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古怪木条
    看着石牧远遁而去的方向,儒雅青年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眼神深处一抹戾气一闪即逝。
  
      只见其双手在胸前一阵快掐动,口中传出晦涩难名的咒语声,身上骤然亮起了一团耀眼的白光。
  
      “嗖!”
  
      破空之声骤响,儒雅青年化身的那团白光,立即朝着石牧离开的方向爆射而出,在天际划出一道白线,消失在了天边。
  
      另一边,吕景短暂失神了一阵后便醒悟过来,旋即大叫一声,猛地一跺脚,便化作了一团绿光,也朝着那边腾空追去。
  
      ……
  
      远处一片林海上空。
  
      石牧背后巨大火翼中参杂着一缕缕犹如血管的白色焰芒,每一个扇动,便犹如瞬移般,飞出数百丈远。
  
      突然,他眉头一挑,挥手取出一张青色符箓,一把捏碎,一道道青光顿时从中窜出,纷纷缠绕在了他的身上,度再次徒增。
  
      “嗖”的一声!
  
      整个人瞬间化为一团白影,几个闪动便到了远处天际,再一闪,便彻底消失无踪。
  
      其刚刚离开,半空中白光一闪,儒雅青年的身影浮现而出,咬牙切齿的看着石牧远遁的方向。
  
      就在此时,一道绿光从远处飞射而来,遁也是极快,一闪也到了近处,停了下来,现出吕景的身影。
  
      他眉头紧皱,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儒雅青年转头看了吕景一眼,后者脸色变了一下,眼中露出戒备之色,往后退了一步,周身绿雾翻滚,双手手掌也浮现出淡淡绿光。
  
      儒雅青年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过头来,轻呼了一口气,神情变得平静,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残影,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吕景见此,先是一怔,但旋即大松了口气,朝着石牧和儒雅青年遁走的方向分别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随后周身绿雾一裹身体,也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一处连绵的山脉上空,一道白色身影迅疾无比的飞驰而至,度之快,仿若瞬移一般。
  
      白光一敛,现出了石牧的身影。
  
      他朝着身后看了一眼,目中金光一闪,随后眼神一松。
  
      此刻他施展白焰火翼和风影符,已经一口气飞出了数千里,此刻其脸色已是苍白无比。
  
      石牧背后火翼上一缕缕白芒消失无踪,翼展缩短,化为了原来的赤色火翼,轻轻扇动下,身形朝着下方落去。
  
      他在这片山脉中随意的飞了一圈,在一面光滑的崖壁上停下,手指连弹,数道赤光飞射而出,切在崖壁之上,三两下挖出了一个山洞。
  
      石牧飞身落了进去,在地上坐了下来。
  
      他两手挥舞,一道道青光落在山洞周围,张开了一个阵法,将整个山洞笼罩在了里面。
  
      石牧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路奔驰,又施展白焰火翼,他体内真气已经几乎见底,不过总算摆脱了所有人。
  
      他取出两枚丹药服下,又挥手取出两块中品火属性灵石,握在掌心,身上亮起淡淡红光。
  
      足足一天一夜后,石牧才睁开眼睛,两道精光从他眼中射出,体内几近干涸的真气至此终于完全恢复。
  
      他没有立刻站起,一挥手,手中出现了一截绿色树干,正是他刚刚抢夺到了树灵王躯体。
  
      石牧伸手摩挲着这截绿色树干,脸上露出喜色,之前几经危险,不过总算也没有白费。
  
      然而当其仔细观察着手中的绿色树干,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东西除了散出一些灵力波动外,并没有丝毫其他的异样,之前马珑说过的树心圣液也完全不见踪影。
  
      青长天那些人难道就是这个东西争的你死我活?还是说树心圣液在其他那些树干之中?
  
      一念及此,石牧不由摸了摸下巴。
  
      “咦……”
  
      突然石牧口中一声轻咦,在这个树干一侧,有一道极淡的绿线,若非他目力惊人,还真不太容易现。
  
      他微一沉吟,翻手取出金钱剑,顺着这道绿线轻轻一划,剑刃轻易刺了进去。
  
      石牧眉梢一挑,金钱剑上下滑动。
  
      啪嗒!
  
