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里院 > 第四卷 第八十八章 长端帝的疑惑 上
    杨禄明知道,长端帝深夜召他,肯定不是闲聊的。
  
      所以,此刻长端帝在那里打听一些嬴莹的事情,必然还没有进入主题。
  
      “嬴莹?想不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名字,我这个侄女倒是有趣。”长端帝放下手中的书,慢悠悠地说道。
  
      杨禄明立刻跪下。
  
      嬴莹被接回来,已经有两三天了。
  
      事情的经过,他自然要详细过问,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弟子居然不分公私,泄露了这么多的情报。
  
      他不禁觉得,当初在她身上种下情蛊,或许是个十分错误的决定。
  
      这两天,嬴莹闭门不出,一直呆在山中小楼里,是陛下念在嬴莹之前的几次差事都顺利完成,格外开恩。
  
      以陛下之睿智,又怎么能够想不明白这些?
  
      陛下了解里院,知道里院都是一群什么人。
  
      嬴莹身份暴露之后,居然还能有命活着回来,即使是他,也有些吃惊,想必陛下也是一样。
  
      里院对于敌人来说,可不是这么讲人情的。
  
      那么现在陛下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自己该如何禀报,必须要做个决定了。
  
      如果实话实话,告诉陛下,嬴莹是和里三院的王曦纠缠不清,还和对方有了夫妻之实,不知道陛下会不会龙颜大怒?
  
      不过……这件事情……虽然陛下当时不知道嬴莹这个化名,但对于情蛊的计划,还是点了头的,想必,应该不会拿此事来问罪吧?
  
      但是关于泄密一事,就是在不好说了啊……
  
      陛下当初在面对楚江王的时候,即使只是说了一个“艽朝”二字,就不敢过多解释,怕地府和里院太过聪明,寻到一些蛛丝马迹。而这次嬴莹泄露出去的情况,他仅仅只是听她开口说了三两分钟,就有种窒息的感觉。
  
      还好她没有接触到一些核心机密,但是就他告诉里院的那些,就已经足够致命了。
  
      很多东西,其实可以通过表象,直达本质。
  
      这些年,看过不少华夏的书,方方面面,各行各业的,都看。
  
      通过汲取华夏先人的智慧,使他和长端帝都对自己所要面临的对手,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在以前,华夏的生产力也不发达。
  
      虽然那个时候带本书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可终归没有太多的书可以带。
  
      但自从步入现代之后,华夏的社会进步,简直就是在踏万里行一般。
  
      社会的安定,必然带来学术的繁荣发展。
  
      于是,浩瀚的书海摆在他和长端帝面前,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孤陋寡闻。
  
      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他们没怎么发展,但对手,却好像突然间多发展了一千年似的。
  
      这是历代帝王根本没有经历过的巨大变革。
  
      即使是先帝,也没有!
  
      那个时候的华夏,刚刚立国,百废待兴,虽然进步也很快,但终究不像现在,一天一个样。
  
      所以,他们才不得不决定立刻行动了啊……
  
      再不动手,说不定哪一天,华夏的科学,就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即使不考虑科学,只看玄学,不也岌岌可危了吗?
  
      青城掌门之事,可一,就可二,可二就可三。
  
      上一次杀了青城掌门,下一次呢?
  
      难保不会有第二个青城掌门再次脑洞大开,想到那里去。
  
      万一下一次的道家掌门,是在道教祖庭之内,且又刚好没有内应呢?
  
      怎么办?
  
      打开界门直接攻打?
  
      界门的开启范围,只有这么一些,哪里能够随心所欲?
  
      哎,嬴莹可是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啊……
  
      她以为自己只是说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是在陛下眼中,肯定不是这样看。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在历史上,探子隐藏于他他国搜集情报。不一定非得要去做什么夜探皇宫、潜入宰相府这些刺激的事情。
  
      有些东西,完全可以通过日常生活表现出来。
  
      比如,这名探子发现,在近一年的时间内,黄金的价格,开始渐渐降低,而粮食的价格,开始慢慢上涨。而这个国家看起来又风调雨顺,什么大事也没发生。他就可以做出推断,有人在暗中用黄金囤积粮食。
  
      当然了,这样有些草率,但思路却可以有。
  
      总之就是一些看起来只是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背后其实可以隐藏着一个国家运转的秘密。
  
      想到这里,杨禄明叹了口气,但随即想起,这可是在陛下的书房,有些忘形了。
  
      “杨爱卿,有些为难了?”长端帝目光如炬,犹如一把尖刀,直刺杨禄明的心脏。
  
      杨禄明苦笑,随即一五一十地将所有的事情经过,全都如实禀报,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他知道,即使自己有心不说,但只要长端帝想打听,总归还是有办法的。
  
      譬如……通过子君……
  
      “这么说,这一次反倒是欠了子君一个情了?”
  
