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 第四十三章 石碾子

  这让于支书也吓了一跳,还安慰曲长歌:“你这刚恢复两天,就没必要跟着大人们去下地了。今天孩子们这边轻松,要的任务猪草也不多,你们还可以去挖野菜呢。”
  曲长歌却是想好好看看这里的田地是怎么回事,如果今天晚上让小兰运了溪水过来,她也要好好打算一下不是。
  “伯伯,我现在已经好多了,现在手劲儿也大了许多,这工分可是能拿一个满工分了。”曲长歌对于支书说道。
  于支书以为她跟自己逗着玩儿呢,瞪眼道:“伯伯还能害了你啊!听话啊!”
  “想拿满工分可以啊,你有本事把那个石头碾子举起来,你支书伯伯不给你记满分,我都帮你说。”两人身后传来一个调侃的声音。
  两人同时回头一看,却是那最喜欢讨人厌的曲正堂。
  他看两人都看他,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我说于支书啊,你这样故意安排轻松的活儿给大妞,这不是以权谋私么,不合适吧?”
  于支书看这人就跟看个讨人厌的苍蝇一般,虽是比他要大一个辈分,可他却是对着苍蝇一点敬意都没有,实在是他做的狗屁倒灶的事情太多了。
  曲长歌却是不想于支书难做,对着曲正堂嫣然一笑:“叔公,这可是你说的。”
  曲正堂胸脯拍得叭叭响:“我说的,大家都可以作证的,快来看啊,曲大妞说要举石碾子了!”
  他这么一招呼,周围的人都围拢了过来,这时候吃瓜群众们没啥娱乐活动,有热闹是必看的,不然哪里来的瓜吃啊!
  于支书气得够呛,瞪着曲正堂,不知道说啥好了。
  曲长歌却是安慰于支书:“伯伯,您不用害怕,您看我的就是了。”
  她说着,就直接跑向了放在工棚附近的那个石碾子。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本来还有嗡嗡的议论声,看到曲长歌去拿那石碾子的时候都没了声响,一个个屏住呼吸,眼珠子瞪得溜圆,就想看看今天有没有比较特殊的瓜吃了。
  曲长歌一点都没有让大家失望,跑过去两手抓住那石碾子,好似没怎么使劲儿就直接举过了头顶。
  空气好似凝固了,众人在静默了三秒钟以后,齐齐发出了爆竹般的掌声,还有人跟着喊起好来。
  这曲家大妞平时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甚至还有些怯懦怕人的模样,没想到她的力气这么大,这石碾子村里最彪悍的汉子一人也别想举起来,两个人抬还差不多。
  在人群后面的曲刚和刘贵花两个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惶恐不安,都默默转头不敢再多看一眼了。
  就是刚刚叫嚣得最厉害的曲正堂也有些恍惚,这丫头不是人吧,怎么能这么有力气呢。
  他心里这么想,嘴里也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众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可不是么,这姑娘以前也一起下地干活,那时候可没这么大的力气,还一副风吹就会倒的模样。
  “呵呵,这个吗?自然是这几天吃饱了的缘故。原来在家里,不光吃不饱,还要做许多的活计,曲家最脏最累的活儿都是我干的,整天累得都不想动。再说了大家说肚里没食,手上哪里还能有力气。这两天我都是在支书家和刘姨家里吃饭,他们舍得让我吃饱,又不让我做活儿,你们说我这力气自然就有了。”曲长歌说得头头是道的。
  村里的人想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的,可不是肚里没食,手上没力气么。
  曲正堂也没了脾气,这曲刚不给曲长歌吃饭这事儿昨天就闹出来了的,曲长歌这么说也是有理有据的。
  曲刚和刘贵花两个听得曲长歌这么说,恨不得立时在这平地上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实在是周围人投射到两人身上的目光让他们觉得无地自容。
  曲长歌却是觉得自己现在的力气好似比前世还要厉害了几分,因为她觉得自己举起这石碾子有些游刃有余的感觉,前世里可没这么厉害。
  她在昨天晚上进那山谷之前的力气还没这么大呢,看来山谷的灵气对于她心法的修炼大有益处啊!
  “那当然,我们百花谷的灵气那可是绝无仅有的,想当年主人为什么能提早飞升,还不就是因为咱们百花谷的灵气浓郁充沛。”曲长歌的脑海里响起了小兰稚嫩的声音。
  曲长歌吓了一跳,刚想说什么,又听得小兰说道:“别害怕,我跟你讲话只有你能听得到,旁人是半个字也听不到的。”
  她听小兰这么说,转头一看四周,一双双的眼睛都是盯着她看,里面除了饱含着羡慕和惊叹就没有别的情绪在,这肯定是没人听到了。
  “而且你不用说话,只要心里想就可以跟我对话了。”
  “这是为什么?”
  “你可知道这个袋子是我妈妈的主人用(此处省略两千字)做的,只要背上的人就能跟着袋子里的人说话,不用说出来,在脑子里想想就能交流,别人听不到也看不到,牛不牛?”
  “牛,牛得很!”
  “这袋子装东西也很厉害,就是那小溪水,一次能装上浇田和浇竹林的都没问题。”
  曲长歌放心了,她的想法是正确的,这以后村里人吃饱饭是没问题了。
  于支书见众人都是一副钦佩的口气在夸曲长歌,就笑着说道:“大妞这么厉害,我这当伯伯的就放心了,今天你就跟叔伯们一起下地吧!”
  曲长歌也是想趁着下地看看自家村里的田地到底有多少,以后浇溪水的时候也有个准数,别把人家村里的地一块儿浇了。
  她虽是有前身的记忆,可这前身日子过得混沌,除了自己身边的事儿,旁的事情简直就是一片空白,所以这事儿还得亲自去探探了。
  “没问题,伯伯,我一定好好上工,只要伯伯给我满分就是了。”曲长歌打蛇随棍上。
  于支书将眼神瞄向神色有些讪讪的曲正堂,悠然开口:“他曲叔啊,你说这事儿如果有人反对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