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攻略:男神爱不起 > 第四百零一章:不知世子是红颜 七
    一盏茶砸落在夜昂的脚跟前,众人的视线落在了那罪魁祸首的(身shēn)上,却见他抬头对上夜昂的视线。唇边勾着一抹似笑非笑地浅笑,坦然自若道“胆肥了不少。”
  
      指腹摩挲着扳指,凤眸之中含着一抹深色,一张清绝美艳的脸上透着令人窒息的(诱you)惑,宛若一朵盛开的罂粟。
  
      要人命,夺人魂。
  
      “末将在塞外久了,(日ri)(日ri)((舔tiǎn)tiǎn)着刀尖过(日ri)子,这胆子自然比寻常人要大上几分。若有怠慢太子的地方,还望多多海涵”夜昂拱手答道。
  
      高大的(身shēn)影立在前厅之中,撑起了门楣令一旁站着的苏云染不由侧眸,美眸之中流转着不同的神色。不过片刻消失于眼底,缓步上前对着韩昙不卑不亢道“臣妇,见过太子。”
  
      “免。”韩昙淡淡应答。
  
      转(身shēn)落座在正厅之上,端着新上的茶嗅着杯中的茶香,微垂的凤眸之中流转着潋滟之色。不重不轻地说了句,“孤,闻府上世子爷博学多才,才富五车,故而想来与夫人讨他去门上做伴读。”
  
      以韩昙这般年纪,哪儿还要什么伴读,不过是为了好听些讨个由头罢了。
  
      可他这话却令苏云染脸色微变,她朝着一旁的苏扶月看去,却见自家女儿垂着眼眸,眸色深如浓墨似在思考些什么。
  
      不过在察觉到她的视线后,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苏云染这才微微放心。
  
      “此事,恕某不能应。”苏扶月斟酌着开嗓,“某正在准备科举,故而并没有”
  
      虽是自家王府,可王府中眼线众多,她与韩昙之间的关系确实还是越少知越好。她的家人是例外,可旁人却不是,更何况她确实不想做什么劳子的伴读。
  
      说白了,就是想把她带在(身shēn)边,可她更想替他驰骋沙场。她要做能站在他(身shēn)侧的人,而不是被他宠在怀中之人这也是她,为了说要参加科举的缘由。
  
      苏扶月的话韩昙与夜凌倒是觉得(情qg)理之中,可苏云染与夜昂二人却微微诧异,尤其是苏云染心头又急又恐。可一想到了什么,便(挺tg)直了脊背对着韩昙望去。
  
      道“我儿志在朝野,恐难应太子之约,朝野百家必然有贤德之人堪当重任,不若太子”
  
      “过来。”韩昙将茶放在桌案之上,朝着苏扶月看去对着她开口说道。却是生生打断了苏云染的话,令未来的岳母大人眉间微蹙,心下更加觉得太子不是可托付终(身shēn)之人。
  
      苏扶月自知韩昙是为了维护,韩高玮的人设不得不故作姿态,思忖片刻走上前去。下颚被他捏住,那人望着他凤眸中含着隐晦地无奈,“可想好了”
  
      话语冰冷却隐隐透着宠溺之色,旁人不可查唯有苏扶月听懂了话中之音。
  
      “想好了。”苏扶月朝着他眨了眨眼,努了努嘴。
  
      韩昙看着小人儿这般姿态,收回了手虚握着拳头咳了一声,豁然起(身shēn)故作恼火地模样,道“哼,孤等你。”
  
      话音落下,韩昙甩袖出了门,擦过苏扶月时,递了一纸信过去。同时将一只跳脱直接插入了她的手腕之中,这才领着人转(身shēn)离去。
  
      而在外一直在看的暗探,见此怀着喜悦之色朝着皇宫的方向跑去。韩昙手下养着的门客见此,上前拱手答道“(殿diàn)下,可要”
  
      “秋后的蚂蚱。”韩昙瞥了眼,冷淡答道。
  
      再让他们吃点甜头,一网打尽也省的秋后辽源,野火烧不尽(春chun)风吹又生。
  
      麻烦,更聒噪。
  
      韩昙离去后,苏云染面色深沉地看向了苏扶月,到底还记得家里还站着两个外人。朝着两人看去,在听到夜昂看出苏扶月是女儿(身shēn)时,她下意识惊恐却还是镇定了下来。
  
      如今看来,她女儿的(身shēn)份怕是瞒不住了,思及此苏云染更是惆怅。
  
      “咳,夫人末将先告辞了,这是末将选的一点小玩意儿。”说完夜昂从怀中取出了一对跳脱以及一支玉簪,不等苏云染拒绝直接别在了她的发鬓之上。
  
      接着拎着自己儿子的衣领快速溜出了门,生怕苏云染一个生气将他给轰出门去,于是自己先火急火燎地溜了。
  
      看着夜昂父子二人离去的(身shēn)影,苏云染拔下了簪子是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一张俏脸气地火红。接着看向了一旁正打算默默溜走的苏扶月,沉声道“站住”
  
      “娘”苏扶月赔笑一声,接着屏退了下人走上前去讨好地站在她跟前,给她捏着肩膀说道,“娘,他刚真不是故意的,你看这是他给您留的信。”
  
      说话,苏扶月将信展开递给了苏云染,信纸之上留下的是韩昙,恢弘霸气的飘逸字体。
  
      岳母在上,小婿因(身shēn)份有异,故此番行为不得已而为之,多有冒犯他(日ri)定当重金赔罪。然,小婿已与夫人互诉(情qg)愫,且有了夫妻之实,此事是小婿莽撞。
  
      但,孤绝非是抛弃妻子之人,待得孤君临天下时,后宫无妃为誓,山河为聘。昭告天下求娶苏扶月为妻
  
      简简单单几句,便将苏云染心头的怒火全都打消,她回头朝着苏扶月看去。伸手戳了戳她的眉心,“你们是否早就做好了打算”
  
      苏扶月只是淡淡地回了一笑,她也不能说天道给他们的任务,便是要韩昙一统天下。这话说出去可不得把她娘给吓着
  
      于是,苏扶月只是对着苏云染撒(娇jiāo)道“他做事向来稳重,此话既然承诺出来,必然不会背信弃义。若他敢女儿第一个阉了他”
  
      “好,不愧是我苏云染的女儿,够霸气”苏云染笑着握住苏扶月的手,明眸中泛着淡淡地光泽,伸手抚着苏扶月的发顶。
  
      只是眼眸之中戴上了一丝别样的神色,看着蹲在膝盖之处望着她笑颜如花的女儿,她想她该为女儿做些事了。
  
      “扶月,你先回去准备秋试,安心备考。”苏云染说道。
  
      既然苏扶月话都说出来了,苏王府之中也不是没有外人的眼线,她必然要做些什么事堵住悠悠众口。哪怕落榜也可是一种方法。
  
      苏扶月闻言点了点头,转(身shēn)离去。
  
      本章完