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丑陋男子
    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火星四溅。
  
      蜈蚣硕大的脑袋被一棍子打的陷入地面,但是却没有多少伤痕,只是口中喷出了绿色血液。
  
      碧绿蜈蚣口中出一声大吼,身躯奋力挣扎扭动,体表上浮现出一个个诡异的环形花纹,散出刺目绿光。
  
      三座黄色牢笼剧烈颤抖起来,咔咔浮现出几道裂纹,似乎马上便要碎裂崩溃。
  
      石牧眉头紧皱,正要再取出两张困禁符箓。
  
      蜈蚣尾巴一翘,尾端的一根根钢刀般的长足对准了石牧。
  
      下一刻,蜈蚣尾巴猛然一抖,那些长足居然离体飞射而出,闪电朝着石牧刺来。
  
      石牧脸色大变,顾不得施展符箓,身体朝着旁边躲闪。
  
      只是那长足实在太多,石牧两条手臂挥动,手中如意镔铁舞成了一个巨大风车。
  
      “狂龙乱舞!”
  
      铿铿铿!一阵乱响!十余根长足被棍影击飞。
  
      不过就在此刻,“嘭”的一声,禁锢在碧绿蜈蚣身上的三座土牢同时崩溃开来,碧绿蜈蚣脱困而出,眼睛看向石牧,射出无尽的凶光。
  
      它在这洞穴之中乃是霸王般的存在,除了矿洞深处的那个人类外,何曾再受过此等屈辱。
  
      此前有两个自诩修为高深之人,最终还不是成为了它腹中餐!
  
      碧绿蜈蚣口中嘶叫了一声,飞扑了过来,大口张开,似乎要再次喷出那绿色毒液。
  
      石牧眼睛一亮,手中如意镔铁棍一闪消失无踪。
  
      他单手一挥,一道若隐若现的纤细黑影飞射而出,一闪没入了蜈蚣口中。
  
      一道黑光从蜈蚣口中射出,打向石牧。
  
      石牧早已先一步脚下一点,身体倒射了出去。
  
      碧绿蜈蚣眼中闪过一丝诡异光芒,黑色毒液陡然爆裂开来,化为一片黑色毒雨,笼罩住了方圆数丈的范围,将石牧也笼罩在了里面。
  
      石牧脸色一变,不过并非惊慌,手在怀中闪电般一摸,然后挥出。
  
      一张蓝色符箓飞出,然后碎裂开来。
  
      “铿”的一声,一堵数丈高的蓝色冰墙凭空出现,挡在了毒雨之前。
  
      一阵噼啪脆响,毒雨大部分打在了冰墙上,虽然将其腐蚀出一个个深坑,但是总算被挡住了。
  
      碧绿蜈蚣大怒,不过就在此刻,前方冰墙后传出一声大喝。
  
      “大!”
  
      碧绿蜈蚣口中一阵剧痛,下一刻脑袋陡然爆裂开来,漫天汁液四溅,一根黑色大棒将其脑袋从内部生生撑破。
  
      蜈蚣无头尸体重重倒在地上,疯狂挣扎了足足一刻钟,才慢慢停止,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去。
  
      石牧从冰墙后面缓缓走出,胸前的伤口已经涂抹了一种绿色药膏,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开始缓缓愈合。
  
      他挥手召回如意镔铁棍,将蜈蚣妖丹取出后,没有理会尸体,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这次他足足往前走了大概数里距离,路上没有再碰到一只妖虫。
  
      他心念转动,明白了过来,估计是那蜈蚣妖虫太过厉害,其他妖虫不敢来此缘故。
  
      不过他也不敢大意,走一阵子便会停下来打量一番。
  
      走到这里,矿洞突然慢慢变矮了起来。
  
      “难道已经到了尽头……”
  
      石牧心中一喜,正要加快脚步,前面忽的传来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百虫夜行。
  
      他心中一凛,身体贴着洞壁,慢慢往前走去。走过一个转角口,他脸色大变。
  
      只见前方赫然出现成千上万的蓝色小虫,形如蚂蚁,汇聚成一片虫流,朝着这里飞快爬了过来。
  
      不但是地面洞壁,甚至是洞顶也密密麻麻爬满了蓝色怪虫。
  
      石牧心中念头急转,脚下一点,身体瞬间倒射而回,然后悄无声息的落地,朝着来路飞奔而去,没有惊动那些怪虫。
  
      片刻之后,他便回到了那个蜈蚣怪虫的尸体附近。
  
      他眼神闪烁,赫然一把抓起了蜈蚣怪虫的尸体,拖拽在身后,转身再次朝着前面走去。
  
      片刻之后,他再次和那些蚂蚁怪虫相遇。
  
      石牧猛然一挥手,蜈蚣怪虫巨大的尸体被扔了出去,正好砸在了虫群中间。
  
      蜈蚣怪虫的气息散开来,加上巨大震动,虫群顿时大乱,就在此刻数个黑球从前面飞了过来,落在了虫群之中。
  
      黑球一落地,立刻爆裂开来,化为滚滚黑焰,迅在矿洞中扩散开,散出一股刺鼻的怪味。
  
      原本就混乱的蚂蚁怪虫更加纷乱起来,出吱吱叫声。
  
      就在此刻,石牧身影从黑色烟雾中飞窜而过,没有出多大动静,脚在地面,洞壁,甚至洞顶连点,身体仿佛飞鸟一般朝着前面掠去。
  
      被踩中的蚂蚁怪虫都处于混乱中,被踩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几个呼吸之间,石牧便越过了蚂蚁虫群,没有引起那些蚂蚁的注意,心中松了口气。
  
