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毒医:邪君独宠废材妃 > 第393章 该清醒清醒了
    姬夜灼这问话一出,被四方堂养大的这一对兄妹瞬间傻眼了,显然是没有猜到她会突然问这个。
  
      蓝凌云和蓝玉真不愧是一对兄妹,一致的摇摇头。
  
      姬夜灼:“”
  
      眼底的失望还有失落溢于言表,怎么都遮盖不住,把蓝凌云还有蓝玉看的一怔一怔的。
  
      失落过后,姬夜灼就是释然,就算这些家伙会烤肉,也没有兄弟做的好,吃起来也是食之无味,还不如不吃。
  
      待她的修为到达可以返回家族之时,以她的聪明才智撒娇打滚耍无赖一定可以让兄弟为她做一顿好吃的!
  
      不必要的心思也就不要多想了,姬夜灼一跳而起,直接跳到了最粗最高的一颗古树上,姿态轻盈又轻松,让还不知道她实力,还不知道她是修炼者一事的蓝玉看的看得目瞪口呆。
  
      “我说蓝师兄,堂主所交代的吩咐是什么?让我们潜伏于此,又是为了何事?”姬夜灼半躺在树枝上,双手枕在脑后靠着树干,在昏黄的傍晚之下,那一张俊美非凡的脸庞多了几分似水柔情,完美的五官多了几分凌厉。
  
      蓝凌云没有察觉到蓝玉的震惊,想了想,回答姬夜灼的问话:“是让我们拦截亦或是击杀从这里经过的所有人,是所有!”
  
      为了让姬夜灼理解,蓝凌云特意咬重了所有人这几个人。
  
      姬夜灼瞬间来了精神,一双如水如深渊般的眼眸闪过一道异芒,转瞬即逝,无人发觉。拦截击杀从这里经过的所有人么?也不知道这个四方堂的堂主打的什么鬼主意。
  
      “哦,明白了。”挥了挥手,姬夜灼闭上了眼睛假寐。
  
      蓝凌云这才收回视线,眼睛一瞥,就看见了蓝玉十分错愕,又震惊的神色,当下一脸悚然,他倒是忘了蓝玉还不知道姬夜灼会修炼一事。这下子跟她解释不清了。
  
      “蓝玉。”
  
      “师兄,兄长,我从这个少年身上,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我是不是感受错了?”蓝玉不可思议的盯着面色复杂的蓝凌云,一种被欺骗的负面情绪袭上心头,席卷了她所有。
  
      蓝凌云见她如此,当下叹息,作为兄长,他并不想欺骗自家小妹,毕竟这还是蓝玉被灌输了那一种四方堂就是天地,四方堂就是一切的癫狂思维后的第一次喊他兄长,这放在以前,是没有的,是那一声声疏远,又不含情绪的师兄。
  
      自家小妹的性情,自然是再了解不过,她都如此了,必然是有所怀疑,若是胡说道下去,只会误会更甚而已。
  
      “你作为修炼者如此多年,且实力还是在地之境界的第四阶段,你认为你会感受错吗?”蓝凌云很是残酷的把事实道了出来。
  
      蓝玉说不出心情是怎么样的,一种难以接受,一种被欺骗,一种早已知道的心情席卷了她的心头,让她不知该如何反应。
  
      对于姬夜灼身上有灵力波动,且看起来实力也不低的情况下,她竟然很快就接受,快到不可思议,就好像早早就知道了这个重大消息。
  
      早早知道????
  
      席千澜为她灌下的药物作用之大,瞬间把那些记忆给清扫了个干净,把这个念头瞬间抹去,一双眼睛凌厉中又带着重重质疑:“师兄,我看你并不吃惊。”
  
      “何来吃惊?”早就知道了,又怎会惊讶?
  
      蓝凌云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着实是把蓝玉给惹恼了,当下她直接跳过去,步步紧逼自家兄长,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隐瞒着长老,隐瞒着堂主姬夜灼还是修炼者一事,你是何居心?”
  
      “不!”蓝玉的目光自蓝凌云那张有几分慌张的脸上一扫而过,直接落在了粗壮的树枝上,闭着眼睛,嘴角却扬起一抹戏谑弧度的姬夜灼,紧咬着后牙槽迸出下一句话,“应该说是你们,你们两个是何居心!?”
  
      虽然姬夜灼是闭眼睛的状态,可一直注意着下方的状况,听着蓝玉质问的问话,当下轻声一笑,“小爷居心何在?你问问你兄长,他可是一直都知道的。”
  
      蓝凌云嘴角一抽,很好,不想回答的问题,直接甩锅给他
  
      蓝玉那双杀气腾腾的目光再次在了蓝凌云身上,“说!”
  
      作为一个合格的四方堂弟子,作为一个合格的癫狂子民,蓝玉这双眼睛带着红红的血丝,眼睛瞪得大大的,那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知的气势已经明显的给了蓝凌云答案。
  
      这货显然是在癫狂忠诚的驱使下,变得逐渐,如今正一步一步迈向走火入魔的阶段。
  
      “你不说,很好。”蓝玉也不指望蓝凌云会说出些什么,直接操纵着自身的修为杀了过去,后者一个防备,一个不慎直接向后滑去和一棵树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蓝凌云有些难以相信的捂着心口的位置,不可思议的看着明明修为比他少了两个阶段,却还是给自己重创一击的蓝玉,心下对四方堂更是愤怒,与此同时也有着悲凉的情绪。
  
      万万没想到,蓝玉在癫狂的驱使下,可以给他一击。
  
      蓝玉见他不死,于是抄起了兵器,又杀向了自家的兄长,这一次,不论是出招还是防守,都是表现的极致,对蓝凌云的杀意也是毫不掩饰。
  
      从始至终都只有防备,并未出什么手的蓝凌云更是苦不堪言,为了不伤害自家的妹子,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白白的挨打。
  
      “玉堂,把这个疯小子收拾了,都糊涂了如此多年,是时候让她清醒清醒了。”姬夜灼可谓是看不下去了,其实压根就没有睁开过眼睛,终于舍得吩咐玉堂下手了。
  
      玉堂瞬间出现,拱手领命。
  
      于是,一直把蓝凌云吊打的蓝玉像是一只小鸡仔般,被玉堂一只手轻而易举拽了起来,同时还被他一记手刃劈了过去,身躯一软,眼睛一黑,瞬间昏了过去。
  
      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在地上,玉堂身形一闪,停留在姬夜灼倚靠着的树干下,冷眼看着方才处于疯狂阶段的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