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断撒哈拉 > 三十九 豪赌

  金丰琢磨塔利德说他自己一定能赢,那说明塔利德有必胜的把握,因为塔利德的为人很正直,从来不说假话,而且言出必行。基于这一点,金丰决定算计一下瓦利勒。所以金丰其实就是想激怒瓦利勒,跟他豪赌一把。倒是没有教训瓦利勒的意思,但是他却有别的想法。
  “多大都奉陪?瓦利勒先生说话算数吗?”金丰不相信的问。
  “塔利德可以作证,只要你能出得起,我就奉陪。”瓦利勒心想,金丰再有钱也超不过他,他对全世界的富豪都了解,就没金丰这么个人,倒是听说金丰买了赛达岛,赚了上百亿,可听说他又都投资了,所以不会有太多的钱来赌博的。
  “呵呵,那好,我就出一百亿美元来赌你赢不了,我吓不死你。”金丰故意说要吓死瓦利勒的,就是激将他。
  “一百亿?”瓦利勒震惊道。
  “怎么了?瓦利勒先生,赌不起就算了,我也知道你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金丰蔑视的说道。
  “哼哼哼,我倒是出的起,不知道金先生能不能出的起?”瓦利勒以为金丰就是往多了说,吓唬他呢,他觉得自己不能输了面子,所以反问道。
  “刚才,塔利德已经说了我的实力,迪拜投资公司有我一百多亿的资产,我就拿它做赌本,可以吧?”金丰霸气的说。
  “喂,金丰,你要干什么?一百亿,开玩笑呢?”塔利德一看金丰来真的了,他急忙问道。
  “塔利德,你不用管,我就要让没有那么多钱却要装富豪的伪君子,露出他的真面目来。”金丰借着塔利德的话,继续挤兑瓦利勒。
  “不是的,瓦利勒叔叔是真有钱。可是你?迪拜投资公司可不全是你的啊。”塔利德着急,把实话都说出来了。
  瓦利勒原本还在衡量,是不是跟金丰赌。可听到了塔利德的话,他明白了,金丰是想吓唬他,原来金丰没有那么多钱。既然这样,小子,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其实就算自己输了,就不给他,在迪拜谁还敢把自己怎么样?塔利德那是自己的侄子,还能向着金丰吗?
  打定这个主意,瓦利勒就急忙说:“好,我和你赌了,我们现在就签订协议,谁都不能反悔。”
  “瓦利勒叔叔,我的朋友他在开玩笑呢,你不要当真啊。”塔利德怕金丰真拿迪拜投资公司赌博,急忙去求瓦利勒。
  但是,他越是这样,瓦利勒越觉得金丰没有这个实力,他越觉得自己一定能赢,至少能吓跑金丰,赚回面子。所以,他就对塔利德说:“不,一定要赌,我们迪拜王室怎么会被一个狂妄的人吓住呢。”
  “赌,现在我们就写协议,塔利德你来作证。”金丰也不服输的说道。
  于是,他们找来了纸笔,现场就写下了协议,塔利德没办法,也在证人处签了字,这样一场豪赌开始了。
  签了协议,比赛就马上开始了。塔利德一边看比赛,一边埋怨金丰,说他赌的太大了,再说也应该和伊洛娜、麦娜尔商量一下啊。
  “你不是说肯定能赢吗?所以,我才赌的。”金丰笑着说。
  “那也不应该赌的这么大,你赢了,瓦利勒叔叔会损失一百亿美元,那可是挖他的肉、喝他的血啊,他会想办法收拾你的;你得罪了我们王室的成员,迪拜这里你不好呆了,这里你还有这么多资产,会被特殊照顾的。”塔利德担忧的说。
  “不还有你吗?”
  “我也很难做的,不能和自己的叔叔作对吧;有些人我也说不上话的。”
  “靠,想那么多干嘛,都已经赌了,先赢了再说。”金丰满不在乎的说。
  “我去,我就赢你两套别墅,你却要赢一百亿,哥啊,还是你狠呐。”塔利德哀叹道。
  “不狠能赚到大钱吗?”金丰笑着说。
  说话间,比赛结束了,不出所料,塔利德的马和骆驼都赢了,这下子金丰乐了。塔利德赢了比赛,原本赢了两套别墅也应该乐的,可是因为金丰和瓦利勒的赌约,他却乐不起来了。
  找到坐在看台上,表情非常难看、内心非常疼痛的瓦利勒,金丰坐到了他的旁边,然后问:“瓦利勒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到这一百亿?”
  “你…,我…,能不能商量一下,这一百亿你不要了?”瓦利勒自己说完都觉得是在开玩笑。
  “瓦利勒先生如果是你赢了,你会不要吗?”金丰问。
  “不会,不过这也太多了。”瓦利勒心疼的脸上的肉都直颤,他很想起身告诉金丰,他不会付给他这一百亿的,但是现在人还多,张扬出去实在是丢脸啊,他想过后,让塔利德通知金丰更好。
  “呵呵,我也觉得太多了。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能让瓦利勒先生不用拿这一百亿,不知道瓦利勒先生感不感兴趣?”金丰真诚的说。
  瓦利勒听了金丰的话立即来了精神,急忙问:“什么办法?快点说说。”
  “说实话,我现在急需一笔钱,想从国际上的大银行贷款。但是,没有人为我担保,我想请瓦利勒先生出面,来为我担保,如果可以,这一百亿,就算我感谢瓦利勒先生的心意了。”金丰说。
  “一百亿的好处费?那你要贷出多少钱?”瓦利勒知道这钱不好拿。
  “五百亿美元。”
  “呵呵,如果我给你担保了,你跑了,那我岂不是要替你还这五百亿?你用一百亿换了五百亿,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瓦利勒生气的说。
  “我可以拿东西抵押的,我可以把赛达岛和我的投资公司抵押在您这。赛达岛预估五六十亿,我的投资公司二百亿,这就是二百五六十亿啊。”
  “那你可以直接拿着这些去找银行啊?”瓦利勒疑惑的问。
  “瓦利勒叔叔,是这样的,我们的投资公司,还没有名气和盈利记录,另外,资产也都投到了期货和非洲了,所以,银行是不会贷款给我们这种风险很高的公司的。”塔利德现在明白金丰的用意了,替他解释说。
  “瓦利勒先生,我们现在正在非洲开发利比亚,要投入很多资金…”金丰把利比亚的事详细的讲给了瓦利勒听,并强调那个开发计划是可以盈利的,并且还有好几个国家的参与,是有信誉保障的。
  瓦利勒坐在那里想了很久,最后,他看着塔利德说:“可以按照你们的办法办,我来给你们担保。但是,你们只能贷三百亿美元;另外除了赛达岛和投资公司以外,还需要你来担保。另外,还要把你的马和骆驼也抵押在里面,如果,你们违约了,那马和骆驼也是我的了。”
  “喂,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好吧,就这样定吧。”塔利德想不同意的,但,当他看到金丰的眼神后,还是同意了。
  接下来塔利德带着金丰到瓦利勒那里,办妥了担保协议,瓦利勒还给汇丰银行、花旗银行的主管打了电话,证实了金丰的金沙公司贷款的事。
  一切的手续办完后,瓦利勒说:“金先生,我还是要感谢你在飞机上救了我和我的儿子,之所以帮你担保,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瓦利勒先生,我那不过是自救罢了,您不用放在心上。”金丰并没想让瓦利勒感谢自己。
  “好吧,我们两清了,我可不愿意背负着别人的人情。”瓦利勒坦白的说道,接着他又问塔利德说:“塔利德,你也应该告诉我,你是怎么赢我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