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启汉末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压垮成都的最后一路人

  为了验证控制象的人就在象背上,张任一把从马背跃起,直接踏着象甲上的尖刺飞速往上跃去!只是因为原本打算在山地大战的张任穿的是皮革靴并没有穿铁甲的战靴,这每一脚下去俱都是鲜血直流!张任没有皱半点眉头,只是一瞬便用流血的双脚站在了象背之上。
  “给我出来!”张任大喝一声,手中长枪直接将象背上的突起打落象背!借着火光和月光张任看的分明,摔落的之物里有一奇装的人影,应当就是控制象兵的南中人!张任面色稍喜,确定了控制象兵的人就在象背之上,虽然艰难了一些,但总比之前毫无希望要来的好。只是马上张任眉间的喜色又暗淡下来,因为他脚下的铁甲象并没有停下来,反而鸣叫着速度加快继续往城墙前行!
  “难道刚刚那人并不是控制象兵之人?”张任暗道一声,不停的寻找其他可能藏身之地,然而并没有任何收获。张任并不知道连续的火光,喊杀声和兵卒的攻击,控制已经让铁甲象们完全失控了,若是还有有控制勒紧象绳还能勉强控制铁甲象的行动,现在人不在了,惊恐的铁甲象更加失控了!
  “可恶!”张任用长枪疯狂刺入铁甲象的背部,张任的长枪也是神兵极为锋利刺入并不难,不过能刺入铁甲象背的部分实在是太少了,那些许的伤口除了更加刺激铁甲象发狂更再无其他作用!反而是铁甲象吃痛嘶吼一声剧烈摇晃将张任直接摔下象背。
  在大象巨大的体型,吴军精良的军备和现在的环境下法正和他的益州军似乎毫无抵抗之力!再多的人也是蜉蝣撼树!法正无法想象吴军是如何征服这样的生物,征服这样的一支南中军队的!现在法正只能祈祷那匆忙挖的洞能挡住铁甲象的步伐了......
  之后的事实证明法正的判断的正确,可却又一次的让法正见证了自己的失败。匆忙挖掘的洞的确奏效了,然而实在是太少了,一共才挖了二十来个,铁甲象就到了,这二十来个坑,只有十几个拦下了铁甲象,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战绩了,可惜这数量相对于一共数百的铁甲象兵来说几乎不值一提!剩下的数百铁甲象想要毁掉这成都的城墙绝无问题,而法正也没什么办法阻止了,守城所用滚石檑木对渺小的人类的伤害是致命的,可却也难以伤到吴军的铁甲象。
  “所有人放弃攻击象,全力击杀吴军!城墙不设防,滚石檑木弩箭继续攻击象背吴军尽量射杀,分出五千人支援张任,绝不能让吴军靠近城墙半步!”
  法正一法不行马上又想到另外一个办法,马上吼叫着下令。铁甲象兵就现在看来的确是“无敌”的存在,但是再“无敌”也只是动物,无法占领城池,占领城池的只可能是人类,是吴军!只要不让吴军进城这城也算守住了。
  不得不说法正再一次找到了铁甲象兵的缺点——数量少!吴军的这第三条部队根本就没有多少人,除了数百铁甲象兵就只有两千护卫军和两千攻城部队而已,这四千人相比数百铁甲象那是好对付多了,何况现在不少铁甲象失控不仅会伤害益州军,也会伤害到吴军,若是吴军进象群寻求保护反而可能死的更快。
  夜越来越深,成都城十余万百姓却是没有几个能睡得着的,整个成都城的西面城墙在不断的损毁,来自南中甚至交州的象再一次出现在汉人面前,展现出鬼神一般的破坏力!
  “报,西面四千吴军已经多数斩杀,但我军损兵六千余,象群之中损伤还不能估计,可能已经难以应付这些铁甲象了。”
  斥候此时向法正汇报军情道。法正听闻眉头紧锁,剿灭敌方军队是必然的,只是法正没想到会死伤这么惨重!因为连续的抽调,加上这一次的伤亡,在成都附近的人马可能只有万余,要是南面战场还是失败告终的话,法正不得不考虑弃城了。
  “孝直,你是不是想要退兵了?”法正思索之时,刘巴开口问道。
  法正回头看了一眼刘巴,没有隐藏直接道:“的确,我益州的大军禁不起这样折腾,这第一战就已经损失巨大,西面城墙已经完全废了,就算我们今夜赢了,还灭了南面的吴军,可我们还得收拾这些庞然大物,这些铁甲象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而吴军的后续军队马上也要到了啊,这残破了的成都城怕是难以再接受一次冲击,而我们这一战之后剩下的兵力也不能再分散了,只能好好守城.......”
  “而且这一战你已经没有把握了对么?”听着法正的话刘巴叹道。
  法正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没错,我没把握了,我算的都没错,可惜刘晔,不对,应该是吴军,吴禹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这战场谋为上,却不是谋定胜啊,现在我准备把东面的部队调回来,是战,是撤,就看你们两位的了。”
  刘巴闻言沉默了,刘巴明白法正并不是在推脱责任,法正把选择交给他,只是对他们二人的尊重,像张任某种意义上是法正的下属自然不需要多过问,现在也不好多问了。
  “糟了!”刘巴思索之时却听法正一声疾呼,刘巴顺着法正所望方向看去,只见东方隐隐有些火光传来!刘巴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马上皱眉道:“东面出事了?”
  “只怕是刘晔那第二路兵马赶到了,之前把东门兵力都调了过来,只剩百余人守城,去守他们的人未必能碰上他们,就算碰上了只剩一万人没了地利也敌不过,现在我们想要去救只怕也来不及了.......”法正摇头叹着反而一屁股坐在了城墙之上,这一天他想的太多了,这一战既然已经输了,法正也能稍稍给自己一点喘息了。
  “可为什么没有人来传信呢?孝直可能是我们杞人忧天了。”刘巴此时还抱有幻想,也无怪刘巴如此,这一战属实太重要了。
  “数万大军,这第二路起码有三万人吧,在这深夜解决数百人很难么?甘宁,锦帆贼武艺超群,而且听说他只用一捆缰绳就能在喘急的河流中登上别人的船,他再带些人直接上了城楼解决数百精神不佳的守卫不露出半点风声是毫无问题的事情,现在的火光只怕是在打南门的主意了......”法正闭着眼睛反而思路更加清晰了起来,“现在想来这第二路水路有可能是在山中水路搁了浅,这水军变成了陆军,时间路线也就全部打破了,哎,现在想到这些有什么用呢?还是下令准备撤离吧,成都没了就没了,我们还不算失败,之前你不是把军备都转移到北门了么?只要这兵还有,这军备没丢就行了,我们这一战也是摸清了底,也是杀伤了吴郡数万大军啊,不是没收获。”
  刘巴沉吟一会勉强的点了点头:“好,那就撤吧,现在我们继续鏖战可能最后的兵和军备都保不住。”
  “恩,那我下令了。”法正点头道。
  “慢着,我们也不能让吴军这么轻易的得了这成都!”刘巴此时突然想到什么双眼之中有些异样的光芒。
  法正疑惑道:“什么?”
  “我们不如火烧成都,不让他们得了这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