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地追杀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羞耻

  “嘭!”
  又是一声清脆的98K,以往总觉得旋律动人,但这一刻,却是死神的钟声。
  手臂中弹的孙尧圣咬紧牙关,三分之二的血量,让他决定继续冒一次险。
  既要赌霏霏儿的应变能力,也要赌对方的枪法够臭。
  “嘶嘶嘶。”
  也不知道霏霏儿是许久没有应战,手法生疏了,还是烟雾弹太滑,总之,一连两颗,都扔在了车门上,然后反弹到了孙尧圣和朱晓飞两人的身后。
  欲哭无泪的朱晓飞问道,“姐姐,你是显我俩的位置还不够暴露,给别人定位来的吗?能不能往我脸上扔?放心吧,我脸大,接得住。”
  “嘭!”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次孙尧圣的身形一顿,小腿又中了一枪。
  “要不你松手吧。”
  孙尧圣罔若未闻,依旧将手搭在了朱晓飞的敏感部位。
  看着已经见红的孙尧圣,霏霏儿的小宇宙彻底爆发,第三颗烟雾弹将两人完全笼罩住,就在枪响的瞬间。
  “嘭!”
  将朱晓飞扶起来后,孙尧圣并没有就地打包,而是选择了冲出烟雾。
  前后一共四声枪响,98K只能携带五发,这么好的补枪机会始终只有一把狙击枪的声音,这就证明他是独狼。
  思索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心里憋着火的孙尧圣取下了背包后的SKS,打开瞄准镜,直接锁定了躲藏在另一座山头上的敌人。
  “嘭嘭嘭!”
  两枪就带走了敌人的性命,第三枪是忍无可忍。
  一枪的时间就能调节好心态,孙尧圣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提前进圈的秦泽也错过了亲眼目睹这一幕。
  一切,都朝着已经预定好的轨道,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十七,这个杀敌数放在绝地求生的单排里,都能马马虎虎的混上一个高手的名号,更何况是在四人合作的组排里。
  “赢了吗?”朱晓飞问道。
  正在思索最后一波安全区该如何选点的孙尧圣顿了顿,“只能说暂时领先。”
  对孙尧圣有着充足信心的朱晓飞没有记住那名神秘高手的杀敌数,又看了看右上角除开自己这队还有五名幸存者,本来放下的心,又重新提了起来。
  “暂时领先了多少?”
  看着慌慌张张的朱晓飞,原本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孙尧圣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但也没有继续吊着他,“不多不少,刚好一个。”
  “啊!”朱晓飞摘下耳机,用手指捅了捅耳朵,“刚才那座山头我可是只听见你一个人在那噼里啪啦的一通乱响,怎么会只领先一个?”
  随后,朱晓飞就渐渐琢磨出一个可怕的事实,“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抢了这几个人头,光凭这剩下来的五个,我们是输定了?!”
  孙尧圣的脸色看似波澜不惊,其实也和朱晓飞一样,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曾经孙尧圣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无限接近于金字塔的顶端了,可这场无意之间被卷入的赌局中,让他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轻松点,我们不是还领先吗,只要剩下来的五个人不要排队往那边送枪毙,我们的胜面依旧比对方大。”
  孙尧圣看似安慰朱晓飞,其实整场比赛下来,早已没有了局内和局外的说法,他是在安慰自己。
  握着鼠标的手指一前一后的伸缩着,又拿起来甩了甩手腕,脖子逆时针的画圆,最后收拢眼睑,让自己陷入到黑暗当中。
  五秒之后,孙尧圣再度睁开双眼,目光如龙!
  “开始了。”
  另外一边,方小白也看着半躺在电竞椅上,一度快要溜到桌子底下去的师傅秦泽挺直了腰板,向前拉伸着手臂,还把手指关节弄得咔咔作响。
  “要上了!”
  决赛圈是在机场周围的一个山头上,孙尧圣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毕竟这一晚上大脑飞速的运转,已经在超负荷的重压下了。仅剩的力气也只够考虑未来,而无法找寻记忆。
  但朱晓飞却突然尖叫了起来,“这不是,这不是韦神今晚滑铁卢的那个场景吗,像,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孙尧圣心神一动,面不改色地问道,“你说的那个韦神是个很厉害的主播吗?”
