆摆手道:“不会,赵兄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而且里三院也死了人,到底是死于赵兄手下,还是灵体手下,行家只用一眼便能看出来。”
  常玉立刻站了出来,道:“宋帝王说的是,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时间先后顺序。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楚江王您失联了,都是事发之后,地府来消息,让我们留意一下王爷的去向,才把两件事情串到一起的。”
  事关赵竹仁,她都是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
  楚江王道:“那这第三种可能呢?”
  宋帝王道:“那便是,在十殿阎罗之外,多出了一个陌生的阎君……”
  楚江王听闻,笑道:“如此说来,这听上去是三种可能,其实还是只有第一种可能了?如果真的是第三种情况,那才是最可怕的……三弟,赵兄,看来你们为了帮我洗脱嫌疑,真的已经想了很多很多了啊……”
  赵竹仁道:“厉二哥,是竹仁无能……”
  楚江王摆摆手道:“到现在为止,赵兄,你都没有问过我,到底是不是我做的?”
  常玉接过话来,道:“师兄也很矛盾,他会怀疑你,在面对你的质疑是也会很坦荡的承认这种怀疑,但他不会主动问,可他同时又是里三院的院长,他不得不来……”
  楚江王沉默了一会儿,道:“赵兄,为人谦和,体恤下属,不计较得失,不与人争执,有古君子之风。赵兄有些追求完美,当发现力有不逮之时,便会把所有的担子,都往自己一人身上扛。但说实话,却不是一个好的里院院长。或许如果是在外院,赵兄当一个普通的医生,不管这个医院有多大,有多好,他都能够胜任院长一职,可偏偏在里院……你们里院的人啊,过的可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啊……
  “或许,你们里院十院的院长,都不称职吧。这种不称职,都来自于你们里院自太医院时期传下来的古怪规矩,一代一代,都好面子,都喜欢把事儿往自己身上揽。当然,这也是你们太医院从一开始,就冥冥注定的吧,千年前,你们太医院,把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给扛在了肩上。里院,里院,里院,真的是好名字啊。里取隐藏,隐藏在阴影中的医院,而你们,就是那阴影中的人,默默地守卫者世间安宁,掌管着阳间阴事。你们躲在阴影里,有着自己的天地,少了许多烟火之色,或许古时候说的桃花源,便是如此吧。在里院内,尽管大家都还在阳间,却少了那么多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在你们里院,我看到了人情……很浓很浓的人情。这,便是本王,最喜欢里院的地方了。”
  大家都听着楚江王在那里自言自语,说是在对赵竹仁说话,但其实越说越远……
  赵竹仁上前迈了一步,道:“厉二哥,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
  楚江王喃喃道:“是啊,但辜负二字,谈不上,用到玉儿身上,才合适。”
  他刚才,最后自称“本王”,便是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他气大家一开始绕着圈子,不敢直来直去,就算是赵竹仁,也不敢直接提出那个问题。
  而这种行为,便是因为大家对他没有信心,怕从他口中,听出不想听到的答案。
  可他却又不能真的太过生气,因为这种行为,同时也深藏着大家对他深深的关心……
  所以,他才说了那么一大段话。看上去说的很远,其实是在说,里院,不该如此……
  赵竹仁道:“那厉二哥,竹仁就失礼了。”
  “你问,本王听着。”楚江王站直了身子。其他的人,也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就连被楚江王小小地打趣了一下的常玉,也收起了女儿心思,认真地看着楚江王。
  “阴间地府十殿阎罗第二殿楚江王殿下,十日之前,可曾进攻我里三院,杀我里院医师,屠戮鬼门关之鬼差,试图打开鬼门关,破坏世间秩序,扰乱世间安宁!?”
  赵竹仁神情凝重,这一刻,他代表的,是里三院,以及整个里院!
  “阳间里院第三院赵竹仁院长,你说的,是一派胡言!”楚江王厉声道,但脸上却带着浅浅的笑意。
  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仿佛只要楚江王当面否认了,那这件事情,他就真的没有做过一般。
  赵竹仁也笑了起来,拱手道:“厉二哥,既然如此,那接下来,就是需要我们头痛的时候了,我们要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然后才是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黄院长!烽哥叫您过去一趟!”一名里七院的医师急匆匆地从远处跑来,还相隔甚远,就已经开始喊道。
  黄义歆微微皱眉,道:“聂烽怎么了?”
  “不是烽哥,是张小莉,下面的人嘴碎,没管住,给她说了个大概……”
  “然后呢?”黄义歆问道。
  “张小莉立刻服毒自杀了!她说是让地府查她的魂!她能证明楚江王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