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观气师 > 第六十一章 金瓶

  随着蛟娘一个个法印结出,从碧蓝的四面水墙围成的空间中,一个金光闪闪的金瓶缓缓从水墙内飞出。
  只见这金瓶,瓶身上沿刻画了一圈如意云头图案,中间则刻着一幅古怪的图案。
  此时这瓶身上的图案,正以红、黄、蓝、绿、黑、白六色交替亮起,每一种颜色都固定出现在图案的某一部分,形成了一个古怪的符文,依次出现了十个不同的符文后,便又依次重复起来。
  叶静宜此刻也发现了这金瓶,只是她却不认识这古怪的图案,甚至还抬起巨大的右手,试图将这金瓶抓过来瞅瞅。
  就在此时,忽听一边旁观的李波大声道:“不可,这是密宗金奔巴瓶,你触碰不得。”
  叶静宜闻言,赶忙将抓出的右手硬生生转了个方向,向着还在凌空结印的蛟娘拍去。
  她有些恼羞成怒,之前阴皇还嘱咐她不可大意,却不想刚才她差点就大意了。
  要不是神皇及时提醒,估计她抓到金瓶的同时就会吃亏了。
  虽说她没见过这金瓶,也不认识瓶身上的古怪图案,但并不代表她没听说过。
  经神皇一提醒,她马上便知道那金瓶是个什么东西,那可是佛门藏传密宗一脉的法宝,只有顶尖的喇嘛庙才能拥有的法器。
  普通人可能只听说过“于凡转世之呼必勒罕,众所举数人,各书其名置瓶中,掣签以定。”
  以为这金瓶只是用来鉴定转世活佛的,却不知道此物最厉害的,却是它瓶身上佛门密宗的“十相自在图”。
  此图又名“时轮金刚咒”,藏语称“朗久旺丹”,乃是时轮金刚本尊大法所持之咒语,蕴含佛门密宗最高的神圣教义,拥有着极强大的佛门法力。
  十相自在图常常被密宗信徒刻成护身符,经佛法加持后,佩戴者不仅可避攘灾祸,辟邪挡煞,还有益寿延年,聚灵开智妙用。
  再看这金瓶,除了瓶身上的十相自在图,瓶盖上居然还刻着云头、海水、如意宝珠、缠枝莲等图案,其下更是嵌着松石、珊瑚、青金石等名贵宝石,尽显精美华贵,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叶静宜知道京都的雍和宫内便供有此物,却因为所修习的功法的缘故,不曾见过。
  只记得三十年前,她曾派遣门派中的一个修为不低的手下,乘乱去盗过此物,只是那名手下刚刚碰到金瓶,便被金瓶发出的金光化为尘土,把当时一群闹事的人吓得哭爹喊娘,顿时就逃得一干二净。
  想必这个金瓶,便是京都雍和宫里的那支。
  想起刚刚自己的鲁莽,叶静宜此刻心里还有些后怕。也正是因此,她才恼羞成怒攻向了蛟娘。
  已经变换神魔之体的叶静宜,这含怒一击快如闪电,不仅将拦在她身前的两道切成四截,转眼间,这只巨大的手掌便出现在了蛟娘的身侧。
  眼看蛟娘避无可避,就要被击中,就见一个太极图突然出现,挡住了这闪电般的一击。
  这突然出现的太极图,便是水罗泾所化。
  蛟娘如今是水罗泾的器灵,与其心念想通,只需一念便能将其唤出,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这一击叶静宜没占到便宜,反而还吃了点暗亏,身体也因反震之力晃荡不稳。
  当她稳住身形,正要再次攻击的时候,却猛然一惊。
  围困她的水柱就在她分神的工夫,居然又拔高了一丈,而且那挡下她攻击的太极图,此时已经变大,盖在了水柱之上。
  一个太极为顶,碧蓝水柱为栏杆的巨大牢笼,看上去如梦如幻,却让叶静宜心底里发寒。
  她在发现这变化之后,马上便想要破开牢笼冲出去。
  只是这牢笼古怪的很。手脚、甚至身体,都可以轻易穿过水柱,唯独脑袋准备穿过的时候,所居其中的灵魂,就像是撞在一堵烧红的铁板上,不仅穿不过去,还仿佛灵魂被灼烧一般,痛苦万分。
  叶静宜强忍着痛苦,一连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
  无论是术法还是拳脚,都像是打在了空处,完全感受不到牢笼的存在,只是一旦她灵魂碰触到那蓝色的水柱,便又被挡了下来。
  她吐出血雾,想要变小了身子,从水柱的缝隙中冲出,却不想她身体变小一圈,那碧蓝色的水柱同时就变粗一圈。
  叶静宜变大变小又试了几次,那一大团三角血旗化作的血雾,被她吞了又吐,吐了又吞,然而却始终无法逃出这牢笼。
