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第三九九章 我要离婚
    越冰见到李致诚的那一刻,就忍不住哭了。
  
      李致诚看着越冰老泪纵横。
  
      他又心疼又有点无地自容。
  
      “外公。”
  
      越冰拉住李致诚的手,一边擦眼泪一边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外公,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就这么一句话,让李致诚心疼的差点晕厥过去。
  
      姜清水急的一脸汗,不知道该劝哪一个。
  
      好半天,他才扶住越冰“阿冰,让外公先进屋,进屋再说。”
  
      越冰这才回过神来。
  
      她擦干净眼泪,带着李致诚进了屋子。
  
      等李致诚坐下了,才低声对越冰道“是外公对不起你,外公竟然不知道你是叫那几个畜牲拐卖的,更不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
  
      越冰和李致诚的感情很深。
  
      她自小父母双亡,是李致诚抚养她长大的,她学写的第一个字是李致诚手把手教的,她读的第一本书是李致诚给她讲解的。
  
      她上学的时候,李致诚牵着她的小手把她送进学校。
  
      她受了委屈,也是李致诚开导她。
  
      她淘气不想学习的时候,也是李致诚督导她。
  
      越冰能够长大,能够活的很好,真的是李致诚付出了诸多心血的原因。
  
      越冰在经历了诸多苦难之后,回到京城,再见到这位疼她爱她的老人,听着他说受苦了的时候,又一次泪崩了。
  
      李致诚在冷静下来之后,看着越冰大的出奇的肚子,很有些担忧“小冰,别哭了,小心身体。”
  
      越冰抽噎了两下,终于止住了哭声。
  
      她就像小时候一样窝在李致诚怀里“外公,我不想再看到薛安美,也不想再看到方志军,我想让那些人都遭报应,我想要报仇……”
  
      “好,好。”
  
      李致诚抚摸着越冰的长发,一下下的帮她理顺“让他们遭报应,咱们报仇。”
  
      越冰眯了眯眼睛“外公,我能回来,能够再见到您,多亏了秦桑,我想谢谢她。”
  
      她似乎想起些什么来“我记得我外婆留下的东西里边有一些古医书,反正这些东西对我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我想送给秦桑,她妹妹是医科大的学生,这些书对她应该很有用的。”
  
      李致诚现在是越冰说什么他都会说好。
  
      姜清水虽然早先过的很贫穷,可他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什么古医书啊,什么珍珠财宝之类的,他也不是很放在心上,越冰说送谁,他是不会反对的。
  
      李致诚看着姜清水的表现,看着他的眼睛一如即往的清澈,还有对越冰的深情,终于放下了心。
  
      不管怎么说,自家外孙女虽说受了那么多苦,可最后嫁的这个人还算不错。
  
      这个姜清水是穷,是没什么文凭没家世,可是,他的品性还不错。
  
      在经历了身边的人都是贪婪的恶狼的事情之后,李致诚看人,更加看中品性。
  
      之后,李致诚和姜清水说话的时候就十分的和颜悦然,这叫姜清水很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架势。
  
      要知道,李致诚可是有大学问的人,人家那是大学里的教授,还是文章都进过课本的人,这种人放在以前,姜清水不要说和人家说话,就连想都不敢想的。
  
      “既然回来了,咱们就好好的。”
  
      李致诚笑着鼓励姜清水“只要人勤快肯干,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小冰这孩子从小没受过什么苦,她也不会做活,以后你多包容她一些,要是有什么事就和我说,能帮的,外公一定帮你们。”
  
      姜清水真正的放了心。
  
      他原来还一直怕李致诚嫌弃他穷,嫌弃他没文化呢。
  
      结果见到这位老人又慈祥又平易近人,让姜清水的心情一下子就平复了“阿冰她很好,我,我会对阿冰好的,我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李致诚一个劲的点头“好,好,是个好孩子。”
  
      何家
  
      何老把电话放下,转过头就叫警卫人员“开车,我要去公安局。”
  
      章盼弟听到动静出来。
  
      “这是干啥呢?你声音小点,小舟正写作业呢。”
  
      何老立刻压低了声音。
  
      他把章盼弟拽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姐,我想和薛安贤离婚。”
  
      章盼弟打量何老“你不怕别人闲言碎语的?”
  
