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启汉末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暗潮涌动
    关羽,张飞,赵云,黄忠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刘备的视线里不断的晃悠,每一个皆是无双猛将,也是绝世将领却没有在刘备的双眸中停留刹那。而大家闺秀也有不少在此相聚,每个在飞舞的花瓣和蒙蒙的蒸汽中都是那般绝美,可惜同样没有在刘备的双眸之中停留。至于山珍海味,风流文士却更不用提,如今刘备就坐在火锅面前,而郭嘉才刚刚离去。
  
      整个婚宴也只有刘备一人如此格格不入,一直在找寻着什么。终于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刘备眼前,原本面目表情的刘备突然激动起来,一双眼睛再也不能离开少年半分。
  
      婚宴持续了很晚,内院用的古代工艺隔音所以也不用担心吵到内院的两对新人。众人都是玩的尽兴,武将自不用说,文人谋士此刻也已经杯不离手,食不离口了。就连顾雍,蔡邕都已经不顾姿态开始放开畅饮!虽然这样有些不顾礼法,但却让所有人都很是开心,也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不过欢乐的时光永远都是过的那般快,很快便是深夜了,婚宴也是慢慢散去。那少年带着少女也是喝了不少美酒,脸色红晕的悄然离去。刘备见状连忙起身跟上,只是刘备并不知道他的举动被两位已经喝醉的人看在眼中........
  
      “希幺,今日真是开心啊,只是可惜,我不能给你一个这样完美的婚礼。”少年走在路上牵着少女的手痴痴笑道。
  
      少女希幺却是美目含情摇了摇头:“三郎,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罢了,我并不觉得我们两人一堂,一花,一红烛比这一城,一院,一方天要来的差。”
  
      “希幺,我终于明白为何我会被带去洛阳了,原来是为了要遇见你。”三郎趁着月光搂住了希幺曼妙的腰身,在希幺耳畔轻声唤道。
  
      希幺原本印在双颊的红晕立即扩散开来,将头埋在三郎的胸前。如此花前月下,郎情妾意,空气都有些凝结了。可是总有些人不懂这些。
  
      “献帝!臣终于找到你了!!”
  
      这么一声呼唤吓得刚刚还搂抱在一起的一对情人顿时变成受惊的鸟儿,一脸惊恐的看着来人喝道:“我不是献帝,你别乱说!”
  
      说完少年三郎就护着希幺一路小跑远离来人。可这来人身手不弱大步流星马上又赶了上来,拦在两人面前又是恭敬行礼道:“献帝,臣绝无恶意啊。”
  
      少年三郎见前路被堵,也知道是逃不过去了,马上镇定下来回礼道:“刘将军,我叫吴三郎,就是扬州会稽人士,内人希幺虽是洛阳人士,但一介女流如何能是先帝?而且如今乃是少帝在位,还请刘将军莫要再言。”
  
      来人自然是一路尾随而来的刘备,刘备此时也不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道:“献帝,臣知您有诸多顾虑,那董贼和吕贼不可能永远一手遮天!臣玄德愿意为献帝重塑这大汉江山!”
  
      说完刘备便对吴三郎重重拜下!一声重响,一头磕在了吴三郎的心头之上。吴三郎叹了口气将刘备扶起道:“刘将军,吴三郎如今只是一小小县丞,将军若是真的为了大汉,为何天下百姓,就好生辅佐吴大哥吧,这也是父皇....灵帝最后的心愿了。”
  
      虽然吴三郎一时口误,但刘备却是如获至宝笑道:“献帝您终于承认了!”
  
      “哎.......”吴三郎叹了口气摇头直接无视刘备拉着希幺大步走远,没走几步吴三郎驻足轻叹道:“刘将军,我知道我没办法在你面前否认,但我的话也言尽于此,如果你真的想为了大汉,为了天下,就好生辅佐吴大哥。”
  
      说完吴三郎头也不回离开了,刘备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双眼睛和高挂在夜空中的皎月一般寒冷..........
  
      等刘备离开,一身酒气的郭嘉却是晃晃悠悠的从阴暗处走了出来摇头道:“果然还真是对刘辨有意思啊,可惜啊,刘辨并不是你想的刘辨呀。”说到这郭嘉又往嘴里灌了口酒对着一片墙壁下的阴影笑道:“好了你也出来吧。”
  
      郭嘉这么一说却是没有任何响动。郭嘉眉头一皱大步走了过去,却看见张飞靠着墙壁张着个嘴已经熟睡起来,只是出奇的没有打鼾。郭嘉叹了口气摇头笑道:“益德啊,要是刘备真的图谋不轨,想来你会是最为难的那个吧,只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吧。”
  
      .........
  
      吴禹治下一片欢愉,而司州地界的百姓却是苦不堪言,董卓大肆修建宫殿,别院这可比吴禹那边修建一个婚礼院子和准备各种食材工具可要劳民伤财的多了,而且因为大肆在长安修宫,修别院自然传出迁都的风声,如此民心更是动摇。好在李儒早早做好了准备,童谣各处响起,更有各种“征兆”显示“天命归长安”,如此董卓反倒是成了未卜先知的存在,而且“天意”如此,就算不少反对董卓的大臣们也是支持起迁都的说法。
  
      洛阳皇宫之中原本属于灵帝的奢侈浴室里董卓环抱着两名貌美的女子歉意的享受着。董卓吃了一口女子喂过来的水果对站在一旁的李儒说道:“文优啊,这迁都一事可以开始了吧?”
  
      李儒摇了摇头道:“不可,虽然如今迁都的障碍近乎扫平,民心所向,大臣异议也已不多,但终究存在不少反对的声音,这些倒是无关紧要,可吕布却没有任何反应,这点太过奇怪。”
  
      “怎么他没反应就奇怪了?他知道不如我,又被袁绍拖住了兵力,不愿意面对我理所应当啊。”董卓闻言满不在意的笑道,在董卓看来就应当这样畏惧他。
  
      可李儒却并不这么想,吕布的脾气李儒还是了解的,绝不是这样的人,这一年多却大反常态处处忍让,没有任何反击这实在太过古怪了。李儒权衡一二还是进言道:“相国,我觉得迁都之事还需稍等片刻,吕布的虚实还未探明,以他的品性应当是反对才是,他反对我倒是早想好如何应对,可现在这样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也不像是吕布所谓,而且凉州韩约也有异动,迁都兹事体大,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吕布或韩约在迁都之时有所动作却是大大不妙。”
  
      “韩约?!”董卓闻言大怒,却不失理智毕竟这事关生死,“他还想如何?叫张济叔侄去把他先灭了!灭了韩约再迁都,那时候没有后顾之忧,吕布就算有异动洒家也能镇压,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儒闻言思索一番,实在没有想到吕布会有什么动作,而迁都的事已经迫在眉睫,若是再拖只怕再生事端。
  
      最终李儒也是点了点头,迁都之事就此定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启汉末》,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