      原本颇为坚硬的树干裂成两半,一根尺许长的青色木条从树心位置掉了出来。
  
      他连忙接住青色木条,看了一眼两半树干,树心位置赫然有一个凹槽般的存在,想来这个木条刚刚就是嵌在这里的。
  
      “这又是什么东西?”石牧轻轻捻起这一截木条,
  
      青色木条分量颇重,和周围的树干截然不同,表面甚至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他脸色忽的一动,木条表面的晶莹外表赫然有一些花纹,看起来和一些灵纹有些相似,但以他的见闻阅历,但是闻所未闻,根本是一个都不认识。
  
      但他心中有种直觉,觉得这种灵纹应该是天生而成的。
  
      不过这木条也没有散出丝毫灵气,所以他刚刚神识才没有现木材里面有此物。
  
      此外,木条中还隐约散出一股淡淡清香,有些类似梵香的味道,让人闻之心旷神怡。
  
      石牧看着手中的木条,手指微微用力,脸上有些变色。
  
      这看似脆弱的木条竟然异乎寻常的坚硬,仿佛在捏一根金属一般。
  
      他眉梢一挑,手上加了三分力,但是木条还是丝毫不动。
  
      “有些意思……”石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屈指一弹,一道赤光打在木条。
  
      “啪”的一声!
  
      赤光在木条表面某处爆裂消散开来,但是青色木条却是丝毫未损,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石牧神情不惊反喜,这木条看来确有几分神异,不过此刻他一时之间也探不出个所以然。
  
      他又把玩了一下木条,便将其收了起来,打算等出了秘境,再想办法了。
  
      随后他目光一扫,单手一挥,地上那两半绿色木材也被其一起收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石牧这才站了起来,挥手将山洞中的阵法解除,缓缓飞出了山洞,目光朝着远处望去。
  
      此刻距离试练结束,应该还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时间。
  
      他翻手取出青山令,眼神微动。
  
      经过此前一路上的令牌收集,他的排名此刻已经到了一百左右,已堪堪排入了那一百零八名人中。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沉吟,这个排名还算可以,至少入选青兰圣地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一想到这一百零八人中也有高低等级之分,若要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为未来修炼九转玄功打好基础,他自然也要力争进入前三十六之列了。
  
      石牧心中思量计定,单手一摸腰间灵兽袋,彩儿身影从中飞出,双翅扑腾着落在石牧肩膀。
  
      “呼,石头你整天把俺关在袋子里,快把俺给憋坏了!”彩儿一出来便大叫大嚷。
  
      “好了,别叫了,叫你出来是有事。接下来我要尽可能猎杀妖兽,需要用到你的目力。”石牧说道。
  
      “哈哈,没问题!”彩儿眼睛一亮。
  
      石牧背后红光一闪,浮现出一对火翼,身体朝着山脉深处飞遁而去。
  
      此处山脉灵气浓郁,刚刚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有不少强大妖兽气息,正好斩杀了获取妖核。
  
      “石头,前面三十里外有一处妖兽巢穴,里面有几头地阶蜥蜴妖兽。”石牧没有飞出多远,彩儿眼中光芒闪烁,开口说道。
  
      石牧脸上一喜,立刻朝着彩儿所指的方向飞遁而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一处山间洼地上空,下方一处山脉根基处,赫然有一个黑呼呼的大洞,往外不停冒着一缕缕黑色煞气。
  
      石牧单手一挥,一团刺目红光飞射而出,一闪没入了山洞之中。
  
      轰隆隆!
  
      红光爆裂开来,整座山脉剧烈晃动了起来,随即一阵嘶哑愤怒的吼叫从山洞中传了出来。
  
      呼呼!
  
      几道五颜六色的身影从山洞飞出,是五头浑身五彩斑斓的蜥蜴妖兽,每一头都有七八丈长,身上仿佛披了一件五彩铁甲,双目暗红,看上去非常凶残暴虐。
  
      五头蜥蜴妖兽散出的气息都达到了地阶,不过都是地阶初期水平,咆哮着朝着石牧冲了过来。
  
      “彩儿,稍等我片刻。”
  
      石牧出一阵柔和力量,将彩儿送到了远处,身上赤光大放,赤猿法相在他身后浮现而出。
  
      ……
  
      转眼间,七八天时间过去。
  
      秘境中一处沼泽区域。
  
      一道漆黑光芒冲天而起,凝聚成一柄巨大刀影狠狠斩下。
  
      一声凄厉惨叫传出,大片蓝光和黑色刀芒碰撞,剧烈的法力波动朝着周围扩散而去,掀起了一股风暴,卷起了周围的水和泥土。
  
      风暴消散,露出了里面的情形。
  
      石牧手持陨铁黑刀,面色有些苍白,手臂上还有两道伤痕,不过并不重。
  
      他的身前躺了一头巨大妖兽,身躯足有二十丈,形似蛟龙,不过此刻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脖颈几乎被斩断,大片鲜血涌出,周围数十丈的区域几乎都被染红。
  
      石牧身形一动,落在蛟龙妖兽尸体旁,挥刀展开妖兽头颅,取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蓝色妖核,散出惊人的灵力波动。
  
      这头蛟龙妖兽实力已经到了地阶后期,妖核灵力自然强大。
  
      “石头,你能斩获这妖核,俺的功劳可不小,出去之后记得好好犒赏俺,俺要吃好吃的!”彩儿不知从哪里飞了过来,熟练之极的落在石牧肩膀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