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潜修二转
    “石道友,天兽白泽精血在此,你查验一下。.”胖管事说着,将手中两个玉瓶放在了桌上,说道。
  石牧也没有客气,伸手接过白色玉瓶,揭掉上面的符箓,打开瓶塞。
  顿时一股极阴至寒的气息从中窜出,扑面而来,使得室内温度骤降了不少。
  此种程度的气息冲击对于石牧而言,自然不在话下,其略一定神,通过瓶口望去。
  玉瓶中是一小滴蓝汪汪的液体,极为纯净,没有一丝杂质,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阴寒气息,远在那冰蛛妖丹之上。
  石牧点了点头,这滴蓝色液体散发出的气息虽然没有白猿精血那么大,且精纯程度也有所不及,但是确实是一滴天兽精血无疑。
  他将玉瓶封好,又拿起另一个瓶子,检查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东西没问题。”他说着,挥手将两个瓶子收了起来。
  胖管事呵呵一笑,也大袖一挥,将桌子上的东西收起。
  如此一来,双方也算皆大欢喜。
  石牧接下来又与对方闲谈了几句后,也没有在天宝阁多待,起身离开了天宝阁,而后直接出了通流坊。
  回到洞府后,他当即吩咐齐风,将手下侍从全部召集起来。
  片刻后,其所在府邸前一处广场上,将近三百名侍从除了翠环外尽数聚集于此,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前方一座临时搭起的高台。
  高台上,石牧负手而立,彩儿立在肩头。
  说起来,他来到这里也有差不多一年了,但其间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出远门,此地的事情基本都交给了彩儿和齐风打理,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几乎没见过。
  不过由于自己将灵地的收获十分之一分配给所有侍从,此举却是颇得人心,所有人种植灵草灵花的热情空前高涨,反而使得一些对年份要求不高的灵草收成大涨,收入也比此前任何一年都要高出不少。
  这些,还是从齐风处得知的。
  “府主,人都到齐了。”齐风站在最前方,上前一步,朝石牧拱手说道。
  石牧微微点了点头,朗声说道:
  “诸位,这段时间以来,灵地中一切井井有条,灵草灵材收获颇丰,我心甚慰。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有事外出,洞府将继续由齐风与诸位管事负责,一切照常。[小说]”
  “是!”齐风与身旁的数名管事连忙点头答应道。
  “此外,我宣布,除了此前承诺的一成收获外,未来每年的收入中,比前一年多出部分的两成,将作为奖励。至于如何分发,由齐风和彩儿共同决定。”
  此言一出,所有侍从面色一喜,而后齐声拱手道:;
  “多谢府主!”
  “石头,你这次要出去干什么?怎么又不打算带上俺吗?”彩儿问道。
  “那地方环境异常恶劣,天寒地冻的,也没啥吃的,你跟着去,可能只有长时间待在灵兽袋中了。怎么,你真的想去吗?”石牧说道。
  “这样啊……石头,你就安心去吧,这里交给俺和齐胖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彩儿闻言,连忙说道。
  石牧闻言,摇了摇头,心中哑然一笑。
  ……
  大半个月之后,青兰城以北,此前石牧寻得极阴之气的那座冰窟前。
  石牧身披裘衣,站在一处小丘陵上,目光环视四周。
  这里依旧冰封万里,白雪纷飞,上次和吕景,廖勇战斗的痕迹早已被皑皑白雪完全覆盖。
  石牧收回目光后,闭上双目,体内神识扩散开来,笼罩住了方圆数十里。
  半晌后,他睁开眼,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神识范围没有感应到其他人的气息,景和廖勇也早已离开了这里,这让他松了口气,走进了冰窟。
  石牧目光一转,朝着前方冰窟入口处眼,而后身形几个闪动下,跃入冰窟之中,而后一个转身,左手白光大放,一拳狠狠打在洞壁上。
  哗啦啦!