      他身形一晃,朝着前面飞奔而去,很快来到了刚刚遇到蚂蚁怪虫的地方,这才放慢了脚步,继续前进。
  
      往前走了一阵,没有再次遇到怪虫。
  
      石牧朝着周围看去,此处矿洞越低矮,已经只有一人多高了。
  
      他眉头慢慢皱起,脚步越放轻。
  
      附近的洞壁很是平整,地面也很平坦,似乎被人人为修缮过。
  
      石牧心中念头转动,那个方家叛徒逃入了这里长达三年之久,在此等恶劣环境下,按理说应该已经死去了,但是这谁也说不准。
  
      矿洞前方再次出现一个转角,石牧身体贴着洞壁,慢慢靠近了过去,眼睛朝着前面看去。
  
      他瞳孔一缩,前方赫然已经到底矿洞尽头,是一个十余丈大小的石室。
  
      石室中摆放着几个简陋石凳,一个石桌。
  
      此刻,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正在坐在石桌旁,似乎在费力的啃咬着什么东西,没有现潜伏在后面的石牧。
  
      石牧目光在那人身上停留了片刻,朝着石室其他地方看去,脸色微微一变。
  
      那个褴褛身影旁边斜放着一柄黑色残剑,从模样上来看,正是那柄古阙残剑!
  
      就在此时,褴褛身影豁然抬头,闪电般一把抓住古阙残剑,猛然转身,一剑刺出。
  
      “嗤”的一声,一道模糊黑色剑影从残剑中飞射而出,朝着石牧飞射而来。
  
      石牧脸色一变,这里明明无法驱动真气才是,那人怎么会射出剑芒。
  
      一声锐响,黑色剑影刺在了石壁上,仿佛切豆腐一般轻易刺穿,点在了石牧胸口。
  
      石牧脸色大变,身体一个翻滚,险险躲过了当胸一剑,手在地上一撑,瞬间横移到了数丈之外。
  
      “你是什么人!竟然能来到这里!”褴褛人影一剑刺空,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喝道。
  
      石牧翻身跃起,此刻他看到了褴褛人影的面容,是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人,但是身体急瘦,皮包骨头一般。
  
      他的脸上五官歪斜,脸上皮肤坑坑洼洼,而且是焦黑一片,竟然没有一点平整的地方,仿佛被火烧了一般,其丑无比。
  
      “我是青兰圣地弟子石牧,你应该是那个偷走方家残剑叛逃的叛徒吧?”石牧看此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同情。
  
      一旁的石桌上面放着一块血淋淋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怪虫的腿部,这个丑陋男子刚刚应该是在撕咬上面的血肉,嘴唇上还沾着汁液。
  
      这个山洞没有丝毫天地灵气,也无法吸收进体内。
  
      在这里,就算是地阶,天位的存在,也和寻常人没有两样,不进食,只有慢慢饿死。
  
      “叛徒……”丑陋男子口中出嘶哑的笑声,越来越大,最后扬天大笑了起来。
  
      不过笑声中却充满了悲哀和愤怒。
  
      “阁下,还请将古阙残剑奉还方家吧,你在这里过的不可能好,与其在此处坐拥一件死物,不如将其还给方家,或许还能得到宽大处理。”石牧脑海中想起方博正见到此人,立刻击杀的话语,不过眼前这人实在可怜,他有些下不了手。
  
      丑陋男子豁然抬头,眼中透出滔天的恨意,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以石牧的心智也为之一震。
  
      丑陋男子大叫一声,身体飞扑而来,手中残剑再次浮现出黑色剑影。
  
      他手臂一动,黑色剑影幻化出数道剑影,仿佛莲花绽放,朝着石牧当头刺下。
  
      “好剑术!”石牧眼睛一亮,忍不住赞了一声。
  
      在此处丝毫无法动用真气,竟然能施展出如此精妙的剑术,感觉犹在他的通天棍法之上。
  
      若是到了外面,那还了得,石牧自问也没有把握能击败此人。
  
      他手臂一抖,手中如意镔铁棍也幻化出数道棒影,和莲花剑影相撞。
  
      轰隆隆!
  
      一阵金铁交击的巨响,石牧身体丝毫不动,那丑陋男子脸色却是一变,身体大震,被石牧长棍横击,打飞了出去。
  
      石牧眼神微闪,此人剑术虽然精妙,但是力气比起他却远远不如。
  
      丑陋男子脸上一红,似乎已经被震伤了身体,石牧的力量实在比他大了太多。
  
      数丈之外,石牧身形一动,下一刻突然消失无踪。
  
      丑陋男子脸色一变,慌忙朝着周围看去。
  
      他身后人影一花,石牧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如意镔铁棍如同毒龙出洞,点向丑陋男子腰眼。
  
      丑陋男子豁然转身,手中残剑划过一道曼妙弧度,竟然在黑棍临身前拦在了前面。
  
      石牧眼睛一亮,随即摇了摇头,手臂一动。
  
      如意镔铁棍猛然一弹,划过一道扇形虚影,“嘭”的一声打在了残剑之上。
  
      丑陋男子连人带剑被震飞了出去,撞在洞壁上,慢慢滑了下来。
  
      “噗”的一声,丑陋男子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晃两下,手中残剑拄在地上这才站稳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