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划过的星空 > Part 128:小婧怒了

  第三层密室里。
  
  婧芙蓉看着因为她而身受重伤的千纸鹤,低声啜泣道:“我怎么会忘记?”
  
  千纸鹤听了,嘴角间不由得扬起了一丝微笑,说道:“那时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好、最美的样子。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
  
  听到这里,涵音早已泣不成声。只听她说道:“好,我答应你!”
  
  这是千纸鹤对她的唯一要求,她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只是…
  
  突然,面前的千纸鹤抗不住了,一阵满意而又幸福的微笑之后便撒手而去。
  
  婧芙蓉大喊道:“纸鹤!纸鹤!”
  
  此时的她,早已悲恸不已!
  
  另一边,破格者再次向她逼近!说真的,它最看不了这样的场面了,不就是失去了一个同伴吗?至于这样吗?再者,是它自己自不量力冲过来的,这事可不能怪它。
  
  想着,它便说道:“擅闯密室者,死!”
  
  随即,它再次持起了刀刃,就要往婧芙蓉的身上砍去。
  
  此时,婧芙蓉虽沉浸在千纸鹤离去的悲伤之中,但是对于周围的一切还是保留了警惕。
  
  原本,她就已经十分痛恨破格者,如今它这般向她出手,可怪不得她!
  
  于是,就在破格者将要坎向婧芙蓉的时候,她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旋转身姿后,她便直击它的命脉而去。而破格者,则是再也无法动弹了。
  
  要说婧芙蓉是如何知晓它的命脉,这一切还是要归功于千纸鹤刚才的奋力救主。
  
  那时,她一边担心着千纸鹤,一边仔细地观察起破格者来。
  
  因为,就算是再强的对手,也终会露出破绽。
  
  果不其然,就在千纸鹤冲向它的那一瞬间,婧芙蓉看到破格者胸前那忽隐忽现的光。
  
  这束光,十分的强烈,似是在告诉她:婧芙蓉,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它的命脉!
  
  受到启发的婧芙蓉原想就此攻击破格者,可没想到,自己却看到了千纸鹤倒下的那一幕。
  
  那时,她的心慌乱了!
  
  这可是陪着她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她怎么能忍心看着它为自己而受伤?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千纸鹤的身上早已全是伤,任凭华佗在世恐怕也无法挽回这局面。
  
  一想到这些,婧芙蓉就十分的难过,也发誓要为它报仇。可她好像能做的就只有这些,这不免让她感到很是自责。
  
  被婧芙蓉点中命脉的破格者,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说道:“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婧芙蓉看着已离开她的千纸鹤,冷冷的说道:“要看出你的命脉很简单,只要将你激怒即可。”
  
  这话,不仅是在宣示着自己的惊人才智,还瞬间点醒了破格者。
  
  破格者愣愣的看着这个如仙一般的女子,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婧芙蓉随即欠了欠身,说道:“告辞。”
  
  说完,她便向最里面走去。
  
  那里,想必就是叶修文的关押地了。
  
  破格者眼睁睁地看着闯入者进入到自己的地盘,十分的懊恼。
  
  主上曾经说过,这一层至关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可自己…
  
  想着想着,它不由得低下了眉头,无法看清它的面容。
  
  或许,它应该谨记婧芙蓉刚才说的那一点。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动怒了,否则,后果可是真的无法想象。
  
  至于打败破格者的婧芙蓉,忽然一改之前的作派,执意先将千纸鹤给安葬好。因为,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为她这般而不管不顾。再怎么样,都是它救了她。
  
  环顾了四周,这里除了铜墙铁壁外,别无其他。
  
  就在婧芙蓉不知道该如何做时,突然,她手中的千纸鹤忽然变成了粒粒风沙,飘散在了空气中。
  
  “纸鹤!纸鹤!”婧芙蓉一边呼喊着一边想去挽留它,哪怕只是粒粒风沙也好。
  
  可无奈,这风沙飘散的速度极快,任凭婧芙蓉如何想抓住,终究还是徒劳。
  
  看着它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婧芙蓉的心更加难过了。
  
  虽说自己已经战胜了破格者,但毕竟是千纸鹤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这叫她如何能够接受?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蹲下身来,为千纸鹤的离开哀伤着。
  
  是啊,她忘记了它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沉浸在了无尽的悲痛之中,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许是哭声惊扰了被关在密室里的叶修文,只听他说道:“是谁?是谁在外面哭?”
  
  原来,就在婧芙蓉和破格者在对战时,他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
  
  按道理来说,这里十分隐密,不可能会有人知道。可刚才,他明明听到了声响。而且还是十分激烈的那种。
  
  他纳闷着,在心里直呼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有这么大的声响?”
  
  想着这些疑问,他不由得思考起任何的可能性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直呼道:“莫非…是婧芙蓉?”
  
  说出这话时,他不由得被自己的这个猜想给惊到了。
  
  可转而一想,这似乎又不可能。
  
  要知道,婧芙蓉可是恨不得了结了他。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再者,她曾经对自己说过极其很绝的话语,这让他更是否定起刚才的言语来。
  
  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她不可能会来救我的。况且,她也并不知道我被关在这里。”
  
  可外面的声音明明是那般的强烈,难道是他想错了吗?还是说会有其他人呢?
  
  然而,他却是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好像…除了婧芙蓉以外,其他的人都并没有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这画面可真的无法想象!
  
  如果真是婧芙蓉,他待会儿要怎么面对她?难不成要看他这副落魄的模样?
  
  说真的,他很不想,也很不愿。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哭声。那声音,悲戚万分,仿佛要将这密室给震碎。
  
  仔细听来,这声音好像真的很是熟悉,可又不敢确定。
  
  于是,他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是谁?是谁在外面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