  冰窟入口的半个山壁顿时坍塌下来,将入口掩埋了起来。
  石牧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他很快来到了上次和冰蛛战斗的那处洞窟之中,此地战斗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他两手挥舞,一道道蓝色光芒从他手中飞出,落在了冰窟附近,是一根根阵旗。
  片刻之后,这些阵旗散发出一阵蓝光,凝聚成一层蓝色阵法光幕。
  石牧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他来之前特意购买的一套水属性法阵,是一套高阶阵法,具有遮掩气息和防御双重作用。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在山洞中盘膝坐了下来,一挥手,取出了那两瓶天兽白泽精血,放在了身前,随后闭目静坐起来。
  足足大半日过去,当其再度睁开双目之时,目中精光隐隐,无论心境还是精神力,都已处于巅峰状态。
  他豁然一挥手,揭掉一瓶装着白泽精血玉瓶上的符箓,打开了瓶盖。
  一股刺骨寒意顿时从瓶中散发出来,周围原本便极低的温度立刻又降低了许多。
  石牧身体也微微一抖,不过立刻平静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右手一挥,一小团晶莹的蓝色液体从瓶中飞出,化为一只形似麋鹿的迷你小兽,落在了他的右手上。
  其双目金光一闪,如有实质般对着小兽一扫。
  小兽顿时身躯一颤,扬天无声鸣啸一声,继而轰然消散,在石牧手掌上立刻浮现出一层蓝色冰晶,并且朝着其手臂蔓延而去。
  石牧脸色一紧,立刻运转起九转玄功第二转功法。
  他的右手上浮现出一层朦胧的光芒,蓝色液体缓缓融入了他的手掌,那蓝色冰晶也一点点消退了下去。
  石牧眼见此景,脸色一松,继续运转起功法。
  如此足足过去了三日,其右手手掌上的蓝色冰晶才完全消退,那些天兽白泽的血液也完全融入了他的手掌。
  他目光落在地上的玉瓶上,再次一挥手,又是一股蓝色血液飞出,落在了他的右手上。
  ……
  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半年时间过去,两瓶白泽天兽的精血尽数融入了石牧体内。
  此刻石牧的右臂散发出一阵蓝光,身后隐约浮现出一头异兽虚影。
  此兽通体蓝色毛发,体型形似麋鹿,头上长着珊瑚一般的红角,背后长着一对宽大羽翼,极为神骏无比。
  石牧手臂上的蓝光消散开来,他翻手取出一个白色玉瓶,里面正是那一缕从冰蛛妖丹中获取的上品极阴之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单手一引,那一缕极阴之气从瓶中飞出,缓缓飞到了他的右手上,落了下来,仿佛蛇一般缠绕在了右手。
  石牧右手立刻被一层白色坚冰冻结,身体猛然一抖,脸上露出极为痛楚的神色。
  极阴之气的寒冰之力,远远超过了那白泽精血,若非他的右手已经融入了白泽精血,耐寒性大增,此刻右手已经被极阴之气的至寒之力彻底冻至坏死。
  即便融合了白泽精血,他此刻仍然觉得手臂剧痛难度,无法忍受。
  石牧咬紧牙关,默默运转镇魂咒,镇压痛楚,片刻之后,脸色才好点。
  他闭上眼睛,默默运转九转玄功第二转功法。
  片刻之后,他的右手上浮现出一层淡淡黑色光华,极阴之气所化的白色寒冰缓缓被黑光吸收了进去。
  石牧脸色微喜,知道九转玄功第二转至此终于开始入门。
  他平静心绪,继续运转功法。
  时光流逝,光阴荏苒。
  转眼间五年过去,石牧身体盘膝坐在山洞之中,丝毫没有动弹,身上早已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白霜,整个人仿佛一座冰雕reads;。
  ……
  青兰圣地,石牧的灵地的一片药田中,两个先天武者侍从在这里打理着灵草。
  “唉,府主这一离开就是五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个青袍青年目光朝着石牧洞府方向眼,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能回来,他们这些青兰圣地的弟子们,光,还不是出生入死,哪天一个不小心就是陨落的下场。每年星魂殿的彻魂灯都要熄灭不知多少盏,其实他们这些弟子还不如我们这些侍从命长。”另一个年龄稍大的中年男子如此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石府主对我们还是不错的,希望他这次出去没有出什么意外。”青袍青年说道。
  那个中年男子闻言,微微点了头,没有说话。
  “说起来,府主的那个鹦鹉灵宠,这些日子也没见其出来了,据说在府主的洞府里闭关修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个青袍青年似乎颇为好事,问道。
  “这个我哪知道,不过这一段时间却是没鹦鹉了。”中年男子说道。
  青袍青年眼神一动,正要再说什么,就在此刻,远处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一股浩大的威压朝着周围扩散而去,药田里的几个侍从目瞪口呆,呆呆白色光柱。
  足足一刻钟后,白色光柱才缓缓消散。
  “那里我记得是冷翠环闭关的地方,形,她此番或是突破了瓶颈了!”中年男子喃喃说道。
  他话音没落,一道白色遁光从那里飞射而来,几个呼吸便到了近处,落了下来,现出了冷翠环的身影。
  “冷管事!”两人对视一眼,急忙朝着冷翠环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了,我问你们,石府主此刻可在洞府?”冷翠环问道。
  “府主数年前离开了洞府,说是有事要办,已经五年没有回来过了。”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什么,石府主离开了?还已经走了五年!”冷翠环闻言,有些诧异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