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内卫尖兵 > 第两百八十九章:司机给的
    吴勉香烟藏好之后,横眼吩咐几句班里的战士别瞎传之后,就继续开始了他的执勤。
  
      收一根烟,明面上虽然说是犯纪律的事情,但是不犯纪律还当个毛线的士官啊,当士官第一步,从站夜岗偷吃方便面开始,抽烟更是毛毛雨啦。
  
      这根烟,吴勉没有放在心上。
  
      1号楼三楼,会议结束,李正和三连长洪卫兵一起下楼,两人闲聊着。
  
      自从上次李正请教洪卫兵关于注入骨头的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日渐升温,从点头之交变成了聊骚基友,李正发现洪卫兵属于那种极度闷骚性格,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死人脸,但是真正的讲到关键的地方,洪卫兵就会冒出一句让李正感叹不以的骚话。
  
      出了一号楼,李正笑问道,“你说,这次师里面说安排27师的人过来真的是来学习的?”
  
      “27师,原中原野战军,跟我们0师前身一样,乙级步兵师改编成的武警机动师,驻地州冒市,近些年来,完成任务有,200年,滩抢险任务,市救援任务,”
  
      李正看着如同念词典一样的洪卫兵,惊叹着打断道,“你真厉害,这些你都记得住”
  
      “嗯,还行”洪卫兵平淡回道。
  
      “那你说这些跟我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李正继续问道。
  
      洪卫兵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正,“据军新闻以及综合情况看,明年27师将会接手市那边的海关执勤,虽然没有下命令,但是从新闻上面看,已经也能猜到一些情况了,你没看新闻吗?”
  
      “哈哈”李正尴尬一笑,掩饰道,“肯定看了呀,就是没往这方面想”
  
      李正确实看了新闻,但是从来关注的都是事情,哪里又出了什么战情啊,这个李正最关心了,但是,像宣读数据,学习思想这块的,李正真心看的不多,谁没事看那倒霉催的,不是自找催眠吗?
  
      洪卫兵的话倒是给李正提了个醒,新闻消息一直是军方大思想,大动作的前沿站,聪明人很多都能从新闻中分析出来一些情况,特别就是一些数据和思想这块,更是能表现出部队的下步行动方针,李正心里决定,以后看新闻的时候,要把这块也看看了,还是有些作用的。
  
      洪卫兵疑惑道,“27师以前的主要的任务是在处理边境守卫和协助边境缉毒这块,不知道怎么会给安排到海关了。”
  
      这个问题李正没法接,他也不知道啊,问也是白问,回道,“别问我,我就是个小连长,还是代理的,不关心那些,先把我们连队管理好再说。”
  
      “也是”洪卫兵摆摆头,笑了笑,自己还研究得魔怔了,差点忘了自己也是个连长,“不说27师了,咱们还是说说那些学习的人吧,你们连几个?”
  
      李正竖起5个手指头,“一只手吧”
  
      “嗯,我们连也是一只手”洪卫兵道,他们连负责的是海运这块,需要学习的不多,不像师直属那边,过关大厅,直接安排20号人,现在师直属连的连长急活的很,一出会议室就开始张罗住宿和学习的事情,再过3天,27师的人就过来了。
  
      “嘿嘿,咱两都差不多嘛”李正揶揄的看了看洪卫兵,道,“5个人,好打发”
  
      洪卫兵不赞同,摆首道,“27师那边不一样,他们凶狠子气很足,平日里都是缉毒线上跑的,骨子里面都是狠,一个人都不好打发,更何况五个人,我觉得,他们这次不像是来学习的,感觉像是来示威的”
  
      “示威的?”李正眉头一皱,正色道,“怎么说?”
  
      洪卫兵忽然一笑,“你还说你看了新闻,咱们部队的估计过几年就要改编的事情你不知道?”
  
      “呃”
  
      翻个白眼,李正道,“行了,不问你了,我好好去看看吧”
  
      洪卫兵道,“行的,你看下吧,虽然不是什么重要新闻,但是这些苗头肯定是有的。”
  
      “我觉得你不去当参谋真的是屈才了”李正竖起大拇指,“看的多,分析的真的多啊”
  
      李正回到六连,专门跑到机房打开老式大头电脑,驻地的电脑李正平时不用,就是因为是大头的,对于习惯后世一体机的他来说,大头真的太丑了,而且性能贼惨,这个也是他不怎么关注军的原因之一。
  
      李正花了10分钟,终于进了军,开始浏览,还没一会,响起敲门声,
  
      “进”
  
      “连长,回来了,一切正常”
  
      吴勉伸出个脑袋汇报道。
  
      六连执勤,每次执勤结束,领班员都要给李正简单汇报一下情况,这个是李正规定的。
  
      李正转头一撇,“哦,回来了,那先去休息吧,一会晚点名”
  
      “诶,好勒”
  
      吴勉回应着,关上机房的门,默默的走向厕所,准备抽自己的外国烟。
  
      李正性子还是急的,电脑慢腾腾的,浏览速度贼慢,真想一拳给它轰了。
  
      人一急,就容易急出尿,李正也不例外,进了厕所,就闻到烟味,正是吴勉在抽着烟,烟已经过半了。
  
      李正眉头皱起,心道,烟味咋感觉有点像后世的中n海呀,湿烟味,谁特么还抽这烟。
  
      “咳特么的谁改习惯了,还特么抽中n海,戒烟啊!”
  
      吴勉一听,不像义务兵那样听见连长就害怕,反正嘻哈道,“连长,我,阿勉,今天得了根外国烟,我来试试味道。”
  
      “神特么外国烟,特么就是中n海”李正一边嘘嘘一边笑骂道。
  
      吴勉,“真的是外国烟,还有外国字母”
  
      说着吴勉打开厕所门,崛起大白屁股,也不管李正一脸嫌弃的眼神,献宝似的把烟屁股递给李正看。
  
      李正看了一眼,真是英文,心里顿时就惊了,拉上拉链,严厉问道
  
      “你那里来的外国烟?”
  
      “不是”吴勉笑不出来了,“这个”
  
      “别递给你的吧?”李正眼睛眯起来,道,“司机给的?”
  
      “捡的,捡的”
  
      吴勉低着头,应了一声。
  
      “呵呵,吴大班长,我记得你当上士官之后,从来只抽四渠,啥时候还捡烟抽了,以为新兵连?”李正皮笑肉不笑的问道,“老实说吧,是不是司机给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