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偃者道途 > 第50章 元神之下无敌!
    “扰我计划者,必杀之!”
  
      这次之所以刺杀谷王失败,完全是因为此人和王然串联。
  
      李尘虽然没有弄明白所有前因后果,但却通过元神法眼窥见真实,以及自己主修智道的能力推演运算,明白了几分端倪。
  
      如今王然已经授首,这个门重也上了他的必杀名单。
  
      他没有理会其他高手,只冲着门重一人而去。
  
      门重身为武王境高手,身经百战,心灵澄明,本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但以他的灵觉,根本无法判断这种威胁的来源,只能徒劳的寒毛倒竖,全身筋肉绷紧,做出防御的姿态。
  
      不久之后,他身上就接连出现十余道伤口,鲜血如同泉水喷涌而出。
  
      门重心怀不甘,奋力挥掌朝感应到的方向攻了过去,但是毫无意义。
  
      再过数息,又是连串的攻击侵袭而至,这一回,就连苍龙之角也扎到了他的身上,凝结的冰霜蔓延上下,几乎将其冻成冰雕。
  
      如同深渊的巨口显现出来,庞大的畸变法身一跃而起,卷住门重猛然吞下。
  
      直到这时,门重才看到了藏在现实与虚幻间隙的李尘真身。
  
      两人隔空对视,身影交错间,已是生死两分。
  
      门重,死!
  
      干净利落解决了这一对手,李尘才终于真正飞出深井,朝远方而去。
  
      ……
  
      时间很快到了一个时辰之后,原本交战之地已然一片狼藉。
  
      碎散的血肉,凌乱的残盔破甲散落在各种神通法术轰出的沟壑与土丘之上,箭矢如毛,插满遍地。
  
      大儒王然那被击碎的身躯就如同一滩烂泥分散在各处,再无生命的痕迹。
  
      但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原本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命反应的血肉竟然如同活了过来,带着温暖的金光漂浮而起。
  
      这片光芒之中,大儒王然的身影浮现,一如往昔,只是带着半透明,宛若幽灵漂浮的朦胧质感。
  
      “大乾永亲王敕令……白莲书院院主王然文成圣德,品性高洁,特允享竺州福林山地脉供奉,为文曲法王,死后封神,配享州庙……”
  
      空中仿佛有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巴掌大小的墨迹浮现,化作重重叠叠的气蕴化象,绕着他的身躯转动。
  
      外形酷似圣旨的明黄卷轴凭空凝现,天地之间,雷音阵阵,终是引动此方地界龙脉反应,浩瀚龙气凝住其身,形成了一道近乎于实体的神灵之躯!
  
      这竟然是大乾朝的封神祭礼!
  
      “多亏我早有谋划,建议永王殿下与谷王商议好了借调龙脉,助我封神的办法保住真灵,最后关头,更是以鱼目混珠之法骗过胡泽,这才得以留存此身……”
  
      看到这封明黄卷轴的刹那,王然似乎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何事。
  
      他面上神色复杂,也不知道究竟是庆幸还是后悔。
  
      “封神之后,一身修为陷入停滞,自由更受配享供奉以及神位职责的影响,但好歹也算是长生久视之法,不像那丧家之犬门重,连魂魄都飞散,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这一次的结果未免太出人意料,出动如此阵仗依然无法对付他,倘若某一日,永王殿下再遇其人,应该如何是好?”
  
      “他上次似乎别有用心,才没有对王爷下死手,可若再有下次,就难说了。”
  
      他摊开双手,看了看自己宛如云雾笼着金芒的灵化神躯,轻轻摇头。
  
      片刻之后,身化金芒,消失不见。
  
      这一战,胡泽身陷重围,以一敌九,非但没有被人杀死,反而大破敌军,真正名动天下。
  
      有当日之事的亲历者对外泄露了当日之事的详情,其所运用的希夷妙法也终于首次公开在了大众面前,变得人尽皆知起来。
  
      这显然是有所目的的造势,那些人希望通过这些传闻稍微弥补自己的名誉损失,不至于令人嘲笑他们以众欺寡都落得如此境地,与此同时,也是充分利用这一次围攻胡泽的结果,为他后续作为造成阻碍。
  
      此前胡泽接连杀死恭王和翊王就已经引起了整个大乾王朝的关注,如今声名更甚,隐约有元神之下无敌的吹捧,就连一些真正的大能高手都开始有所关注。
  
      那些别有用心之辈,更是把一些对付他的经验都传了出来。
  
      康王,宁王,延王等诸王自是征召智囊,加强应对,各种与之相近的秘法,战例,也被深入研究。
  
      但李尘闻之,却只是淡淡一笑,泰然自若。
  
      “师尊,他们都开始研究你的秘法了,以后想要效仿前例,轻松杀掉恭王和翊王那样恐怕并不容易。”韩丽随军而行,到了併州地界与之汇合,也听说了这些事情,不免显露出几分担忧。
  
      胡泽化身道:“真正的高手,从来不惧他人研究和针对。”
  
      “因为高手并非驻足不前,而是不断完善和改进自己所修的道果,手段也将更多更强。”
  
      “而且你道为何元神大能都深不可测?那就是因为他们真正掌握了大道之下的法则之力,特性无解,神通自然无敌。”
  
      “如今我虽然还没有达到那种地步,但也正在朝着这一方向迈进,莫说他们还尚未真正破解我的神通奥秘,就是真正破解,又能如何?”
  
      “力不能达,始终还是无可奈何。”
  
      “相比之下,我如今更关心谷王的下落,他算是被我吓破了胆,竟然抛下大军的所在潜藏起来了,我潜入他军中,接连隐秘搜寻,竟然仍旧一无所获。”
  
      聂辰也在帐中,听了他们师徒对话,笑言道:“大将军勿虑,天下未闻有不见踪影之君王,他短时间内如此隐藏自己还没有什么,假以时日,必定军心动摇,同时也丧失逐鹿天下的资格。”
  
      “您若有心,不妨接连除掉谷王军中的关键人物,等到谷王麾下大军,谋臣都不复存在,便是留得性命又能如何?不过冢中枯骨而已。”
  
      胡泽化身道:“说的有理,如今的谷王已经不足为虑,併州府内,甚至已经开始有世家与门派暗中联络,要弃暗投明,对付谷王!”
  
      聂辰问道:“您要答应他们?”
  
      胡泽轻松一笑,道:“人心向背,天下大势,为何不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