  不过她也有了新的发现,就是那作为牢笼顶的太极图,是她唯一能被她击中的地方。
  叶静宜一狠心,再次变大了身体,对着头顶的太极图便是一阵猛攻。
  片刻工夫,叶静宜全力攻击了数十次,这太极图都不见松动,就连其中互相“咬尾巴”的两条阴阳鱼,都不见慢上半分。
  叶静宜还想再攻,就在此时听到李波的声音说道:“唉,静宜,没用了,这阵法已成,凭你自己是破不了的。”
  光听这说话的语气,叶静宜就能感觉到,神皇肯定对她很是失望。
  不过这也让她更加的恼怒,她之前可是夸下海口,让神皇放心的……
  念及此处,叶静宜用足全力,更加不要命地撞向了太极图。
  然而这次她还未触及太极图,突然看到在太极图的下方同时亮起了六种颜色,一瞬间便合在了一起,组成了和金瓶身上一样的图案——十相自在图。
  十相自在图一现,顿时一股威压凭空而生,让叶静宜再进不得半分。
  “静宜,最开始牢笼未成之时,你如果及时逃出,这阵法无论如何也困不住你的。你如果修炼的是不灭神魂咒,此时还可舍掉神魂分身遁走。不过现在你已经错失了良机,还是等本皇亲自带你出来吧。”
  叶静宜听了这番话,身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快速地缩小,很快便变回了正常的大小。
  只是她一双眼睛却愤愤地瞅着不远处的风建春,就是这个人两次三番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说,还让她今天在神皇面前丢尽了脸面。
  神皇都说她不同于阴师兄了,她也喜滋滋地准备在神皇面前表现一番,结果却被这小子打了脸。
  这是狠狠的一巴掌啊!这个仇,她叶静宜记下了。
  然而此刻的风建春,早已撤去了水墙的防护,正死死地盯着走向法阵的李波,至始至终看都没看困在阵中的叶静宜一眼。
  此阵是他花了三年的心血,穷尽平身所学,融合了密宗秘法,好不容易才研究出来的。
  他给这阵起名为太极金瓶阵。
  名字听起来没有半点气势,但是这阵法一旦完成,却是威力巨大。
  按照风建春的估计,如果困在阵中是阴一铭差不多实力的人,全力催发出的一击,至少能灭他十个八个的。
  这并不是风建春痴心妄想的夸夸其词,而是他有这个信心。
  先不说是控制阵法的是修炼了万年的蛟娘,光是用神器水罗泾和密宗金瓶布出的法阵,就已经威力不凡。
  更何况蛟娘还是水罗泾器灵的身份,那就相当于为这法阵注入了灵魂,法阵也就有了自主的意识。
  一个有着自主意识的法阵,本身就能充分发挥出法阵最大的威力,何况上风建春三年来,还特意针对阴山派功法的特点,融入了远古巫咒中很多针对灵魂的秘术,为的就是针对阴一铭这类玩弄神魂的高手。
  因为这样的人,只有灭了他的神魂才能算灭了对方,不然就会向以前一样,你以为弄死了对方,结果却是,对方不但没死,还躲起来在暗处算计你,以及你的家人、朋友……
  所以,这个法阵便是风建春为阴山派的阴帅、鬼将量身打造的,也是他只身赴约的底气。
  却没想到约他的是李波,更没想到李波还是阴皇的魂舍分身,更加更加没想到的是,不仅他突然突破了境界,而且一下子阴山派的三位大佬突然就到齐了。
  这让风建春喜出望外,又忧虑重重。
  从之前的交谈,到蛟娘反馈给他的信息,风建春明白今天是无论如何都灭不掉对方的。
  阴山派三人中,两个是分身,唯一不是分身的叶静宜还炼成了神魔之体,这让他没敢一开始就使出底牌。
  因为这法阵有着致命的缺陷,就是发动起来特别的慢,而且阵法未成之时,只不过是个样子货,太容易被神魂敏感的阴一铭破了去。
  所以风建春才一直忍到最后,才将这张底牌用在了叶静宜这个傻女人身上。
  只是风建春觉得有些可惜,要不是因为阴一铭自曝神魂分神伤了他,他一定可以将叶静宜和阴皇的这具魂舍分身一起困在阵中。
  要是那样,这一战他风建春便是大获全胜,不仅能全身而退,还能灭掉阴山派的鬼将,顺便还灭掉了两具分身,给阴皇、鬼帅二人一记重创。
  所以,在风建春见到无法用法阵同时困住二人的时候,内心是无比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