      杨禄明刚刚想到这里,长端帝就开口说到这儿了。
  
      他有些不明就里,道:“说欠情,倒也算不上吧?毕竟,小徒的生死,可不仅仅决于他一人之手……”
  
      “哦,这么说也对,但据你刚才所说,他也算出了力的,而且是出了大力。只是……如此一来……他就把问题……甩给朕了啊……”长端帝道。
  
      杨禄明一听这话,知道重点来了。
  
      他赶紧跪下,道:“陛下,其实以微臣之见,也并不见得全都是坏事。说不定,我们可以利用嬴莹反间王曦。以王曦目前的表现看来,一旦遇上两难的抉择之时,他便会逃避,当避无可避的时候,他就会就近选择。”
  
      “就近选择?”长端帝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微微皱眉。
  
      自己开了个头,杨禄明便立刻跟了上来,没有打马虎眼,这点他很满意,
  
      杨禄明道:“是的,陛下。不知道陛下还记得微臣曾经给您说过的那个男人的世纪难题吗?”
  
      长端帝想了一下,道:“记得。母亲和妻子同时落水,先救谁?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懂为什么这个问题对于华夏的男人来说,会被提升到这个高度。”
  
      杨禄明道:“陛下,这在我朝,自然不成问题,但在华夏,却是大问题。陛下只需要记住一点,这是一种两难的局面。”
  
      “这和王曦有何关?”长端帝知他必有所指,于是问道。
  
      杨禄明立刻道:“这对于王曦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谁近,他救谁。谁闹得厉害,他救谁。”
  
      长端帝略一思索,道:“这……有些矛盾吧?”
  
      杨禄明继续道:“微臣正是此意。比如他先去救其中一人,如果相隔更远的那一位呼救得更厉害,他又会改变主意。所以,这种人其实相当摇摆不定。要说他对里院的忠诚,微臣丝毫不会怀疑。可是如果让嬴莹和他接触,尤其是现在,我们有极大的机会从他口中套出更多的情报。”
  
      “不行……子君已经在嬴莹面前露相了,一旦他们两个见面,子君必然暴露。除非……”长端帝说到这里顿住了。
  
      杨禄明立刻道:“陛下,微臣所想,全都是为社稷着想。小徒的那些心思,不敢拿出来讲。到时候,只要拿到了情报,王曦的死活,也就不用多考虑了。而这,也是之前曾经设计过的一样,顺便让他死在张小一的手中,就行了。”
  
      长端帝道:“杨爱卿果然脑子活泛,马上就能将两件事给联系到一起。那么……嬴莹之事确定吗?”
  
      杨禄明道:“陛下,微臣教徒无方……但……千真万确……小徒已有身孕……虽然微弱,但这种程度的诊断,微臣还是敢打包票的。而这事,正好可以利用来设计张小一。”
  
      长端帝沉吟了一下,道:“准了。”
  
      杨禄明立刻领命,然后道:“陛下……微臣无能……不能为陛下分忧……”
  
      长端帝这时面色才更加凝重了起来,道:“杨爱卿果然是玲珑心思。”
  
      杨禄明道:“小徒之事虽然重要,但他所泄漏的那些,还远远达不到让陛下忧心的地步……陛下深夜召臣,不知……”
  
      他其实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只能装作不知。
  
      揣测上意,历来都是大忌。
  
      “先不说这个,朕再向你确定一件事情。按照羽儿所说,里院真的以为,我们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长端帝问道。
  
      杨禄明道:“回陛下,的确如此。这点倒省了我们不少事。小徒的说法,和华夏目前的科学认知,不谋而合。他们有一个理论,叫做平行世界。现在有了小徒的供词,里院一定会想方设法,去向科学界求助。只要他们的科学被误导,至少短时间之内,科学对我们的威胁,会变小很多。毕竟,平行世界这个理论,在他们那边,虽未被证实,但分量也不轻,很多人都愿意相信。至于玄学……只能看我们的运气了……”
  
      长端帝也叹了口气,道:“运气……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于虚无缥缈。道家传承千年,理论几乎走到了尽头,自然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道家中人心思变多,有着各种奇思妙想了……”
  
      杨禄明会错了意,道:“那陛下的意思是,接下来我们需要对道家动手了?这……这……实在……”
  
      长端帝摆摆手,道:“欲盖弥彰?朕自然想到了,光是上次青城掌门的事情,估计都还是留下了一些隐晦的线索。况且对道家动手,实在太不现实了。他们信徒遍布天下,有心无力啊……一座道观又一座道观地去拔掉,根本不可能。只要我们一动道家,里院的视线,立刻就会投过来。行了,确定了羽儿曾经这样说过,就行了。好了,起来说话,接下来商量的事情,才是重点。”
  
      杨禄明起身,恭敬地弯着腰,立于长端帝的书桌前。
  
      “这两天,朕想了很多……觉得……可能犯了个大错误……”长端帝显得有些疲惫。
  
      杨禄明大惊,他还很少看到长端帝这种模样。
  
      “陛下圣明,都是臣等……”
  
      “不止是朕……先帝……甚至淳景爷和章靖爷……都犯了错误啊……”长端帝道。
  
      杨禄明脸色大变,不敢接话。
  
      作为人臣,不敢随意置喙这些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长端帝这话,只能指向一件事情!
  
