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六十八章玄穹试炼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看来此次参与比试的,除了艮山观外,就数我们离火观弟子最少了。?”离火观队伍靠前位置,一名头扎髻的中年弟子说道。
  
      “此前不少师兄弟被派往浮石城对抗黑魔一族,损失了不少高手,半年多前围剿白云观叛乱一事,秦罡等师兄弟又不幸陨落,更是雪上加霜。”其身旁另一人听罢,轻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也是,宗内人才济济,若非有绝对自信可在这玄穹塔脱颖而出,自然不会报名入塔,毕竟名额就只有这么点。”髻中年男子说道。
  
      温华听到两人对话,转过身来,说道:“几位师弟也不必太过忧心,虽然我们离火观此次参与人数较其他诸观少,但据我了解,此番进塔主要还是看个人战力。只是进入试炼后,冲突在所难免,有些难缠的对手你们尽量避开便可。”
  
      “温师兄,不知此次,其他各观都有哪些厉害角色入塔?”此前交谈的那二人后方,西门雪突然开口问道。
  
      此言一出,不少人顿时将目光转向温华,做出洗耳恭听状。
  
      石牧看了一眼西门雪,也将注意力移向了温华。
  
      “各观情况不同,实力强悍之人更是层出不穷,我也只是略知一二罢了。不过对其中三人情况我恰巧还知道一些,你们注意一下。”温华目光缓缓从其余七观弟子队伍扫过,口中说道。
  
      “不知是哪三人?”西门雪问道。
  
      “这三人与我一样,皆是其所属各观的席弟子。其中亁天观的莫吝悔心机深沉,行事心狠手辣,曾经与其有过节者,都会在之后的修炼亦或是外出执行任务时,突遭横祸,震雷观的万虎从脾气暴戾,但一声混雷功已臻化境,坎水观的水封月喜怒无常……三人修为都已臻天位后期,你们若是遇到,都尽量避开为好。”温华跟离火观诸人嘱咐道。
  
      听着温华口中的描述,石牧的目光一转,从那三观为之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莫吝悔相貌堂堂,看起来颇有雅士风度,若非温华提醒,单从面相上看,还真难将其划归为心机深沉之辈。
  
      万虎从倒是人如其名,长得虎背狼腰,面相狠厉,一头短如同钢针一般倒竖而起,看起来就如同一头猛虎。
  
      水封月体态婀娜,容貌娇美,纵是穿着一身道袍,也难掩其姣好身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像是感应到石牧目光一般,原本面朝玄穹塔的水封月,突然转过头来,正好与石牧对视在了一起。
  
      不过那女的目光只是在石牧身上略一停留,便立刻移去,眼中似闪过一丝不屑。
  
      石牧对此自然不会在意,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逡巡了几遍,将三人相貌记在心中。
  
      就在这时,白石广场上空突然响起一声尖锐啸鸣,一只体长足有十余丈的金色巨雕拨开大片云雾,从远处疾射而来,只是两三个呼吸之间,便落在了青色石塔前。
  
      从其身上,飞身落下三道人影,并排站着石塔前方。
  
      站在最左侧的一人,身穿紫色道袍,面色严肃,一目之上覆盖着黑色眼罩,却正是离火观的观主彭岳。
  
      紧在其右侧的,是一名生着紫色短须的中年道人,其气息竟比彭岳还要强盛几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凌厉之势。
  
      石牧目光一瞥,见其道袍袖口处绣着一道紫色玄雷,料想其应是震雷观的观主寂问天。
  
      而在此人右侧,还站着一名紫袍道姑,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中,只能看到其身姿颇为窈窕,但面目却怎么都看不真切。
  
      此人名为云梦泽,乃是泽兑观的观主,同时也是离尘宗,在符文中心处,一古篆字体写着“玄穹令”三个大字。
  
      他将此玉令翻转过来,却见其上有百颗细小的紫色圆珠,表面光泽黯淡,看起来有些特别。
  
      待在场众弟子纷纷收下各自的玄穹令后,彭岳与云梦泽也纷纷飞身而起,与寂问天一起分别悬浮于玄穹塔周围,周身灵光大盛,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随着三人咒语声传出,三人双手十指在身前一阵车轮般变化,从中打出一道道法诀,一闪即逝的没入中间的玄穹塔各处。
  
      玄穹塔表面,螺旋盘绕而上的一圈圈符文逐层亮起,并一圈圈的缭绕而上,整座塔顿时散出一阵刺目光芒。
  
      就在此时,彭岳三人手中灵光一闪,分别多出一块巴掌大小玉玦,表面灵光一闪,分别射出三道光芒,同时一闪即逝的落入玄穹塔石门上的八卦图案中。
  
      八卦图案上的八处卦位接连亮起,一道圆形光柱从中透射出来,在虚空之中映出一道方圆数十丈的圆形光幕。
  
      光幕之中,白光涌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白色漩涡。
  
      “诸位弟子,入塔!”寂问天大声喝道。
  
      一声令下,分列周围的八观一千余名弟子顿时以为的大弟子开始,纷纷身上亮起遁光。
  
      “莫师兄,水师妹,万某先行一步,到时咱们比比看谁可以冲的最高吧!”万虎从望了左右的莫吝悔、水封月一眼,长笑一声,飞身而起,身后大批震雷观弟子,也紧随其后。
  
      莫吝悔面色淡然的看了水封月一眼,后者微微一笑,二人几乎同时飞身而起,带着身后亁天观和坎水观的三四百弟子朝玄穹塔飞去。(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