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主宰中原 > 第305章 俯首称臣的曹操?

      半晌,官渡战场中。
  
      此时曹楚二军排着整齐的军阵,踏着齐声的步伐,缓缓推进。
  
      沙土飞扬,旌旗蔽日。
  
      曹操此时下马,提着笼统大袖,竟是徒步向楚军方阵而来。
  
      而他身后,一行侍卫也是搬着座椅,撑着华盖,拿着毛毯,捧着茶壶。
  
      “主公,曹操他这是何意?”楚昊身旁,张郃挺枪遥指,也是沉声问道。
  
      “呵呵,估计是想拖延时日吧!”楚昊心中也是轻笑一声,开口道。
  
      还不等楚昊答话,曹军已经是飞来一骑,遥隔十步道:“楚将军,我家丞相请你喝茶相叙。”
  
      语落,徐庶也是皱眉,劝诫道:“那曹贼一向诡计多端,主公不必踩他,即刻传令全军掩杀过去便是,定可一举冲破曹军。”
  
      “无妨,此战将为青史所记载,定要听听那曹操欲要何言。”楚昊沉吟数息,也是开口道:“况且,曹操需要拖延时间,我军同样如此。”
  
      要知道,杨再兴赵子龙二人已经分别领一支铁骑,一支奇袭曹操那空虚的大营,另一支也是奇袭曹操后方。
  
      下马的同时,楚昊也是轻笑道:“杨大牛,蒋义渠听令,命你二人着兵甲布列阵后,不得有误。”
  
      “喏,”二人抱拳应下后,杨大牛苦咧了咧嘴角,喃说道:“主公,这曹军在前面,你让俺去阵后是作甚?”
  
      “呵呵,大牛将军,主公让你布与阵后,自然有他的道理,你照办就是。”一旁,周瑜轻笑道。
  
      整了整衣襟,楚昊刚要抬步时,也是猛然想起一事,缓缓转身看了看天空,不由也是看向罗士信,沉声道:“士信,去将我阵后木车中带来的物品分给三军。”
  
      “喏,”罗士信撇了撇嘴,这东西当时他看过,是楚昊特地传令广陵工匠制造的,不过在罗士信看来,完全无用。
  
      说完,楚昊原地沉思片刻,再度挂上笑意,扶着腰间玄玉剑,龙骧虎步而去。
  
      少顷,两军阵前。
  
      华盖红毯出,曹操也是奸雄一笑,抱拳道:“瑾瑜兄,别来无恙啊!”
  
      楚昊心中不禁轻嗤一笑,接着也不作揖,故作蔑视说道:“多谢孟德挂怀,本人一日好过一日,今日更是可以一举歼灭你曹操,心中甚慰。
  
      不过你以四十有余,称我为兄不太合适吧?”
  
      “唉~,瑾瑜兄年纪轻轻,便是天下最强诸侯,古今何人能及?”曹操丝毫没介意楚昊先前所言,顿时敞袖朗声笑喝道:“所以嘛,我曹操岂敢托大,瑾瑜兄莫要推辞了。”
  
      说完,曹操亲自上前为楚昊拂去座椅灰尘,也是恭敬笑说道:“瑾瑜兄您且坐。”
  
      “呵呵,曹操啊曹操,你不是大汉丞相么,何需相让?”楚昊摇头自大道,面颊尽显鄙夷。
  
      曹操也不恼怒,却是带着一丝笑意道:“世人说我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嘿嘿,瑾瑜兄年少有为,自当为尊,坐吧。”
  
      眉头轻皱,楚昊不禁心中腹诽:“果然奸雄曹操,当真可怕。”
  
      当即,楚昊沉言谢过,也是按剑入座。
  
      曹操亲自斟茶,片刻座椅上,四目相对,楚昊故作冷冽,四处警惕。而曹操却是轻嘿一笑,开口道:“瑾瑜兄,咱们两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想当年,你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打的我曹操找不到北。
  
      后来,我虽与袁绍结盟,可是我们还是怕你啊!当时我就知道,瑾瑜你绝非池州物,果不其然,短短数月便是击败那河北袁绍,当真是令为兄又敬又畏。
  
      唉,当时你坐拥徐扬时,操就知道不是你对手,便已经是割地乞和。而如今,你更是坐拥青,徐,冀,扬,四州,甚至我兖豫你也占不少土地,麾下战马十万骑,带甲何止百万?敢问天下何人能敌?何人敢敌?”
  
      曹操声音铿锵有力,演技当真是绝对的一流,放在后世,像这等戏精,什么小金人,估计都不屑一顾。
  
      “呵,呵呵呵,”楚昊笑了,被曹操这顿马屁拍的笑了,不禁轻挑眉头,笑说道:“天下其他诸侯敢不敢与我为敌我不知,但是这不还有你曹操呢么?”
  
      “不不不,曹某断不敢与瑾瑜兄为敌。”曹操顿时摆手,一脸诚恳。
  
      “呵,装,接着装。”楚昊心中不禁腹诽道。
  
      “瑾瑜兄,之前操不敢,所以割地乞和。今日公举百万雄师伐我,操更是惶恐至极,岂敢再有半点战意。
  
      不光是我,还有我麾下将士,他们听闻公百万大军而来,各个是魂飞胆丧,哪还有有点当兵的样子。”曹操也是一副痛惜的表情,道。
  
      “哦?是吗?”楚昊也是傲娇轻笑一声,略显得意道。
  
      “岂止是,他们简直是兵无战心,将无斗志,但凡战,凭公百万大军,定可一击即溃我手下的那帮乌合之众。”曹操双眼透着诚恳,若非楚昊知晓曹操何人,还真被他给说动了。
  
      “哈哈哈哈,孟德言重了。”楚昊也是满面春风,轻笑一声,接着得意道:“孟德,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胜负已定,不如干脆归降与我,免得你那万千将士跟着你送死。”
  
      曹操嘴角不禁苦涩,旋即难受道:“瑾瑜啊!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是宁死也不愿意投降的。”
  
      “那你我还废话干嘛。”楚昊当即恼怒了,拍膝而起。
  
      “唉~,瑾瑜兄。”曹操连忙喊道,他可不能放楚昊离去,接着一脸为难道:“我虽不愿意投降,却愿意和兄台请和。”
  
      曹操那声音低沉中带着无奈,也是难受道。
  
      “请和?”楚昊不禁回头,凝眉道。
  
      曹操可怜巴巴道:“或者说是,乞和,求和,都成,随你高兴。”
  
      楚昊心中也是对曹操的演技佩服,不过有说戏的,自然要有听戏的,不禁摇头喃说道:“曹阿满啊曹阿瞒,凭你那三寸刁舌,还想骗我撤军?”
  
      “不敢不敢,操真的是想和瑾瑜你请和。只要你此刻退兵,我愿意割让兖州全境,只留豫州一地苟活,并且我发誓,绝不在与公争夺天下。”曹操铿锵有力说完,精明的眸子下,缓缓瞟了楚昊一眼。
  
      ps:晚上和同事出去吃饭了,更新晚了点,抱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