  朱晓飞的语气不太友善,“主播?哼,你觉得我的偶像就是这样一个肤浅的人吗?主播只是他的副业而已,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绝地求生的职业玩家,去年更是在高丽国承办的国际吃鸡邀请赛上扬我国威,和另外一支国内战队在那群棒子头上屙屎拉尿,包揽了冠亚军。这可是咱们国内电竞,史无前例的壮举啊!”
  孙尧圣本来是想问,‘居然你觉得主播这个职业肤浅,为什么还一个劲的怂恿我。’
  但后来的那段话,让已经半颗心有了电竞烙印的孙尧圣问道,“史无前例,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国内的选手,从来就没在高丽国上拿过冠军吗?”
  朱晓飞一说起这个就来气,一个有着世界上最多人口的泱泱大国,却总是在弹丸小国面前抬不起头,尤其是在比赛的期间,两边的观众起了冲突,棒子们总爱拿“无冕之王”这个屈辱的头衔来嘲笑东方的巨龙,可你还找不到理由反驳。
  那些状态不好,发挥失误类似的借口哄哄自己的粉丝和期盼了一年又一年的观众们还好,真要是对外人开口,那才是丢尽了祖宗的脸。
  “冠军?你知道这些亚洲的邻国们是怎么形容我们的吗?”
  孙尧圣提前锁紧了眉头,他知道接下来听不到什么好话。
  “我们是在努力游戏,隔壁那个巨人是在享受游戏,果然天朝上国,生活质量就是高。”
  朱晓飞还没说完,继续说道,“别急,后面还有。得亏这些游戏不是天朝上国们开发的,不然充钱就能变强的话,我们恐怕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巨人的阴影当中了。”
  “咔!”朱晓飞不知何时拿起了桌上的一支铅笔,狠狠地折断。
  孙尧圣同样义愤填膺,但出色的控制力,让他从外表上看去,一如往常。只有细致入微的人,才能从剧烈起伏的胸口上,察觉出耐人寻味。
  “这些都是真的吗?”孙尧圣的手掌颤抖了起来,他觉得鼠标快要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
  那股力量,不叫愤怒,叫羞耻!
  “骗你,你就会老老实实的安心当主播吗?”朱晓飞甚至将怒气转移到孙尧圣的身上,因为他觉得正是类似孙尧圣这种天赋异禀,却只顾眼前的金钱利益,放着为国争光的宏图大业不去闯,任凭自己的才华被金钱一天天的腐蚀。毕竟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是收到各大平台的推举,但也不知道孙尧圣抽什么风居然都没有同意。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同样也是他从此代表着的是国内最高选手的实力。至于什么直播的打赏?这在百年之前,是乞丐们的活!他们的主子,是留着愚昧无知辫子的汉满!
  “够了!”孙尧圣终于低吼了一声。
  朱晓飞刚想为之前的迁怒而后悔,孙尧圣的声音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我懂了,快要到决战时刻了,以后的事,留在以后说吧。”
  将耳机重新扶正,孙尧圣的手也慢慢的平稳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屏幕的亮度居然还没有他的目光刺眼!
  ‘南35.’
  迅速进入到状态的孙尧圣抬头就发现了敌人的行踪,如果换做以往,这时候的他会选择按兵不动,因为打蛇就要打七寸,到了决赛圈如果不能一击必死,难免会拖入到一个不能掌控的局面。
  可现在,如狼似虎的对手就在身旁,时间上已经不允许孙尧圣做太多的考虑了。
  “嘭!”
  “砰砰!”
