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格桑花的信仰 > 第三十三章:我们毕业了 一

  当曲晓洁给郑潇潇打电话,要给她寄毕业证的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大学真真正正地结束了,心中抑制不住一阵伤感。她跟曲晓洁说:“不要寄了,我想回去看看。”
  曲晓洁果断地阻止道:“你别折腾了,大家都走了。”
  徐甜跟汪凯去了青岛。曲晓洁说,徐甜差一点就跟汪凯分手了。
  郑潇潇走后不久,徐甜与汪凯的关系就降至冰点,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徐甜单方对这份爱情的态度降至冰点。那段时间,她问曲晓洁最多的问题便是:“你说,我到底要不要跟他分手。”曲晓洁想不通,她对徐甜说:“要不要分手,那要看你爱不爱他啊。爱不爱,不应该是一件很确定的事情么?”
  徐甜听后,总是一脸无助的样子:“应该是不爱了吧。可是看着他哀求我的样子,我就狠不下心,你说我会不忍心,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还爱着他?”
  曲晓洁也不知该怎样回答,她觉得自己无法分析出准确答案,又或者,她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再给可怜的汪凯捅刀子。
  那天中午,曲晓洁跟徐甜在食堂吃饭,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得知是汪凯时心中不由地有些惊讶,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觉汪凯的声音已经因为焦急而透露出哭腔,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听汪凯在电话那头语无伦次地解释了半天,才大概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原来徐甜已经有一个周没有搭理汪凯了,不仅不与汪凯一起吃饭,而且电话信息一律不回。汪凯快急疯了,他想让曲晓洁劝劝她,他说,如果徐甜真的不想去青岛,他就跟她一起留在武汉,他也不去青岛当那个公务员了。
  汪凯坚定的态度令曲晓洁感到意外,她没有想到,汪凯为了徐甜竟然有勇气放弃公务员这么好的机会,先不说是不是冲动,单是有这份心,就挺让人感动。只是,当时碍于徐甜在场,曲晓洁只能简单安慰他几句,让他放宽心,自己一定转达。但挂了电话之后,她却没有立马开口,因为她一时也无法捋顺清楚,以徐甜现在的态度,汪凯真的以放弃公务员的工作为代价换取他俩继续在一起,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汪凯并没有给她太多时间思考,自从知晓了曲晓洁的电话,他便每天都会通过联系曲晓洁来打探徐甜的状况,次数多了,曲晓洁着实有些不胜其烦,可是也不忍再给这个痴情的人儿更多刺激,于是便跟他说:“我告诉你我们在哪,你过来自己跟她说吧。”
  曲晓洁记得,她挂了电话没多久,汪凯就出现在图书馆门口,当时她跟徐甜正还完在大学里借的最后一本图书。汪凯当时颓败的样子,瞬间激起了曲晓洁的同情,她不知道徐甜彼时的心情是怎样的,但她觉得那个场景她应该会记得一辈子。
  汪凯看到她们,便站在了远处,踟蹰不前。他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双手在身前反复揉搓着,不知该放到哪里。曲晓洁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害怕、委屈、不舍、难过,可能、可能还有一丝欣喜。“唉!”曲晓洁轻轻叹了口气,怼了怼徐甜:“总要解决的,躲着不是办法。”徐甜并没有上前,停在那里,看了一眼曲晓洁,说不清是生气还是为难。
  曲晓洁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她认为像汪凯这种人,如不能彻底掐灭他心中的希望,他怕是能抱着泡沫自欺很久。
  从图书馆分开之后,徐甜直到晚上十点多才顶着肿得像个灯笼似的眼睛回到宿舍。曲晓洁见她情绪如此低落,本以为是跟汪凯彻底分手了,不想,徐甜告诉她,她决定跟汪凯去青岛了。
  “真的么?”曲晓洁有些难以置信。
  “嗯、我想,我想我以后可能也遇不到像他那么重视我的人了。”徐甜点了点头,语气里却听不出多少开心。
  曲晓洁没再多问什么,抚了抚她的背安慰道:“嗯,想好了就好。”
  “潇潇,你说徐甜真的想好了么?”曲晓洁跟郑潇潇讲完之后,心情仿佛更沉重了。
  郑潇潇不觉地在电话这边摇了摇头,短暂沉思后说道:“也许、也许只有经历过之后,才有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