      那便是子君!
  
      “朕问你,前两天,你们去接羽儿,子君说,他已经做好了安排。等你们回来不久之后,便有大量阴兵向你报到,说接受你的调遣。而按照你们之前的计划,这一次,便是攻打里三院,对吧?”长端帝道。
  
      杨禄明回道:“是,陛下!因为当时微臣已经见到了子君,知道他也在里三院,所以觉得机会难得,立刻便着手安排了起来。”
  
      “他向你要了上百巫医,全都没了?”长端帝问道。
  
      杨禄明道:“这……这……倒是真的……但是,那晚,微臣也不放心……所以在远处观察……子君大人麾下阴兵作战勇猛,而且多次利用界门,将里三院甚至地府都打来措手不及。粗略估计,地府阴兵阵亡,至少两万有余。而里三院,可以说经此一役,已经元气大伤,最多剩下两三百人。”
  
      “这些朕都已经看过你上的折子,而且朕还去观察过白雾,的确退去几十丈。在那边作战就是有这么个好处,不管是地府的阴兵还是子君的阴兵,只要魂飞魄散,都对咱们有利。”
  
      杨禄明道:“那……这是好事啊……子君大人的确遵守了诺言。而且最近活动也十分频繁。里六院、里九院、里三院,接二连三地失守。这些战斗中,可全都是子君大人在出力,并未有我朝将士参与。如果陛下是心疼这次的上百巫医……”
  
      长端帝道:“朕可没这么小气。的确,子君这一次按照约定,制造出了大量的魂飞魄散。不仅我们的白雾退散,估计在阴间,黑雾也一样退去不少。而反观地府,估计黑雾入侵会相当厉害。”
  
      杨禄明更是不解。
  
      这不就是大家一直在做的事情吗?
  
      何错之有啊?
  
      长端帝见他那个样子,提醒道:“还记得上次吗?王曦在地府开了个界门,我们就拱手送上八千魂魄,才算将事情做了个了结。”
  
      杨禄明一下就明白长端帝的意思了,道:“这……我们运气不会这么差吧?过了这么久?地府又把王曦他们邀请到地府去继续进行关于界门的试验?”
  
      “一般情况来说,不会。里院的学术风格,朕还是了解的。只要被证明了死路,他们便不会继续花费人力物力财力。但这次不同啊……你观察了那场战斗……王曦,可是耗尽体力,开启了上百道界门啊……”长端帝道。
  
      杨禄明道:“陛下所虑甚是,所以微臣已经将那片区域重点关注,设下无数机关陷阱和阵法,只要再次开启界门,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长端帝道:“朕不是担心这个。你觉得,他们突然间会开启界门了,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
  
      见杨禄明在那里思索,长端帝不想等他了,继续道:“你再想想我刚才说的八千魂魄之事。”
  
      杨禄明脸色变了变,道:“陛下的意思是……地府还真的有可能……”
  
      长端帝摇头道:“这点不好说。还没有看出来吗?这一次,子君传递出来的信息。”
  
      他要开始正面刚了。
  
      这和他们一直以来的低调理念不符。
  
      杨禄明不自觉地开始来回踱步,道:“陛下,可这几次行动,都是子君的阴兵主导,不会引起那边的阳间注意的。”
  
      长端帝苦笑,道:“杨爱卿啊杨爱卿,你聪明一世,怎么糊涂一时啊?”
  
      杨禄明也是无奈,道:“微臣愚钝……”
  
      长端帝正色道:“他这样做,虽然不会引起阳间的注意,但是却进一步暴露了我们啊……陆阎君已经回来了两天,刚一回来,立刻就钻回了阴间养伤。而这两天,可见到有地府的消息传来?前两次攻打里九院和里三院,事后他们可都是急着来向朕汇报战果啊。这一次,按理说如此大的一个胜仗,居然毫无动静?朕已经派人去看过了,鬼门关紧闭,扣门不开……”
  
      杨禄明明显不知此事,但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停下脚步,面向长端帝,等着主子进一步说明。
  
      “所以,朕心中不安,隐隐觉得……或许子君的意图并不是想打开鬼门关那么简单……他说要做整个世界的王……你想过没有,这个‘世界’,是否把我们也包括进去了?他编织了一个巨大的谎言,一张漆黑的网,把我们所有人……都笼罩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