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守备森严
    五月份已过了大半月了,忘语向诸位兄弟姐妹求下票票,有月票的别忘给玄界投一张了哦^^
  
      ………………
  
      半个月后。
  
      蹄声如雷,数百骑带起滚滚烟尘奔驰而来,在一座巨大的城池前方停住。
  
      这些人正是石牧一行,因为冥月教总部的调令,这些天几乎是马不停蹄的一路疾行,终于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前方那座巨大城池,便是西夏古国国度,曲阳城。
  
      所有人都面露疲惫,身下的坐骑更是喘息不止。
  
      石牧站在最外围,身下的异种骏马嘴边已经渗出了白沫,身体微微颤抖。
  
      他目光转动了一下,翻身跳下了马背,骏马的呼吸顿时一松,颤抖的身体也停止了下来。
  
      石牧手拍了拍骏马的脖子,随即又摸了一下马嘴,趁机塞了一枚丹药。
  
      骏马眼睛一亮,发出一声轻嘶,嘴巴嚼了两下,气喘的声音很快缓和下来。
  
      石牧目光朝着前方的城池看去,从外观看,这座城池极为宏伟,丝毫不下于天虞城。
  
      只是城墙明显能看出很久没有修缮,到处都是残破的痕迹,一道道裂缝仿佛垂暮老人脸上的皱纹一般,随处可见。
  
      “呼……总算是到了。”队伍最前方,扮作灰衣中年人的侯赛雷松了一口气,翻身下马。
  
      后面的数百人也都做着一样的动作,纷纷翻身下马后,目光齐齐望向眼前的巨城以及距其不远处的一座巨大蜿蜒。被灰气笼罩的灰色山脉。
  
      这五百多人虽说都是冥月教弟子,但有一大半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神情间略带兴奋。
  
      “走吧,我们进城。”侯赛雷一挥手。当先牵马朝着城门口走去。
  
      城门口人头攒动,守卫森严,有不少身着灰铠的西夏古国兵士驻守。
  
      进城的每一个人都要受到严密的监察,特别是那些非冥月教徒之人,甚至会被搜身。
  
      “咦,怪了。”石牧身旁,∟∟,余意诧异道。
  
      “哦,这里以前不是这样吗?”石牧看向余意。
  
      “我两年前来过这里,完全没有现在这般情况。城门口根本没什么人看守。”余意摇了摇头,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恩了一声,心中念头却翻滚起来。
  
      两人跟随着众人朝着城门口走去,彩儿则是安静的蹲在石牧肩膀上,仿佛一只寻常的鹦鹉一般。
  
      “这鹦鹉真是乖巧,竟然完全不怕生人,倒是少见。”余意看了彩儿一眼,说道。
  
      石牧笑了笑。伸手逗弄了彩儿一下,并喂了一颗坚果。
  
      彩儿当日忽然出现,石牧解释说是在那个湖边树林捡到的,这几天它都装作是一头寻常鹦鹉。其他人倒也没有怀疑。
  
      一行人来到城门附近,五百个人组成的浩荡队伍早已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石牧目光随意的朝着城门周围看去,在这里他不太敢放出神识探查。和彩儿视野连通,城门附近的一切清晰的映照在了他的眼中。
  
      “四。五,六。一共六个……”他目光闪烁。
  
      城门附近,或明或暗隐藏了六个强大的气息,应该都是星阶术士或是先天武者。
  
      “什么人!”一个守卫队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目光戒备。
  
      “我们是从郫城来的。”侯赛雷神色从容的说着,从怀中取出那面黑色玉板,在守卫队长面前一晃。
  
      守卫队长面色稍缓,又看了一眼那面玉板,点了点头,朝侯赛雷拱手道:
  
      “尊使大人一路辛苦了,请!”
  
      “放行!”
  
      守卫队长将玉板还给侯赛雷,一挥手,门口的那些守卫让开了道路。
  
      “哦,不需要检查一下吗?”侯赛雷问道。
  
      “尊使大人说笑了,这些检查只是针对有可能混入的敌国奸细,诸位都是冥月教的精英弟子,检查就免了。”守卫队长说道。
  
      侯赛雷其实心中也有些紧张,不过这些日子他对于面上的神色变化控制愈发纯熟,丝毫没有露出破绽。
  
      他对护卫队长点了点头,随后带着身后众人走进了城门。
  
      曲阳城作为西夏国都城,城内总算不像之前看到的那些半废弃的城池,道路上铺着平整的地砖,两旁的建筑也称得上干净宽敞,城内人流也不少,一副繁华的样子。
  
      石牧目光朝着城内扫去。
  
      进城之前的那段路上,他已听余意介绍过了,曲阳城主要分为东西两个城区,西城区较小,是冥月教掌控的地方,城中有着冥月教一处大型据点,此次选拔接下来的赛程据说就在那里举行。
  
      而东城区则是普通民众居所,以及商业贸易的区域,大多数的商铺都集中在那里,众人此刻正是在东城区。
  
      “先去据点,那里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住处。这一路风餐露宿,你们且好好休息一下。”侯赛雷转身对众人说道。
  
      “多谢李特使!”
  