      何老摇头,笑的有几分无奈“我不怕,当年我和你离婚的时候都不怕,更何况现在,就算别人再怎么说我无情无义,看着薛安贤毁了容人也进了公安局所以就和她离婚,我也不放在心上,我倒不是嫌弃她毁容,主要是我才看出她这个人品性实在不好。”
  
      章盼弟面色凝重。
  
      心中却是连声冷笑。
  
      她嘲讽的笑,恐怕主要还是薛安贤毁了容吧。
  
      品性好不好的,难道她章盼弟当年品性就不好吗?
  
      她吃苦耐劳,无怨无悔的带大孩子,给公婆养老送终,十里八乡的提起她来谁不夸一声好,她这样好的品性了,可还不是被年轻貌美的薛安贤抢了丈夫。
  
      当年,老何可不会因为她品性好而不抛弃她。
  
      只是,章盼弟是这么想的,话却不能这么说。
  
      “她这个人确实不行。”章盼弟连连点头,看起来很认同何老的话“不说别的,就是她害小舟的事情,老何家就容不下她。”
  
      “嗯。”
  
      何老看章盼弟也赞同他的想法,跟着轻松了口气“只要姐你赞成就行。”
  
      章盼弟皱皱眉头“那你离婚之后咋办?你身边总得有个人照顾吧,难道你想再娶一个?”
  
      何老赶紧摆手“不,我没这个想法,我都多大岁数了,还娶啥啊,这不是家里有姐姐你操持吗。”
  
      章盼弟指指自己“我……我可不行,我不能在这儿长住的,原先是你和小珏都生病住院了,薛安贤也受了伤,我不放心才住下的,现在你们都好了,我哪能老住着呢,过几天我就收拾东西回我那儿了。”
  
      “姐。”何老看着章盼弟“你……就当是为我吧,你在家里多住一段时间行不?你看我都不是那种能管得了家的人,小舟不能没人照看,我要是和薛安贤离了婚,小珏也没人管了,这事都得姐你来操持的,你要不管我们,我们爷几个该咋办啊?”
  
      “这……”
  
      章盼弟也为难了。
  
      何老咬咬牙“小珏让薛安贤带的也长歪了,我想着趁他现在年纪不大早点掰过来,这事得姐姐你来,姐,就当我求你了成不?”
  
      何老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章盼弟自然不会拒绝了。
  
      “行吧。”
  
      她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她心里却在想着何珏的事情。
  
      掰倒是能掰的,不过,何珏恐怕要吃大苦头的。
  
      只是想到薛安贤对她儿子和孙子做的那些事情,章盼弟心一下子就硬了,吃苦头便吃吧,总归要不了命的。
  
      何老和章盼弟商量好了,直接就去了公安局。
  
      他在那边见了薛安贤。
  
      彼时薛安贤穿着头发杂乱,脸上是一道道的伤痕,人瘦的都快脱相了,看起来比难民还要可怕。
  
      何老看着这样的薛安贤,只觉得一阵恶心。
  
      “薛安贤,我这次来是和你离婚的。”
  
      何老这一句话,让薛安贤一下子就疯了。
  
      “你说什么?”
  
      薛安贤瞪着何老“你想和我离婚?你想的美,你……你个不要脸的,你是不是又看上了哪个年轻的女人,你是不是嫌弃我毁容了,啊,姓何的,你可真是个狠心的东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暖过来你的心呢?”
  
      何老看着薛安贤,面色冷幽“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是绝对不能和一个害了我儿子和孙子的女人在一起的,这婚,我离定了。”
  
      “你甭想。”薛安贤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何老开始大吼大叫“你别做梦了,我不离婚,死都不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