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手书生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扶持徐熊

      周言想要扶持徐熊的想法虽然不错,但徐熊却是在他心中那团热火上面浇了一盆冷水。
  
      只见徐熊先是摸了摸他那锃光瓦亮的后脑勺,而后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公子,不是俺不想参加典刑司的选拔。
  
      那些准备参加典刑司选拔的武者,几乎全部都是半只脚踏入真气境界的武者。
  
      可是俺刚刚才突破到胎息境界的巅峰,俺实在是没有太大的胜算啊!”
  
      徐熊所言到是非虚,无论是待遇福利,又或者是自由程度,典刑司无疑都要强上卫城司不少。
  
      因此典刑司每年举办的选拔当中,不知道要有多少卫城司的武者,挤破了脑门都想要加入典刑司之内。
  
      以徐熊现如今的武道修为来说,他根本占不上任何的优势。
  
      周言微微皱着眉头凝思了几许,继而方才出声询问道:“现在距离典刑司的选拔还有多长时间?!”
  
      “回公子的话,正正好好还有一个月的日子!”
  
      徐熊出声禀报道。
  
      “一个月?时间是有点紧了!”
  
      喃喃低语了一声以后,周言斩钉截铁的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带我去你那座宅院再说!”
  
      说话间,周言便将徐熊方才他的那张,面额五万两黄金的金票重新从怀中掏了出来,示意徐熊去把账结了。
  
      “公子,俺这是给您接风洗尘,又怎么能让您自己结账呢?俺这里还有银子!”
  
      不过徐熊却是没有接过那张金票,反而是直接跑下了临江楼,自己拿银子结账去了。
  
      那迅速而又轻灵的步伐,半点都不与徐熊那壮硕的身材相符,看得周言亦是不由得为之一愣。
  
      回过神来以后的周言,最终也只好无奈地笑了笑,朝着临江楼最下面的大堂走了过去。
  
      沿着蜿蜒盘旋的木梯缓缓而下,当周言行至临江楼大堂的时候,他正好看见徐熊小心翼翼从临江楼伙计手中接回了几两碎银子,小心翼翼的揣入了怀里面。
  
      很显然,徐熊现在的手头也不富裕。
  
      否则的话,对于一位胎息境界的徐熊来说,他又怎么可能看重这区区几两的散碎银子。
  
      然而徐熊却是能够下血本来为周言接风洗尘,这足以见得他心中是如何地重视周言。
  
      “公子请,俺这就为您带路!”
  
      快步跑到周言的身旁,徐熊憨笑着出声说道。
  
      随之,他便引领着周言走出了临江楼,向着他义父传给他的那处宅院行了过去。
  
      临江楼作为泰安城最为顶尖的酒楼,所处地段自然是极为的繁华,正好就在泰安城北的坊市当中,距离徐熊义父留给他的那处宅院也算不上多么远。
  
      行了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徐熊便带着周言来到了一座宅院的门前。
  
      徐熊的义父仅仅只是真气的武道境界而已,放在泰安城内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大人物。
  
      然而因为他出身于铁血卫,所以他这才有资格拥有一座地处泰安城北的宅院,不过那也仅仅只是一处三进三次的宅院罢了。
  
      相较于那些铁血卫的强者,甚至是泰安城中的武道世家而言,这处宅院根本就不值一提。
  
      当然对于孑然一身的徐熊来说,这处宅院已然足够用了。
  
      “公子您请!”
  
      抬手将宅院紧闭的朱红色木门推开,徐熊神色恭敬的向着周言说道,
  
      周言也不推辞,直接就踏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甫一踏入门内以后,率先映入周言眼帘当中的便是一处极为空旷的院子,里面仅有几株许久不曾有人搭理的观赏木,下面还积满了厚厚一层落叶。
  
      “自从去世以后,俺一直独自居住,这院子却是有些脏乱,还请公子您见谅!”
  
      眼见得周言正在打量院子里面的环境,徐熊那稍显黝黑的脸上不禁泛起了一抹羞红,只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无妨,还是先进去吧!”
  
      周言摇了摇头,轻笑了一声说道:“我有话对你说!”
  
      “嘿嘿嘿!公子您这边来!”
  
      面带羞红的徐熊搓了搓手,憨笑着带着周言向着院子里面走了过去。
  
      沿着木质雨廊穿行而过,没过多长时间,徐熊便将周言带到了正厅当中。
  
      “公子,还请您喝茶!”
  
      待到周言落座主位上以后,徐熊为周言奉了一杯热茶说道。
  
      “你也坐吧!”
  
      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周言指着他边上的座位出声道。
  
      “可不敢,可不敢,俺怎么能够公子您同为列座呢!”
  
      耳中听得周言的声音,徐熊却是连忙将他那大脑袋摇的好像是拨浪鼓那般,出声拒绝道。
  
      周言笑骂了一声道:“让你座,你就座,用不着那么多的规矩!”
  
      无奈之下,徐熊也只好落座了下来,不过他却是仍旧没有和周言同列,反而是坐到了周言下首的位置上。
  
      “公子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俺一定照办!”
  
      半边身子坐在木椅上以后,徐熊出声询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东西给你!”
  
      缓缓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周言轻笑了一声说道。
  
      早在知晓了徐熊忠心依旧如初的时候,周言便准备送他能够增强他武道修为的物品。
  
      然而因为那临江楼里面毕竟并非是密不透风之地,所以周言也就没有直接拿出来。
  
      如今既然已经回到徐熊的宅院里面,周言到是也用不着太过顾忌了。
  
      只见周言缓缓将他的右手,伸进了左袖的暗袋里面,从中取出了两件物品放在了桌面上。
  
      那是一枚手指大小的玉石,以及一柄金光沾沾的宽背大刀。
  
      宽背大刀自然是不用多少,那是周言准备传给徐熊的兵刃。
  
      徐熊曾经修行的武道招式便刀法一道,他最为拿手的兵刃便是沉重的宽背大刀。
  
      周言斩杀陶博彦以后得到的这口九环虎头湛金刀,正好就属于重刀之列,极为适合徐熊使用。
  
      剩下那一枚玉石的来历也不简单,乃是周言得自于定军山武道遗迹里面的功法传承之一,正是那位晋国将领用来抵御阴煞之气的道门功法《赤阳心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