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五十四章 鹦鹉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石牧走进了遍是石屋的区域后,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屋子,推开门的走了进去。网-.-`.、
  
      屋内除了一张石床,一个石桌,两个石墩,和一盏油灯外,就再无任何东西了。
  
      他眉头一挑,将屋门一关,将包裹往床头上一抛后,立刻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早,他在饥肠辘辘中醒了过来,当即坐起身来,从怀中摸出两块干粮胡乱吞下去后,才打开了包裹。
  
      包裹看似不小,但里面最多的还是几套叠放整齐的黑色衣衫,手指摸上去异常舒服光滑,但偏偏非常坚韧轻薄。
  
      在这几套黑色衣衫上面,则放着三个白色小瓶和十二枚只有手指粗细的赤红色令牌,以及一本巴掌的厚厚书册。
  
      石牧将三个小瓶一一拿在手中,打开瓶盖的嗅了嗅。
  
      按照周狂所言,这三个小瓶中的血罡丹,能够培血养气,最适合他们这些刚修炼真气的新人服用,可以在一天时间内加快修炼度倍许。这也是丙级弟子享受的最基本资源,每个月都可以免费领取三颗的。
  
      石牧现在还未学习修炼真气的功法,自然不会贸然服用此丹,仔细记住瓶中丹药的气息,将三个小瓶贴身放好后,才将一枚赤红色令牌拿在手中端详了起来。
  
      这赤红色令牌自然就是周狂口中最为重要的黑炎令了。
  
      按照他所说,此令牌是黑魔门中唯一可换取武技功法的东西,能够获得的途径应该不多的。
  
      令牌表面铭印着一些火云装的黑色花纹,拿在手上有一种温热的感觉,显然炼制所用材料特殊,根本无法仿制的。
  
      石牧把玩了一会儿黑炎令,就将这些令牌也贴身放好了,最后拿起那本厚厚小册,仔细阅读了起来。
  
      一炷香时间后,他就将书册中记载东西和最后一页附带的门中地图,看了个大概。
  
      书册中记载的门规条例虽多,但石牧细细品味过后,却现不外乎就是鼓励弟子在一定范围争斗,用近似养蛊的方法从中挑选出真正有希望进阶先天的强大弟子,再不惜资源的大力培养。
  
      所以按照书册上的标注说明,乙级弟子每月得到的资源,几乎是丙级弟子的三倍以上。而甲级弟子的又是乙级弟子的三倍以上。
  
      而每年的大小比中能够名列前茅的弟子,更会一次性获得惊人的重赏。这也是黑炎令能够大量得到的另一个重要途径。
  
      石牧轻吐一口气后,仔仔细细的将书册重新翻阅了一遍,将一些值得耐人询问的条例门规默默记在心中后,才将书册往床上一扔,换上了一套黑魔门的统一服饰。
  
      他将衣衫穿好后,才现在袖口处印着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状标记,在火焰中心处则有一个淡银色的“丙”字。
  
      石牧摇了摇头,抓起长刀后,推门离开了石屋,直奔路口处而去。
  
      一路之上,他倒是碰到了几名匆匆行走的新人,全都鼻青脸肿的模样。
  
      石牧诧异之下,略微询问了其中一人。
  
      这才知道,他昨天下曲坤一拳后,后面此人就彻底狂了,不但用拳头接连击伤五六名后面的挑战者,甚至在众多新人联手冲击之下和其他老弟子,将大半新人都打的滚地不起,最终被逼全缴纳了一枚黑炎令,才能进入这里养伤休息的。
  
      这也是他一早起来,未遇到太多人的主要原因。现在能够起床如常行动的,大都是其中负伤最轻之人。
  
      石牧听完之后,脸上神色如常,心中却为之无语了。
  
      早知如此,这些人还不如一开始就乖乖交出一枚黑炎令,还能免了这一顿皮肉之苦了。
  
      石牧走出路口时,不禁看了看不远处的黑色山峰,略一沉吟。
  
      按照书册上地图的标注,此峰是黑魔门标注十三号的山峰,和十二、十一号峰,都是丙级弟子聚集居住的地方。十、九、八山峰则是乙级弟子的活动场所。甲级弟子虽然只有十人,却独自占据着七、六、五号三座山峰。
  
      编号最靠前的四、三、二号山峰,自然就是门主和诸位长老的住处了。
  
      至于最为高大的一号山峰,则是门中的禁地,没有门主长老们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接近的。
  
      石牧只是远远看了山峰片刻,就将目光收了回来,落在了山谷最深处,一座几乎紧挨石壁修建的青石阁楼上。
  
      那里就是丙级弟子可以去的藏经阁!
  
      他已经领悟了气感,自然第一时间用黑炎令换取修炼真气的功法。
  
      石牧一想到有了功法后,自己就可成为真正的后天武者,心中也一阵火热,当即沿着脚下的道路,大步朝山谷深处走去,
  
      ……
  
      “咦,是石兄啊,怎么才来。我和箫贤弟已经选好了功法。我现在才明白,周师兄为何说着黑炎令最为紧要不过了,不枉我昨天拼上一把。”石牧方一走进阁楼大大门,就碰到了迎面走出来的披少年白石,其兴高采烈的模样。
  
      旁边跟着的一人正是卷阔口的箫鸣,却一副垂头丧气的神色。
  
      “原来是两位。怎么,箫兄昨日也给了一枚黑炎令?”石牧微微一愣后,问了一句。
  
      “我现在后悔了,哪怕冒着在床上躺上十天半月的风险,也应该试试用迷踪步保住那枚黑炎令的。”箫鸣听到石牧如此一问,哼哼的回道。
  
      “哦,这是为何?虽然黑炎令十分稀少,箫兄也不知说出此等话来吧。”石牧有些诧异了。
  
      “石兄,我二人不便多说什么,你自己进去就知道这家伙为何这般说了。”箫鸣正想回答什么,却被白石一把拉住,面露神秘的说道。
  
      石牧心中更加好奇起来,胡乱和二人说了两句后,就告辞走向了前面不远处的楼梯。
  
      一上二楼,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选取功法在中间,选择武技走左边,选取术法往右走。”
  
      石牧闻声望去,顿时大吃了一惊!
  
      只见这一层摆列着三排长长书柜,每一个都足有十余丈长,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典籍,既有厚厚的普通书册,也有卷成一大捆的竹简,更有看似残破的石板,大块的兽皮。
  
      在这三排书柜最前方接近楼梯口的地方,有一张方桌,上面赫然摆放着一个数尺高的金光灿灿笼子,里面有一只羽毛异常艳丽的巨大鹦鹉,正歪着脑袋的看着他。
  
      w&zwnj;w&zwnj;w.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sj.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