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当年的事情 一

  等曲长歌的怒气散尽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她的自留地跟前。
  眼前绿油油的田地,让她心里舒服了一些,这样的人在与不在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她如今有体贴自己的未婚夫,有关爱自己的赵伯伯、于婆婆、于支书、叶伯娘、刘姨,还有于娇娇、孙亮等一帮好友。
  没有那个女人,她不一样过得挺好的吗?
  “长歌,你怎么在这里啊?”身后传来了于娇娇的声音。
  曲长歌转头一看,只见于娇娇手里拿着一根野草冲着她一通挥舞着从山下走了上来。
  “你怎么来了?”曲长歌问于娇娇。
  于娇娇走到她跟前,笑着说道:“我爸叫我去我家呢。”
  曲长歌也想问问当年的事情,也没废话就跟着她去了于家。
  于支书这会子不在,估计还在队部那边招待黄主任和丁社长,这两人不走,他就得一直陪着,毕竟这是顶头上司。
  于婆婆和叶玉玲两个在堂屋里等着,看到曲长歌进来,全都松了一口气,她们实在是怕曲长歌知道甄丽珠回来会让她崩溃。
  曲长歌一看到这两人却不由自主地鼻子开始酸了起来,真是觉得这太憋屈了。
  于婆婆几步上前搂住曲长歌:“大妞啊,你别伤心啊!那种女人不值得你伤心难过的。”
  曲长歌摇摇头:“不伤心,没有她,我有你们大家,这就够了。”
  于婆婆说道:“跟我去房里说话吧!”
  曲长歌知道这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单独说了,点了点头。
  于娇娇还想跟着进去,却是被叶玉玲给直接拦在外面了:“你别去!”
  “为什么啊?大妞姐可是我的好朋友。”于娇娇不服气。
  叶玉玲瞪她:“这事情是人家长辈的隐私,你凑什么热闹。”
  于娇娇这才软了下来,知道家里人肯定不会跟她说了,直接垂头丧气回自己房间了。
  屋里,曲长歌扶着于婆婆在床边坐了下来。
  于婆婆也将曲长歌拉到身边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妞,本来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些的,可是如今甄丽珠竟然回来了,这事儿还是跟你说清楚的好。”
  曲长歌说道:“婆婆,您说就是了,我挺得住!”
  于婆婆就娓娓道来:“那年你爸爸牺牲没多久,那个女人就跟曲刚两个搞到了一起,还被刘贵花抓了个现行。当时怕知道的人多了,他们就没有跟我们说,只是将那个女人轰走了以后,你奶奶才跟我说了一下。我以为她没脸回来,哪里知道如今她还敢来,那个不要脸的安知青居然还是她的继女,都不是啥好东西。”
  曲长歌听了这话,想起了安素瑾说的话,就对于婆婆说道:“婆婆,这些年那个女人给我汇过钱吗?”
  “汇钱?不知道啊?倒是有人会给你汇钱,不过都是曲刚和刘贵花两个人去拿了,没听他们两个说那女人给汇了钱。”于婆婆想了想才说道。
  曲长歌说道:“这事儿是安素瑾数落她的时候说的,说她用安家的钱给我汇钱了,说她不要脸。我觉得这事儿应该是真的,只是曲刚和刘贵花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这两个真不是东西。拿了那么多的东西和钱,对我却是这个样子。”
  于婆婆这会子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因为这两口子做起坏事来就是没下限的。
  她也忍不住咒骂起这两个来:“真是黑了心肝了,你们家那个时候要不是你爸爸在部队里省吃俭用寄钱回来,他们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日子过。你爷爷过世早,你爸爸为了不让你奶奶负担太重,早早就去了部队,起码省了一个人在家吃饭。这些人趴在你爸爸身上喝血,却容不下小小的一个你,真是没人性!”
  曲长歌早就知道这两人没人性,不然也不会闹得前身根本没法去赵家当儿媳妇。
  不过这些没有发生的事情,曲长歌也不好跟于婆婆说,只说道:“婆婆,他们就是喝了我爸爸的血,还会觉得这血太少,如果能更多些就好了。”
  于婆婆瞪着眼睛说道:“可不是这么回事,都是丧了良心的。”
  她们这里正说得热闹,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于婆婆大声问道:“谁啊?”
  叶玉玲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妈,是小赵来了。”
  曲长歌一听是赵况来了,想起刚刚他是拦着甄丽珠来追自己,不知道他跟甄丽珠说了什么,其实她从心底里还是希望这个妈不要那么渣,前身不要那么可怜吧!
  她站起来,走到门边将房门打开,看到赵况正站在门外就说道:“进来说吧!”
  赵况正准备进去,看到叶玉玲还守在门边,说道:“叶伯娘,您也一起进来吧,我有新的情况要说说。”
  叶玉玲早就想进去了,只是婆婆吩咐了要守在门口,不要让人偷听,毕竟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对曲长歌其实也不好,有个那样的娘,以后还让这孩子怎么抬得起头来。
  这会子见赵况让她进去,她实在是好奇这新情况是什么,也就跟着赵况一起进来了。
  赵况进门回头又将房门关紧方才跟着大家走到床边,叶玉玲也顺势坐在了于婆婆身边。
  “刚刚我跟甄姨问了问当年的情况,她虽是觉得难于启齿,可还是让我给问了出来。”赵况也不寒暄,直接进入正题。
  曲长歌对于赵况的本事倒是放心,他这人有那种特别容易跟人交流的能力。
  再说赵况也是她的未婚夫,甄丽珠自然是愿意跟他说,跟他说也就代表着跟自己说了。
  她目光炯炯地看着赵况,不知道他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答案。
  赵况这个时候也开始说了起来:“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从甄姨回红旗村待产,曲刚就盯上甄姨了,每次看她的眼神都跟狼一样,只是碍于我岳父,不敢对她做出什么实质的动作。这事儿甄姨也跟我岳父说过,可岳父觉得这事儿只是她的猜想,他还是相信自己兄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