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军侯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削藩 十一
    实则对于周王府事件的态度,各个藩王们的反应也是大不相同的,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代王朱桂那么火爆脾气什么都看不惯,反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还大有人在。
  
      大明这么的亲王,可不是所有人都相亲相爱好的不分彼此似的,真正两位亲王之间有很深厚的感情那也只会发生在同母所出的亲兄弟身上,像朱棣和朱橚两人的关系在亲王当中都属于十分少见的一幕。
  
      况且说了,就算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也不见得这关系就会有多好。
  
      比方说已经逝去的初代秦王朱樉,这位在大明二代皇族里排行老二的亲王,就和自己这些血脉兄弟没有多少关系,甚至老四朱棣都比较厌烦他这个二哥,就连什么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老三晋王朱棡都对秦王朱樉不怎么感冒。
  
      而且这不眼前还有一个特别显眼的例子吗,周王府嫡次子朱有爋为了一己私利,心中狭隘不可理喻,直接将自己的长兄和父王给出卖了。
  
      当然,最终倒霉的还是周王朱橚,朱有炖到是什么事也没有,还提前了很多年便承袭周王的爵位。
  
      可如果事情能有选择的余地,朱有炖打死都不会选择现在就担负起周王府的重担,更不想自己的父王被剥夺皇室身份徙移偏远云南蒙化。
  
      所以啊,这周王府的消息已经扩散开来,各路藩王的态度表现还真的各有不同千奇百怪。
  
      焦虑者有之,惊疑不定者有之,愤怒不信者,淡然好似无事发生者,什么样的反应都有,但最多的还是事不关己冷漠无情的态度,还真的应了那句皇家冷血亲情无缘啊。
  
      甚至就算有些人外表表现出来一些愤怒,那也仅仅只是故意表现出来给人看的,其内心哪里会在乎离着他们很远的周王朱橚,反正事情也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也先别说那传出来的阴谋论消息真假与否,但是这件事本身和他们的关系就不大。
  
      这些就是目光短浅且和朱橚毫无关系的亲王想法,真实却又显得很冷漠无情,毕竟他们身上虽然都有这老朱家的血脉,可实际上朱元璋这么多的儿子,相互之间真正了解的,真正能有相处机会互相深交的还真的没有几个。
  
      所以现在出现这样的反应倒也不足为奇,更是早就在黄子澄,方孝孺他们的意料当中,像这等情报,基本上就是匆匆一眼而过不会放在心上。
  
      真正能让黄子澄,方孝孺关注,让朱允炆在心里惦记的还是那些威胁很大手中兵马过多权力威望过盛的大明亲王。
  
      代王朱桂算一个,且再加上这回锦衣卫的密报,朱允炆在心里已经是将这位皇叔给画上了一个大大的一笔,盘算着迟早要收拾掉这口无遮拦的皇叔。
  
      而另外的几位,辽王朱植,谷王朱橞,宁王朱权,还有最忌惮的燕王朱棣等亲王,这些人的反应情况也是需要朱允炆时刻关注的。
  
      尤其是燕王朱棣和宁王朱权这两位皇叔,最是让朱允炆忌惮和担忧。
  
      一个是在北平驻守多年,巡边北伐多次,手中百战精锐数万,麾下钱粮车马无数,更有大明一等一的火器部署,势力为天下亲王之冠。
  
      另一个则在兵力上比朱棣还要多上一分,更有大明关内最稀缺的战马资源,且家底异常的雄厚,更是节制掌握着朵颜三卫数万精骑,论到真正的战力可能只有朱棣能与之相抗衡吧,要不是朱权就藩时日尚短,再加上这关外差不多已经被大明给清理收拾的很安分了,用不着他带兵出征,反倒是没有多少用武之地,这名声威望上面自然就比朱棣要小上很多。
  
      不然在朱允炆看来,这位宁王叔可是极有力争夺天下第一亲王冠首能力的一位。
  
      只是现在关于这两位亲王面对周王府消息的情报传回,却有些让朱允炆看不透了,摸着脑袋想不明白这两人怎么会这般淡定。
  
      然而淡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宁王朱权,朱棣的真实表现可没有像蒋瓛伪造出来的那一份上写的,反而表现的很是暴躁,虽然还没有像代王朱桂那般,可蒋瓛从北平锦衣卫那边传回来的请报上可以看出,朱棣可不仅仅表现的是气恼情绪,还有几分不敢相信的失望在里面。
  
      反观宁王朱权,他的态度到很正常,完全符合这位王爷的性格,就算朱允炆不清楚,可蒋瓛是明白人,他深知朱权此人,对此情报没有半分的怀疑。
  
      一个醉心研习道家学说,对诗词歌赋有很深见解,更是在戏曲玩乐上有不俗的认知,这样的王爷哪里是什么有野心的人。
  
      可以说宁王朱权其实在某些方面和初代晋王朱棡有很大的重合点。
  
      只不过这两人还是有些区别,宁王在实物用处上那是完胜了晋王朱棡,不管是哪方面都没有办法相比。
  
      晋王朱棡那是纯粹的不想管事,什么都交给属下,自己安心做好一个享乐的藩王,整日里吃喝玩乐潇洒度日。
  
      而宁王朱权则是将琐碎小事交给下属,必要的大事他自己处理,但却从来不超过底线规矩,也不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表现,本本分分规规矩矩到了极点,哪怕是犹有余力的事情也一定不会多做半分。
  
      那剩下的空闲时间自然就是由朱权自行安排了吗,也正是这样的时间多了,他才能学习这么多知识,涉及的范围这般广阔,甚至对于很多学说能力的研究都是十分深入,为当世名家大学之人都不足为过。
  
      就说这样的一个王爷,能有什么表现不满的,也就只是朱允炆入眼看过去只有他的兵马权势,而恰好忽略了主权的性格,或者说朱允炆更相信这些都是朱权故意表现出来的更为恰当吧。
  
      反倒是朱棣这方面的反应他没猜错,只是蒋瓛不会让他看到真正情况而已。
  
      也就使得这两位王爷传回来的情报居然一模一样,让朱允炆心里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这位燕王叔转了性子,不然怎么如此安分没有动静呢?
  
      难道说他和周王朱橚之间的交情都是假的吗,都是传言不成?
  
      怎么面对昔日兄弟如此下场,这居然是毫无波澜的样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明军侯》,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