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天棺 > 第二百六十六章倔强的谷小米
“你胆子越来越肥了,是不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我冷着脸对谷小米说道,她身上的死气味道极其的浓烈,根本不用想,我都知道她去干嘛了。
  
  这让我很生气,都叮嘱她多少次了,现在不要去碰缝尸术,读书要紧,读书要紧,可她偏偏不听我的,我才离开多久,就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今天是周末,我做完作业去的”
  
  “做完作业也不准去,你是不是要造反”
  
  “我没有”
  
  “那你做了什么”
  
  “我···反正我没耽误学习”
  
  “你还敢狡辩,滚去墙角,面壁思过”
  
  谷小米站着不动,低下了头,我扶额,我知道,这丫头是起了叛逆的心思了,其实我很不懂这些所谓的青春期叛逆,因为我从来没有叛逆过。
  
  我读书的时候,每天都要为生存,吃饭奔波,但凡有点时间就跟着刘老道去做白事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叛逆,一旦叛逆就得饿肚子了,所以我一直坚持认为,这些所谓的叛逆期就是无病*,是矫情。
  
  “你确定要不听我的话了”
  
  我的声音再次低了三分,不禁发出一声冷笑,不听我的话,可以,那我以后不管你了总行了吧,我非得吃力讨这个不好吗?
  
  “可以,你厉害,以后别联系了,我这个护道者,不做了”
  
  要你才会生气吗,我冷笑一声,直接转身就走。
  
  可没走几步,就感觉到有人拉住了我的衣服,回头一看,谷小米正十分纠结的站在我身边。
  
  “你别走行吗”
  
  “我不走留在这干啥啊,你已经读初中了,也只比我小几岁而已,我又不是你爹妈,也不是你姑奶奶,你听他们的就行,听我的做什么”
  
  “不是,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是怎么样的,你不是厉害吗,缝尸匠传人,一来羊城就迫不及待的要展示自己的绝技了,我还是不耽误你成名了,你的护道者,我可当不起了,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姑奶奶告状的,你可以随便玩”
  
  我很是生气,不仅仅是因为谷小米逆我的心思,而是她不懂这其中的危害,但凡用得上缝尸术的事情,都不会是正常生老病死的,绝对是枉死,横死那种的,怨气极大,但凡出现点什么,谷小米并不一定应付的过来,这也是让我当这个护道者的原因。
  
  一旦谷小米出事,我如何交代,如何跟刘老道,跟谷老太太交代,我这个护道者又算什么了,更何况,谷小米这个年龄,本就不适合做这个,我已经跟她说很清楚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要找我不在的情况去私下做。
  
  “金洋哥哥,我错了,你别走,好不好”
  
  “不好,因为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护道者是什么,护佑你的安全,帮你挡住危险,可你自己要作死,我怎么帮你护道,我不在,发生危险怎么办,你敢保证,你有能力应付一切危险吗”
  
  “没有,金洋哥哥,我错了,我去面壁思过,你不要走”
  
  谷小米有些慌了,她感觉得到,这一次是真生气了,她不敢想象,我要是走了,她应该怎么办。
  
  是,她现在是在学校里立足了,似乎不用因为读书的事情发愁了,可她很清楚,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族有多少能力,如果光靠她的父母,她以后在羊城还是十分的艰难,而且就眼前这一件事,她都不知道跟家里如何交代。
  
  谷小米扔下书包,立马就去面壁思过了,找一个墙壁,贴着墙壁站着,一声不吭。
  
  我长叹一口气,你服软做什么呢,硬气到底啊,硬气了,我就可以把这件事结束了,本来当谷小米护道者这件事我就不是百分百同意的,那是看在刘老道面子上的,你现在服软了,反倒是让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我坐了下来,过了一个多小时,谷小米的父母回来了,看见这个场景都有些吃惊,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谷小米的父母也训斥了一顿,能不能关心一下你女儿,看看别人家的父母,会这样吗,不需要你们把谷小米当成宝贝一样宠着,但起码得看着一点吧,别等到谷小米出事了,你们都还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谷小米读书成绩如何,在学校适应不适应,有没有被人欺负,你们有了解过吗,有跟我发过消息吗,没有,什么都没有。
  
  谷小米的父母被我训斥得一句不吭,可他们也是很不服气的,因为他们上班很忙啊,天天加班,不加班就没钱,甚至工作都要丢,那可怎么办?
  