  秦泽是98K,孙尧圣是SKS,在一对一的正面交锋上,还没开始,孙尧圣就落入到下风。
  “哈哈,这白痴居然还抱着一把SKS,这场赌局,我们赢定了。”
  笑了半天,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声音的林启天尴尬地望着孔青松,后者看白痴似地说道,“能不能有点起码的尊重,这可是两位顶尖高手的较量,麻烦闭上你的臭嘴,实在不行就滚出这个房间。”
  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林启天拼命地往外抠,脸都成了酱紫色,可看到那具肥硕而又庞大的背影后,又慢慢的偃旗息鼓。
  “是。”
  一道房门被开了又关,隔绝的不仅仅是人,还有连着的心。如果说孙尧圣的眼神像鹰隼,能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猎物,那秦泽的眼神似狼,同样能够在瞬间敏锐的洞察到猎物的气息。
  两者不相上下,几乎在同时就锁定了半山坡上的那名敌人。
  这只可怜的小兔子同时被陆地上的王者和天空中的霸主给盯上,虽然难逃一死,但待遇已是相当的高了。
  两人扣动扳机的频率也是惊人的相同,但孙尧圣因为垂直角度的关系,子弹出膛的速度快了那么零点几秒。
  第一枪SKS就把那名敌人暗灰色的头盔给打得不见了踪影,可第二枪的子弹还在空中,稍微落后那么一些的秦泽却违背了先下手吃肉的定律。
  “漂亮!”
  坐在椅子上的孔青松因为体重的缘故无法动弹,但并不影响他的手舞足蹈。
  相反朱晓飞这边,在看到右上角并没有出现自己的ID时,表情就逐渐凝重。
  十七比十七,在还剩四个人的前提下,两人居然打了一个平手!
  “师傅,你会不会觉得有些不公平?”方小白在为秦泽喝彩的同时,不由得担心问道。
  “公平?”秦泽没有扭头,他需要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那是个什么东西?”
  听到师傅秦泽的反问,方小白不算灵光的脑袋,就更是一团浆糊了,“公平就是,就是。”
  就是了半天,方小白最后颓然地吐出了一口气,搭着脑袋,一言不发。
  “小子。”秦泽不用看,也能猜到方小白此时心乱如麻的状态,“师傅今天就正正经经的教给你第一堂课。”
  方小白努力地仰起脑袋,想要听听正式入门后的第一堂课究竟是什么。
  秦泽一边没有丝毫松懈地盯着屏幕,一边慢慢地说道,“要想真正的玩懂这款游戏,就要让自己变得无情。这种无情不分强弱,不分你我,甚至不分彼此。”
  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彼此”这个词的意思,方小白还是能够听懂的。
  为什么常有圣人贤者摸着飘然若仙的胡子语重心长地说着,“这人呐,难得糊涂。”
  因为你懂的越多,想的就越多。当你的实力无法支撑住你的想法时,庸人自扰这个词,就是最好的归宿。
  现在的方小白,虽然觉得师傅秦泽说得这些有违自己的理念,但一来长尊有序已经根深蒂固,再者他也没有反驳的资本。连游戏都是死皮赖脸的求着人家,抱着人家的大腿在学,他又有什么理由去辩解呢?
  “为什么?”这是方小白此刻唯一能够说出的话。
  “因为胜利。”这是秦泽给出的答案。
  “胜利?”这个解释好像无懈可击,但方小白总觉得有些东西不是一个胜利就能完全概括的。可他除了秦泽能够勉强交流,再也没有人愿意与他为伴,也就只能逆来顺受的默许了这个观点的定论。
  另一边,朱晓飞看着突然冲出掩体,不顾生命危险的拼命奔跑,难以理解地问道,“你在干嘛?找死吗?”
  孙尧圣淡淡地回了一句,“再不主动出击,胜负就真得难料了。”
  看着右上角幸存者人数上显示着“四”,被秦泽后来居上抢掉的那个人头又是倒地之后,流血身亡。也就是说,这一局游戏只要能够老老实实的耐心等待,有着两个食物链最顶端的杀手存在,这一场游戏,十拿九稳的吃鸡。。
  可偏偏,那唯一的不稳定因素,被孙尧圣给选中。“你就不怕因为这个举动丢掉这局游戏必吃的鸡吗?”就连基本酱油的朱晓飞都迫切的渴望着这一局游戏的胜利,他不信全程努力发挥的孙尧圣会让煮熟的鸡飞到别人的碗里。
  哪知,孙尧圣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朱晓飞和方小白一样,陷入到了对这款游戏,甚至整个人生的迷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