      众人听闻此话,纷纷应道。
  
      这一路走来,把他们累得够呛,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石牧跟在人群之中,不时朝着附近的商铺看去,眼中有些惊讶。
  
      城中这些商铺的规模都不小,看起来并不比天虞城的那些大商铺逊色多少。
  
      他看了一下背上的刀棍,心中忽的泛起一个念头。
  
      “怎么?穆兄有什么东西要买吗?在下对于城里的商铺颇为熟悉,若你有意,倒可以为你推荐一二。”余意说道。
  
      “多谢余兄,我还在考虑,到时候如果真的有需要再去请教你。”石牧说道。
  
      余意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之后,一行人来到西城区,一片灰蒙蒙的高大建筑前。
  
      这里正是城中冥月教的大型据点所在。可能是出海选拔的关系,这里人流很多。都是身着灰袍的冥月教弟子出入。
  
      “诸位应该就是郫城分坛选出的参赛弟子,我刚刚已经接到你们入城的消息了。”一行人来到一个大殿之外。一个灰袍执事从里面走了过来,身旁跟着两名灰衣弟子。
  
      “不错。在下苍狼殿堂主李绅,是负责郫城的接引使者。”侯赛雷说道。
  
      “原来是李师兄,一路辛苦了。”灰袍执事看了侯赛雷两眼,从怀中取出一物,似乎对比了两下,点了点头。
  
      侯赛雷见状,心中一松。
  
      “李师兄请随我来吧。你们带这些参数弟子安排住处,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灰袍男子对身旁两个灰衣弟子吩咐了一句。朝着身后的大殿内走去。
  
      侯赛雷飞快了看了石牧一眼,微不可查的对其点了点头,跟着灰袍执事走进了大殿。
  
      “诸位师兄,请随我们来吧。”那两个冥月教弟子神情恭敬,当先朝着前方走去。
  
      石牧看了侯赛雷背影一眼,转身跟着众人朝着前方走去,不过没人发现他肩膀上的那只彩毛鹦鹉不知何时消失无踪了。
  
      侯赛雷随着灰袍执事在大殿内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个大厅。
  
      厅中,一个银发老者坐在一个长桌后面。单手托腮,似在假寐。
  
      侯赛雷略微感应了一下银发老者的气息,心中一惊。
  
      老者气息渊深如海,赫然是个月阶术士存在。
  
      “方长老。郫城的参赛弟子刚刚到达,这位是那里的接引使者李绅。”灰衣执事恭敬的朝着银发老者行了一礼,道。
  
      侯赛雷也跟着急忙行了一礼。
  
      银发老者闻言睁开了眼睛。扫了侯赛雷一眼,随即坐直了身子。道:
  
      “哦,一路辛苦了。”
  
      “都是为了宗门。属下辛苦一些也是应该的。”侯赛雷取出那块黑色玉板,恭敬的双手递给银发老者。
  
      银发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了玉板,头也不抬的下了逐客令:
  
      “好,你的接引任务已经完成,下去领取这次任务的奖励吧。”
  
      侯赛雷心中一松,朝着银发老者行了一礼,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大殿,走出了那个银发老者的视野范围,侯赛雷心中这才松了口气,犹有余悸。
  
      他往后看了一眼,迈步沿着来时的道路走去。
  
      至于白发长老提到的奖励,他自然不会去领取,一方面领取的时候需要出示冥月令,很容易穿帮,另一方面,他也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领取奖励。
  
      侯赛雷提了提衣领,遮住了半张脸,很快走出了黑色建筑。
  
      他脚步丝毫不停,很快离开了此处。
  
      一刻钟后,他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全身上下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哈哈,看你那胆小的样子,真是没用。”就在此刻,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侯赛雷大吃一惊,手中黑光一闪,已经取出了那根黑竹法杖,豁然循声望去。
  
      一旁的墙壁上,一只彩色鹦鹉正站在上面,正是彩儿。
  
      “彩儿,原来是你这家伙,吓了我一大跳!”侯赛雷看到是彩儿,呼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
  
      “哼,如果不是石头让我过来,谁稀罕来吓你!”彩儿有些不高兴的嘟囔起来。
  
      “不知穆前辈接下去有何指示?”侯赛雷闻言,神色一肃的问道。
  
      “石头说,虽然你也决定参加此次出海比试,但以防万一,你还是在附近随便找个客栈住下。”彩儿道。
  
      “好,彩儿你替我转告穆前辈。这段时间我会多加小心,等我找到了住处,便会想办法通知于他。”侯赛雷说道。
  
      彩儿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展翅朝着远处飞去。
  
      侯赛雷在小巷待了片刻,脱下身上的使者服饰,换了一件寻常衣服,又取出一个斗笠戴在了头上,这才走出小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未完待续。)u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