  “大兄弟,那个,她姑奶奶说了,小米的事情一切由你做主”
  
  谷小米的父亲讪讪的说道,他本来就是老实忠厚的,甚至说有点怯弱,谷老太太在谷家地位极其之高,她可是交代过的,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
  
  “我····,我这不是出差了吗,我不可能一年到头在羊城,我还有我自己的事情,懂不懂,你们才是当爹当妈的”
  
  “我知道啊,可我没文化啊,小米学的我们看不懂,我们现在也天天加班,这可怎么办”
  
  “我·····”
  
  行,我服气了,这夫妻俩是打算把谷小米托付给我了,自己当甩手掌柜了,平时在谷家估计他们就是这样的,在羊城也是这样,真不怕我把谷小米给卖了吗。
  
  “谷小米,过来,做检讨”
  
  “我错了,金洋哥哥·····”
  
  谷小米也是真听话,走过来,只是犹豫了片刻,就发表了一篇上千字的检讨,不用书写,不用看稿子,脱口就来。
  
  我都震惊了,这到底是要夸她文采好,反应快,还是说她早有准备了。
  
  “行了,今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谷小米,你给我记着,既然谷老太太把你交给我,那我就得对你负责到底,而你,必须要听我的话,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如果你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我们好聚好散,你这个护道者我不做了。
  
  缝尸匠的事情,我不会严禁你不能做,但前提是通知我,在我的看护下或者我同意了才能做,听到了没”
  
  “听到了,金洋哥哥,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再犯错了”
  
  “好,另外,周末没事可以去补习,提高一下自己”
  
  “啊,补习,那得花多少钱”
  
  “金洋哥哥,我现在成绩很好,用不着补习,太贵了,一节课要几百块呢”
  
  “几百块,这么贵”
  
  谷小米的父母震惊得膛目结舌,他们夫妻俩一天也就几百块的收入,也就够谷小米一节课?
  
  “贵是贵了点,但也是必须的,文化课补不补先不说,等你考试了看看成绩再定,但是一些兴趣班可以上一上,你忘记老太太说的吗,琴棋书画,总得学一点吧,唱歌,跳舞,书法,画画,还有古筝,钢琴什么的,你挑几个学着,别怕花钱,这是提升你综合素质的必经之路,多才多艺才行,以后总有用得着的地方,当书呆子可不行,当然,经济上不允许,那就先挑便宜的学,反正你才初一,有的是时间,懂不懂”
  
  我对谷小米说道,周末必须要给你弄点事情做,免得你乱来,乱折腾,等到你时间都不够了,看你还能不能折腾。
  
  “好”
  
  谷小米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她身边的父母顿时苦了脸了,现在开支已经够大了,要是再来点什么,那就一点钱都存不下来了。
  
  我也看见了他们的脸色,但我现在不准备给予他们资金补助,先逼一逼他们再说,实在不行再给钱,我也发现了,谷小米的父母可不如他们的兄弟姐们那么吃苦,要是换谷家别人来,可不会有这个抱怨。
  
  “那好,你们早点休息,我给你们带了点特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我指了指门口那一堆的东西,都是我从滇省那边带回来的,东西很多,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些。
  
  “哟,脾气挺大啊,隔着一栋楼我都听见你的咆哮了”
  
  一回家,叶雨欣就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对我说道。
  
  “别胡说八道”
  
  我翻个白眼,这老小区的隔音虽然不太好,但也没有隔着一栋楼能够听见的,肯定是这丫的看见了自己猜测的。
  
  “怎么胡说八道了,是不是你的小女朋友在学校里喜欢别的男生了,你吃醋来着呢”
  
  “你不是想回家吗,当时是谁哭着对我说想回家的,你还赖在这干嘛?”
  
  我就知道她在胡说八道,不就是斗嘴吗,谁不会啊,就要揭你的短。
  
  “你,不要脸,你除了会扯着我那点糗事还会干什么,死变态,那么小的女孩你也能下得去手”
  
  “再胡说八道我赶你出去信不信,编排我没什么,人家小女孩还是要点名声的”
  
  “切,我就在这里说说,又不会去别的地方宣扬,肯定是你做贼心虚了”
  
  “我看你就是吃太饱了,行,我给你点事情做,上次那盗宝团伙要报复我们的事情还记得吧,很快就能查到他们的情况了,跟我杀人去吧”
  
  “啊”
  
  叶雨欣一听,彻底震惊在那,没一会儿就面露难色,然后找个借口溜了,杀人,这也太难为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